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给前夫画春宫

    马车不做停歇的向城东的太湖行去,一路上顾卿心情不错的眺望两边飞逝而过的景色,觉得心旷神怡,并没有追问着绝色倾城的面皮是从何而来,反正只不过暂时使用,美丽一时也不是不可以!

    下了马车,两人坐在画舫上。鼻间窜者淡淡的水腥味,但是被这一湖的香味冲淡了不少,顾卿伸了一个懒腰,船上只放了一张小几,面积并不大,所以北唐烈虽然坐在对面,但是两人还是靠的很近,加上顾卿动作幅度过大,身子微微前倾,整个胸脯都在眼前晃动。

    北唐烈若无其事的转过脑袋,面色不变,口干舌燥的喝了一杯茶,压住思绪。眼神淡淡一瞥,便冷声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你也在别的男人面前伸懒腰的话,我一定会挖了对方的眼珠子。”

    顾卿正惬意着呢,没想到北唐烈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动作刹那间僵硬在半空中,一脸僵硬的看着北唐烈,暗想这货又在发什么疯,完全不知道北唐烈刚才内心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挣扎。

    顾卿悻悻的收回了胳膊,等离开他的视线范围,还不是顾卿说了算?顾卿也没在意,吐了吐舌头只当北唐烈在发疯。顾卿看了眼外面的风景,有些感慨的说道:“你知道我最擅长画什么吗?”

    北唐烈不假思索,眼神不善的看着顾卿:“不要告诉本王是男人的身体。”

    顾卿本来趴在窗户边好好地,差点被北唐烈这句话吓得亡魂皆冒。眼神幽怨的转过来,怨念十足的看着北唐烈。这个小心眼,没想到都是陈年往事了,都还惦记着那么清楚,这样真的好吗?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

    顾卿吞了吞口水,笑的十分鸡贼,硬生生的打破了这张脸带来的美感。顾卿慢慢的爬过去,小手十分自觉地捏上了北唐大爷的大长腿,笑容十分狗腿:“哎呀,我说你也真是的,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都忘了,您老怎么还惦记着呢?”

    北唐烈眼底的寒冰越积越多,声音也下沉了几分:“要本王帮你回忆回忆吗?”

    正卖力奋斗中的小手顿了顿,顾卿恨不得跳湖的心都有了,但是脸上还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愿,只能硬着头皮找话题:“我最擅长画冬景,满目的白,十分震撼人心,尤其是一望无际的时候,最让人难以忘怀。”

    她脸上神采飞扬,眼眸中都是难以言喻的自信的光辉,让在阳光下柔软绽放的她更加明媚动人。可北唐烈依旧冷冷的看着她,神补了一句:“本王还以为你喜欢画别的男人的身体呢!”

    “王爷,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好不好?”顾卿苦着一张小脸,十分幽怨的说道。

    “那就说说这次吧。”

    顾卿疑惑的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北唐烈声音十分幽冷,仿佛是三月寒冰。“本王不小心在东偏殿搜到了一些东西。”

    顾卿心中的疑惑逐渐放大,东偏殿搜出了东西?她没在东偏殿放什么危险东西啊!

    见顾卿一头雾水的样子,北唐烈十分“善意”的提醒:“一幅画。”

    一幅画?她的画多了去了,不就写景图和一些北唐烈的画像嘛?顾卿记得好像还有一张萧引的裸体藏在了书桌下面……

    书桌下面……

    顾卿大眼睛一转,自觉地远离北唐烈,一手死死地抱住窗台,而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太湖。顾卿苦着一张脸,一副死了爹娘般的表情,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王爷,你饶了我吧,否则我只有从这跳下去了!”

    北唐烈诡异一笑,竟然还十分友好的对顾卿招了招手,一副“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的神情,深情款款的说道:“你过来,你和本王好好说说,什么时候画的,在哪里画的?”

    麻蛋!这么私密的事情能和你分享的吗?顾卿双手死死地抱住窗台,一副打死不松手的样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过去,打死也不过去!王爷你相信我,我只是太过崇尚艺术了!我真的什么意思也没有啊!”

    “既然什么都没有,你怕我做什么?”

    做什么?麻蛋,要是过去了,还不被生吞活剥了?顾卿还是摇头,苦苦哀求:“北唐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不会有第二次!”顾卿搬出了四根小指头,对天发誓!

    北唐烈脸上的笑容变得模糊不堪,仿佛是死神的微笑。他好看的手指请放在茶杯上,指尖划过那圆滑的杯口,抬眼看了顾卿一眼,似笑非笑,反问道:“怎么的?你还想有下一次吗?”

    顾卿有种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的感觉,北唐烈小心眼的病又犯了,根本就治不好。顾卿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腿都软了。

    北唐烈长身一屈,便凑近到顾卿眼前,嘲讽的看了她小短腿一眼:“你还有力气跑吗?”

    顾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现在只能使出必杀技!

    顾卿十分迅敏的……

    抱住了北唐烈的大腿,狗腿的蹭了两下,可怜兮兮的说到:“北唐欧巴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有些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