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惨遭冤枉

    “你说是我就是我,也许你将二小姐看丢了,失足掉入水,怕夫人怪罪,故意拿我顶罪怎么办?”顾卿轻轻笑着,眼睛里的瑞光仿佛锐利的刀,犹如实质的穿透面纱,让人有些害怕。

    乳娘也是一愣,随即恢复理智,咬牙切齿的看着顾卿,然后磕倒在皇后脚下,带着哭腔说道:“皇后娘娘可要给老奴做主啊,不只有老奴看见,就连在长廊前打扫的春莲也看到了!”

    贺夫人急忙传唤,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带到了人前。皇后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怯生生的眼睛,和蔼的问道:“你可看见傅小姐将二小姐推下去了?”

    “奴婢……奴婢……刚才从长廊上打扫,正好看见二小姐出来,遇见了……遇见了……戴面纱的姑娘,奴婢想不是陈小姐就是傅小姐,也没敢上前,然后……然后……”

    皇后眼神严厉了一分,吓得春莲脱口而出:“看到那人就将二小姐推下了河!”

    皇后眉头一皱,指着顾卿问道:“你看到的那个人可是这位?”

    春莲怯生生的看了一眼,触及到那满目的白色,连忙收回目光点头道:“是的,是的!奴婢看到的就是她!”

    皇后转身坐下,一拍桌案,震得桌子上的茶杯颤了颤,瓷器相碰,发出了十分好听的声音。

    “傅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故意推二小姐下水,她可是个三岁的孩子啊!你怎么如此丧尽天良?”

    这一句话,引起在座的共鸣,一想到可爱的悠儿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竟然这样残忍的推人如水,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是如何是好?

    丧尽天良?这四个字用得好,竟然对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下得去手,实在担得起这四个字!

    顾卿福了福身子,该有的礼数依旧面面俱到,让人实在惊讶,都这样危及的关头,竟然还能从善如流看不到一点的惊慌。“傅瑾见过皇后。”

    皇后也没想到顾卿不是为自己辩解,反而行了一礼,俗话说的话,伸手不打笑脸人。顾卿这样做,就算皇后心中有再多狠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皇后一口气憋在胸口,冷声问道:“傅瑾,本宫念在你是仁孝皇后的侄女,现在傅家人丁凋零,你和烈王是表兄妹,这场选妃大赛中,本宫也极其的看好你,没想到你今日竟然做出这样的事,你要本宫如何向皇上交代?”

    顾卿佯装诧异的问道:“皇后娘娘,傅瑾刚来盛京,终日待在王府,遇到的人不多,怎么会和二小姐那么点大的孩子产生过节?你问的都是桂陵园的人,说不定早已串通一气,皇后娘娘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何一见面就定下我的罪?难道……难道傅瑾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惹皇后娘娘生气了?”

    皇后本来还势在必得,没想到被顾卿楚楚可怜的一说,她变成了蛮不讲理,不问事情青红皂白,独断的人。毕竟她真的没有杀人的动机,而且还拐着弯的告诉别人,皇后可能因为自己是前皇后的亲戚,而不待见自己。

    皇后脸色微红,放眼下去,众女不过眼观鼻口观心,没人抬头敢看皇后的神情。

    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狠厉的声音:“你怎么会和我贺家没有过节?两日前,太湖之上,你可与秀世子发生过争执?”

    顾卿眉头一皱,望向门处,只见一身劲装的红衣女子拿着马鞭大步而来。眉眼俊朗,轮廓分明,红衣打扮更显朝气,来人正是贺静。

    没想到两日前和北唐秀的种种,今日正好被他们拿出来做了一个跳板。

    顾卿皱眉:“就算如此,也不能说明二小姐是我推下去的!”

    贺静厉眸看着她:“秀世子对你起了色心,还对你说了狠话,你怀恨在心,今日和奴仆在桥头见到我妹妹,四下无人,想着报复我们贺家,就等于报复了秀世子,所以起了歹心伤害了我妹妹!”

    “而且……”她咬重了声音:“我妹妹如果死了,那么我和秀世子的婚事也就要推迟到十二月,你是为了那一日的恩怨,起了歹心!”

    大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家中血亲有了白事,除了节日外,便要半年内不能举办喜庆的事情。

    这么一说,前后合情合理。顾卿那一日被秀世子调戏,如果没有烈王出面,很可能要惨遭毒手。现在看到贺悠儿,一时间趁四下无人,起了歹心,想要教训教训秀世子也是行得通的。

    顾卿只是心惊,前后衔接的是这样的完美,虽然有些细节说不过去,但是顾卿苦于没有人证,再加上皇后贺静干涉,这几乎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只是顾卿疑惑,有谁从两日前见过秀世子后就开始布置了这一出好戏?甚至不惜堵上了悠儿的生命?还有秀世子的名誉,难道是皇后?为了除去自己这个前皇后的侄女,如此不惜代价?还是……背后有人?

    这是顾卿不敢猜想的,如果真的有人指使,能让皇后照办的人,是多么的可怕?

    顾卿还没有想明白,贺夫人便发疯了一样抓住了顾卿的衣服:“你……你怎么这么歹毒?我的悠儿才三岁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