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她狠他更狠

    顾卿抬眼望去,没想到缓缓而来的船头站着一个老相识,竟然是北唐秀!

    顾卿本来还有些惊慌,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是改头换面的傅瑾,便心神安定。玉足轻轻滑过水面,晶莹剔透的水珠从脚面滑下,顾卿笑看着北唐秀,娇羞的说道:“奴家见过秀世子。”

    北唐秀没想到在这太湖泛舟,看到了如此佳丽,简直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远远看去,眼睛就移不开目光,那种脱离尘嚣的美难以言喻,出尘不染。

    声音空灵婉转,宛若夜莺歌唱,唱的人心头颤抖,心神荡漾。

    不只是北唐秀,凡是这太湖上看到顾卿的男子无不被她那倾城的身姿惊艳,那一双眼睛简直是天上的星辰,遥不可及。只是还没等到自己出手,秀世子已经先一步搭讪美人,有秀世子出手,其他人哪个敢上前?

    北唐秀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个美人还认识自己,便有些自豪的说道:“真是,不知道姑娘如何知道?”

    “秀世子九月大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奴家自然知道。”

    北唐秀笑了两声:“本世子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一句话从他狗嘴里吐出来听着甚是可笑,为了勾搭妹子,什么话都敢说啊!

    顾卿笑了笑,洋装不懂的问道:“秀世子这话是何意?”

    北唐秀的船只又靠近了几分,有些急切的看着她:“以前本世子不知道这句话,现在见到你才知道这句话多么珍贵。见到你的那一刻,风月静止,星辰落下,这里……”他一手压住心脏,深情款款的说道:“为了一个人跳动。”

    顾卿心中恶心了一阵,有些耍他的意思也没有了,站起身子,裙裾挡住了脚面,只留下先前踩过两个湿漉漉的脚印,衬得她脚掌娇小可人。

    这样的美人定要纳入府中,承欢胯下!

    顾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世子可是要娶我的意思?”

    北唐秀见她有些羞怯的样子,觉得有戏,继续锲而不舍的说道:“你可愿嫁?”说罢便跨上了顾卿的船只。

    顾卿娇羞的笑了笑:“我本想参加选妃的……”

    北唐秀一听,脸色有些僵硬,不悦的说道:“嫁给一个瘸腿王爷有什么好的,府上姬妾那么多,至今没有个一儿半女,说不定是不能生育!你不如嫁给我,最起码我能让你快活!”

    话语说的越来越胆大妄为,北唐秀看着她玲珑的身段,不禁有些神往。

    “哦?世子不是有了正妃和侧妃了吗?我去了不只是一个妾侍吗?”

    “当我的妾侍,也比那个不能生育的烈王好一点啊!最起码……”北唐秀上前一步,想要抓起顾卿的手,却被她欲拒还迎的躲开了。北唐秀感受到指尖触碰的冰凉润滑,心中旖旎的感觉渐渐放大,好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女子!

    “最起码……本世子会疼人,知道如何让美人快活!”

    “可是……我怕贺家……”顾卿有些害怕的说道。

    美色在前,顾卿又这样的的吴侬软语,北唐秀根本思考不了那么多。“我爹是忠王……”

    顾卿不禁勾唇冷笑:“秀世子就不怕贺家不依不饶吗?你那怀孕的侧世子妃怎么办?九个月后即将要迎娶的贺静怎么办?还有贺夫人背后的皇后外戚,又当如何?”

    顾卿说话有些咄咄逼人,前后反差太大,吓了北唐秀一跳。被她直接点出,北唐秀的脸色有些难看,挥一挥衣袍,端起了世子的架子:“本世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平常,就算你今日不答应本世子,本世子也会要到你的人!”

    北唐秀从未见过看顾卿,京城大户人家的姑娘自己都打听了清楚,根本没见过顾卿这一号人物,再加上自己是世子,更加的猖狂。既然来文的不行,那么只能动粗了!

    “哦?原来秀世子看上了本王的人?”

    北唐烈的声音冷冷的传来,顾卿明显看到北唐秀的身子一颤,看来十分畏惧北唐烈。

    北唐秀僵硬的转头,看着跨步而出的北唐烈,心中惊讶不已,他怎么会在这?

    京城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个美人?这些天只有北唐烈从靖安带回了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那么就是傅瑾。

    北唐秀瞬间什么都明白,没想到今日竟然碰到了傅瑾,实在是晦气!

    北唐秀脸色有些灰败,懊恼的看了两眼北唐烈。又不得不放低姿态行礼,但是多了许多不敬:“侄儿见过九皇叔,九皇叔没什么事那么本世子就先告辞了!”

    还没等北唐烈同意就转身离去,到两船相交的地方,北唐烈的船只突然剧烈摇晃了两下,北唐秀一个没注意便掉入水中,四肢扑腾,大声喊道:“救命……本世子……不会水……”

    顾卿看着那船上的侍卫纷纷跳水救人,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姑奶奶也是尔等想要染指的?

    顾卿刚转身想要进去,没想到北唐烈却出手了。只见他手臂微微一挥,顾卿便感受到一阵强劲的掌风扑面而来,就在她快要跌倒的那一刻,结实的臂膀环住了顾卿的细腰。

    站稳,看了一眼。四周的船被他看似轻轻一挥,实则暗藏深厚内力的拂袖硬生生的逼退到了边缘停泊,可见这一挥是多么的恐怖。

    北唐烈抱住顾卿,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淡淡的说道:“继续赏景吧!”

    顾卿古怪的看了一眼,下意识同情的看着在水里一副惊呆了表情的那些侍卫,本想带着秀世子上船,没想到刚冒出水面,四周空荡荡一片,一个船只也没有。

    北唐秀一脚揣在两边侍卫身上,只是被水力卸去不少,打在身上也不痛不痒。北唐秀怒吼:“还不驮着本世子游回岸边?”

    远处的顾卿笑的开心,刚才北唐秀被她晃到水里,没想到北唐烈更绝,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见顾卿笑容明媚,北唐烈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