第210章 神秘飞镖

    就连面色沉沉的北唐烈手指也是僵了僵,从她落在水面那诱人的春光再到顾卿那呆愣愣的小脸上,俯下了身子,长指轻轻地挑起顾卿的下巴,将还没回过神来的顾卿对着自己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绚丽紫光,简直完美无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顾卿竟然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眼前的男人身材完美到爆表!不亵渎一下对得起自己吗?这么完美的身子去哪找?面前放着的可是活色生香的资源啊!

    顾卿本着浪费可耻这一条至高无上的中华美德,给自己的厚脸皮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见顾卿脸红心跳,目光璀璨的样子,北唐烈唇角清扬,冬日的寒冰转眼间融化的干干净净。

    他的声音沙哑婉转,比大提琴还要优雅。“想不想?”

    这……话充满了暧昧啊!

    一直大手早已勾引着顾卿的小手来到了自己的胸前,直接从衣领滑了下去,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摸着手感还十分不错。

    北唐烈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扬起了邪佞的笑容,眼底欲望逐渐露骨。顾卿敏感的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正想抽回手指,没想到却被他的大手掌控,死死地抵在了胸口,让顾卿移不开半寸。

    顾卿有些害怕的吞了吞口水,想要维持淡定:“喂……你干什么……我葵水还没走啊!”

    本来北唐烈还一脸邪气,没想到听到顾卿这话,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该死的……他怎么忘记了这一茬?

    顾卿脸上扬起了得意:“哼哼,这不能怪我啊!我是想伺候王爷于床前,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王爷没事还是洗洗睡吧!”

    北唐烈脸上的懊恼也只是片刻,随即变得古怪,看着顾卿的双眸暗沉的可怕。里面欲望不但没消,反而更长。顾卿看着心头一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先前的伤心难过全部烟消云散,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快跑!裸奔也要跑!

    顾卿脚尖看似轻轻一点,却让木桶有些颤抖。顾卿的手带着一股巨力,仿佛脱缰的野马,就要飞离北唐烈的怀抱。北唐烈眼神一暗,反手扣住顾卿的手腕,顺着顾卿后移的轨迹,飞身在顾卿的上面,而身下的顾卿,完全……

    裸奔!

    玩笑开大了!

    顾卿翻身一转,想要背对着北唐烈,却不想刚好落入北唐烈的怀抱,被抱了一个满怀。

    “奶奶的!老娘就不相信学了这么久的武功,抵不过你半柱香?”顾卿将青莲决全部招式都半成品的耍了一便,但是都被北唐烈轻而易举的化解。北唐烈紧紧贴着自己,从未分开过半步。

    “不打了,不打了!我好累,打的我好饿啊!”顾卿迫不得已,只能投降。

    北唐烈稳住身形,但是却丝毫没有放开顾卿的意思。声音冷冷的不带一丝变化,可是……鼻间的冷汗却出卖了北唐烈此时燥热的内心。

    顾卿看着那严重跳动的火焰,心头害怕,说话也牙齿打颤。“你想干什么啊?我真的大姨妈来了啊,你别乱来啊!”

    “既然是你撩起的火,既然你来灭。”

    顾卿心更是拔凉拔凉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顾卿立刻脑洞大开,想到了不好的东西,面色酡红。挣扎两下无果后,终于无奈的窝在北唐烈的怀中:“王爷……我有些累了,想歇息了……看在我白天那么卖力的演戏的份上,可否让我睡一觉?”

    北唐烈不说话,直接一个胳膊夹起顾卿往房间走去,根本不顾顾卿露在外面的脚丫子乱蹬。

    “我去!北唐烈……你那么多女人……我擦……”

    但是,全头到尾只有顾卿在嚎叫……

    可是顾卿明显是想多了,北唐烈将她放在床上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壮实的胳膊紧紧地搂着顾卿的细腰,将头埋在顾卿的肩头。“顾卿,事情的始末我还不能告诉你太多,你只要记住,我这些都是为了你好就可以了,至于陈曦……以后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解释。”

    他最终还是没有吐露事情的始末,但是声音沉重仿佛是沾了饱满露珠的树叶,下一秒就要奔溃的样子。

    顾卿本来还挣扎的身体渐渐平静,脸上有了动容。“北唐烈,我相信了你,你会给我一个完美的回复吗?我要的生活你真的能给我吗?”

    “顾卿,等我,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他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极力隐忍着什么。

    顾卿翻过身,抱住了他,埋在他的胸口,语气有些闷闷的:“北唐烈,你应该知道被人抛弃的滋味,我不想在你那尝到第二次,如果……你今日说的都是在骗我,我定然全部奉还。”

    最后四个字,顾卿特地一字一顿的说道。

    第二次……她难道都想起来了?

    北唐烈眸光跳动了两下,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微的点点头,下巴轻轻搁在她的头顶,让她有片刻的舒心。

    顾卿以为她不再需要一个男人的怀抱,但是现在这个怀抱只属于自己,温暖自己一个人,这样奢侈的美梦如何不让人心动?在强大的女人也希望自己累的时候有人在身边靠一下,顾卿不是女强人,如果真能找到一双人一世安,这才是完美的生活吧!

    既然北唐烈期许了她未来,无论如何也要等一等,让自己毫无遗憾。

    顾卿反手抱住了北唐烈,眼皮子有些沉重,小手不安的抓着他的衣服,有些喃喃自语:“你如果再骗我,我定要打断你的狗腿……”

    北唐烈面色缓和了不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定格在那白净的面庞之上。眸光温柔几许,脸手头下的动作也轻柔了许多,拍着顾卿的背,和她一起入眠。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