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去赴约

    这个约,顾卿要大大方方的去赴,她倒要看看那暗地里的人,打的什么算盘!只怕那个人早已算计透彻,顾卿的每一步都看在眼里。这种被人掌握的感觉,顾卿并不喜欢,甚至十分讨厌!

    是夜,顾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带上面纱,便前悄无声息的出门,现在自己的轻功虽然比不上萧引,但是落地无声,过水无痕的本事还是有的。

    小小的身子紧贴着墙角,和夜色融为一体,眨眼消失不见。

    从烈王府出发到太湖约莫半个时辰,顾卿随便找了一匹快马,便直往太湖而去,空荡荡的巷子徒留一声声此起彼伏的马蹄声。

    夏夜的太湖总是那么热闹,水面上灯火通明,映照着莲叶莲花都变了颜色。顾卿褪去一身黑衣,步履摇曳站在船头向着揽月亭划去。

    揽月亭上面不少少男少女,观湖赏景,没有任何的不妥。

    现在利亥时还早,顾卿坐在护栏边上,百无聊赖的欣赏着夜色下的太湖。素手轻点,刚好能触碰到水面上高挑的莲叶,上面还有水珠浮动,滴滴晶莹剔透。

    葱白的玉指点在那一滴珍珠里,化出更多的小珍珠,像荷叶四面八方滑落,坠在了墨染的湖水中。

    就在顾卿自娱自乐的时候,突然一道清风划过,顾卿下意识的伸过手接住,却看见亭边划过一艘画舫,门扇都是镂花雕刻,十分精细,可见这画舫价值不菲,且用心良苦。

    顾卿想要透过那窗隙看清里面人的面容,但是一道轻纱似乎无意的挡在了自己的眼前,遮挡了她所有的视线。

    不知什么时候揽月亭上面的帷幔垂落,刚好遮住了顾卿的眼睛,顾卿再次看去的时候,眼前哪里有什么画舫?在这太湖偌大的湖面上,夜色朦胧根本分不清哪一个对哪一个。

    顾卿心生疑惑,难道这就是邀约自己的人吗?看着手心的莲花,莲梗上面的刺还有些扎人,提醒着顾卿这不是在做梦。

    亥时渐渐来临,湖面上的船舶都已靠岸,唯独这揽月亭边上还随风飘荡着一只小船,那是顾卿刚才划过来的。

    影月当空,夏风四起,四周的帷幔仿佛是彩蝶的双翼华丽的起舞。这样美轮美奂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可是顾卿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亥时,越是紧张的难以呼吸。顾卿孤身站在亭中,觉得气氛有些诡异,似乎太安静了些。

    “你真的来了……”声音不变雌雄,不变来路,似乎在耳畔响起,让顾卿有些头晕目眩。

    顾卿瞪大眼睛,保持着清醒,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那个声音,顾卿就觉得有些头晕脑胀。顾卿打起精神,看向四方,声音保持着淡定:“既然你这么费尽心思的把我引来这里,不会是故弄玄虚的吧?”

    可是就算顾卿这样说,来人还是没有现身的意思,只是声音依旧盘旋上空:“傅瑾,你可知道你有罪?”

    傅瑾?顾卿忍不住嘲讽一笑,看来这个人还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那么就不是顾卿熟悉的人了。顾卿此刻也不紧张了,反而气定神闲的坐下了,歪着脑袋眼睛仿佛是月牙一样,望着星空。“你不会是北唐烈的爱慕者吧,为了不让我参加选妃,所以故意找我来的吧!”

    “傅瑾,你可听过南宫无忧?”声音继续沉稳的响起,似乎没有听到顾卿的话一般。

    顾卿点点头:“听过又如何?一个不知是生是死的人,我还不感兴趣!”

    “如果南宫无忧没死呢……”他话还没说完,就突然遏制住,因为……

    水面突然蹿出一个人,带着滔天的杀气席卷而来,来人一惊,急急地吐露出几个字:“傅瑾,你好卑鄙……”

    在水下埋伏的胖和尚竟然没有自己的指示私自行动了!手段狠辣气势凌厉,分明是要了那人的性命。

    顾卿只看到天空有两道身影交错,然后双双坠入水中,看着湖面上晕开的涟漪,顾卿眉头皱的越发的深刻。

    她本和胖和尚说好,一起按照自己的要求行动,一定要找出到底什么人故弄玄虚,如果从而知道北唐烈的目的,那是最好,没想到还没套出两句话,就让胖和尚提前出现全部改变。

    “师父……”顾卿朝着水面喊了两声,但是却没有任何回音,顾卿又等了许久,感觉人已经溺毙在湖中不可能出来了。顾卿虽然满腹疑问,但是没人出来解释,恨不得跳进去,将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胖和尚暴打一顿。

    顾卿又等了片刻无果后,便乘上小船独自离去。她相信胖和尚定然回来找自己。

    顾卿回到了王府,换了衣服便安心的等胖和尚的解释。知道顾卿都快要睡着,才听到屋子里有响动。顾卿猛地睁开了眼,吓了正蹑手蹑脚的胖和尚腿一抖。他垫着脚步,拖着长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