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人皮面具

    北唐烈冷冷的看了一眼,让顾卿头皮发麻,为毛感觉这货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北唐烈眼神极淡,透漏着一丝古怪,巧不可见的看到他耳后根红了一缕,和脸上的冷峻之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顾卿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往身后看了看,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床上的那一抹失了颜色的血迹,脑袋一阵发蒙。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顾卿还呆若木鸡,不能所以的时候,北唐烈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斜睨了一眼:“收拾好了去正殿找我,我……我先走了。”

    直到传来厚重的脚步声,顾卿才如梦方醒,想到北唐烈那一丝不自然,脸色爆红,奶奶的,这货刚才到底想到了什么?她顿时很想冲上去拦住北唐烈,告诉他事情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可是……她费力的张大了嘴巴,觉得欲哭无泪!

    顾卿洗漱好,便去了正殿,虽然差不多晌午的时候,但是北唐烈依然为她准备了早膳。

    碗盏轻轻搁下,北唐烈抬了抬眼,眼神中还是透露着几分异样,让顾卿心里毛毛的,这个不纯洁的人,怎么什么都乱想呢?

    顾卿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下,尝了一下,随即夸张的赞赏北唐烈:“哇塞!真的好好吃啊!”

    “嗯,是白粥。”他嘴角不经意的颤抖了两下,看顾卿仿佛是在看怪物一样,本来看到了也没什么,只是葵水是女儿家比较私密的事情,他不想直接点出,怕顾卿尴尬,但是顾卿貌似缺根筋,这样故作姿态,是在让北唐烈装没事人都做不到。

    顾卿表情瞬间僵硬,左边嘴角移上三分,鼻子歪了半寸,眼神也不知道飘哪去了,怎么看都是一个丑字了得的?

    北唐烈拿着汤勺的手顿了顿,然后依旧若无其事的喝着茶,一直近身伺候的踏月不禁暗自竖起了大拇指:王爷!好定力!

    顾卿尴尬的抽了抽嘴,果然,适得其反了吧!早知道就应该直截了当的告诉他那是鼻血就好了!顾卿垂头丧气的低着脑袋,突然响起了昨晚的事情,便问道:“你昨晚怎么没回来?”

    “有事。”

    “那……你临走前告诉什么人了吗?”那个人可是趁北唐烈出门后才出现的。

    北唐烈放下杯子,凝眸看着顾卿,皱眉问道:“没有,怎么了?”

    顾卿摇摇头,只是笑了笑:“你昨晚不在挺想你的,想的鼻血都出来了!”顾卿故意咬重“鼻血”两个字,就是告诉北唐烈自己那个不是姨妈血,而是货真价实的鼻血啊!只是昨晚在清理的时候不小心弄得床上的而已。

    可是顾卿不知道这更是有几分欲盖弥彰的意味,北唐烈玩味一笑,面容变得更加怪异,殊不知顾卿也有害羞的时候?

    如果顾卿知道北唐烈是这样想的话,估计要吐血身亡。

    “你今天还要出门吗?”在这王府又不能出去,踏月和香儿的婚期定在了选妃大典前五日,所以更加忙忙碌,而北唐风更是不愿意放开宋离半步,就连早朝都开始不上了,如果北唐风是一代帝王的话,那么整个江山只怕要毁在红颜祸水之上了。

    以前还有张妈妈陪伴,现在自己身边空荡荡的,就算在这王府来去自由,不过是被囚禁的鸟而已。

    顾卿美丽的眼睛一闪而过的失落,仿佛一根针扎在了北唐烈的心头。

    顾卿还有些感伤,没想到北唐烈的大掌突然横在面前,上面托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顾卿疑惑的抬起眼,北唐烈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顾卿便打开了,入眼的是一张薄如禅意,五官精致的人皮面具。

    这是顾卿第一次看到人皮面具,面皮做的十分细腻,而且出手冰凉,摸着十分舒服和少女的脸蛋没什么两样,而且五官刻画的十分精致,顾卿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可是好东西。

    “给我的?”顾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不敢相信。

    “带上去试试。”他看着她眼底燃烧的雀跃,心情也微妙了起来,顾卿的情绪不会多加掩饰,想要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会十分主观的表现出来,她的棱角让人感到气愤,也会让人爱不释手。

    顾卿喜滋滋的拿着锦盒便跑到内室的镜子前,双手捏着两边便往脸上敷去,有种贴面膜的感觉,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而且皮肤也没感受到任何的异样。面具刚刚放稳便紧紧地贴在了脸上。顾卿看着镜子前端坐的一个小巧可人的少女,有些觉着不可思议。

    这就是人皮面具?鹿鼎记里面毛东珠就是带了人皮面具伪装成皇后十多年,没想到真有这个奇效。

    顾卿在镜子面前转动了两圈,发现看不出任何异样,眼睛鼻子嘴巴都还是自己的,但是总感觉和自己有着天壤之别。

    见顾卿看了一眼又一眼,北唐烈倚着玄关,微笑着出声:“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今日陪太湖赏景吧!”

    顾卿欢天喜地的点点头,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带着面纱出门了,自然高兴地不得了,连蹦带跳的跑回了东偏殿。

    北唐烈看了踏月一眼:“你不用跟着我了,去找香儿吧。”

    踏月点点头,刚踏出一步,又弱弱的收回了脚:“王爷,你费尽心思从第一巧手那里求得这人皮面具,为什么不告诉王妃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