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捅了一刀

    顾卿别人蒙着眼睛,兜兜转转了许久,也不知道到了哪里,顾卿有些心急,也不知道北唐烈能不能看到自己留下的线索。更让顾卿心惊的是,她兜兜转转一直都是在桂陵园,根本没有出这个大门!

    桂陵园全部是木建筑,找不到半点的大理石,顾卿每一步踩下都用同样的力道,回应的也是同样的声音。不同的建筑材料音质是不一样的,顾卿敢断定自己还在桂陵园,根本没出去,更不要谈及什么坤宁宫了!

    故意蒙住她的眼睛,绕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混淆视听的。难道……皇后等不及到坤宁宫,想现在就暗害自己?我累个去,玩笑开大发了!

    终于,带到了一个地方,顾卿被摘下眼罩,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阴暗潮湿,幽蓝的夜明珠照射在灰暗的空间。顾卿也不知道是在哪个方位,是自己在桂陵园看到的唯一一处大理石建筑。地上冒出了不少水珠,十分阴暗潮湿,这样的地方让顾卿十分不喜欢。

    她被关在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门紧紧的关着,让顾卿猜不透她到底要干什么。

    等了没多久,石门厚重的打开,红色宫装的皇后高贵万千的走了进来,身后出现两个嬷嬷,力大无比的将顾卿左右钳制着。而且顾卿吃惊的发现,这两个人按住的都是大穴,顾卿根本提不起任何内力,皇后果然是个谨慎的人,什么未知的因素都考虑到了。

    皇后走上前拍拍顾卿的脸蛋,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我这牢房还未建设好,没想到就遇到了它第一个顾客,你倒是三生有幸呢!”

    顾卿此刻心反而镇定下来,因为她知道北唐烈回来的,一定回来的!只要顾卿命硬,不信熬不过去!顾卿笑了笑,虽然下巴在人家手里,面部肌肉有些扭曲,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惊心动魄,硬生生的砸进心底,根本毫无防备。“皇后娘娘这么不惜血本的将我关在这,不会只是为了我是前皇后的侄女吧?为了这个得罪烈王这似乎不是一个聪明女人应该做的事!”

    皇后冷冷一笑,眼眸里爆发出精光,嘲讽的看着她:“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以为你那个婢女能活着走出桂陵园的大门吗?”

    顾卿瞳孔微微收缩,难道……紫鸳遇害了?那么……她还能等到北唐烈来救自己吗?

    顾卿心中闪过复杂的情愫,看着皇后:“就算杀了我,交恶烈王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皇后涂着鲜艳蔻丹的手指,冰凉的指尖划过顾卿吹弹可破的肌肤,不得不说北唐烈给的人皮面具太好了,就算近在咫尺,也很难发现她带了面具,顾卿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指尖传来的冰凉触感。

    一滴水,突然从上而下滴落,滴在顾卿洁白的额头上面,顾卿的心凉了凉,似乎明白了什么。

    突然勾唇一笑,本来还运筹帷幄的皇后看到顾卿嘴角似笑非笑的笑容的时候,便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笑什么难不成还指望北唐烈救你不成?”

    顾卿笑了笑:“皇后可发现我的发钗不见了?”

    经她这么一说,皇后看向顾卿的头顶,她见得一直是戴面具的样子,哪里知道顾卿带了什么东西?侍卫押她的时候确实掀了她的斗笠,可是发钗……鬼知道?

    皇后立刻招手,传来先前的侍卫问道:“你们可看见她头上的发钗?”

    几人努力回想,在顾卿揭下斗笠的那一刻,光顾着看美女了,哪里还记得她头上戴的是什么?一个棍子不像棍子的东西,谁记得?“奴才没……没注意!”

    “混账东西!”皇后厉色说道。

    几个人全部跪下,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顾卿倒是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几个废物都没注意,是在她的意料之外。既然如此,顾卿就撒开丫子乱说了!

    顾卿冷冷一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幽冷的夜明珠照在顾卿的脸上,形成清晰的阴暗,让人捉摸不透。皇后心头一跳,不明白心中的不安从何而来,明明顾卿是砧板鱼肉,为何自己会觉得不安?

    “你笑什么?”

    “皇后娘娘聪慧,难道北唐烈就是傻子?你没将我带回坤宁宫,囚困在这桂陵园的水底下,难道北唐烈就猜不到?”

    顾卿直言不讳的点出这里是桂陵园水底,让皇后十分心惊,没想到顾卿这样聪明,猜到了自己是在水底。

    看到皇后脸色变了一下,让顾卿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连夜明珠都蒙上了水珠,而且连门都是大理石制作的,那么只有一个地方无疑了!

    顾卿继而说道:“我早在来的路上将我的发钗摘下,扔在了来路,只要北唐烈不是傻子,自然会将桂陵园翻个底朝天。而且皇后娘娘先前说还未建好,不会有第二条出路吧?皇后娘娘应该是不想和北唐烈正面撞上的吧?”顾卿笑的十分美丽,让人移不开目光,那笑容清浅宜人,却让皇后恨不得上前撕烂她的嘴巴。

    她猛然上前,死死捏住顾卿的嘴巴,让她直视着自己:“本宫倒是小瞧了你!”

    顾卿艰难的说话:“是你低估了北唐烈,不是高估了我!皇后娘娘,我要是你就立刻离开?”

    “离开?想得美!”她诡异一笑,从怀中掏出匕首,在手中把玩了一笑,放在了顾卿的脸蛋上:“你不是一心想要嫁给烈王吗?本宫如你的愿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