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悠儿失踪了

    他眉头倒立,恨不得将萧引笑意的脸给撕烂,声音低沉可怕,仿佛是困兽的嘶吼。“别逼本王!”

    北唐烈身形极快,仿佛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刺向萧引。萧引轻轻抬起玉箫,横在两人之间。全部的力道击在玉箫之上,可玉箫却没有任何的损坏,平静如常。

    四周飞沙走石,瓦砾掀飞,十步之内草木不生。

    顾卿听到外面的动静,急忙走了出来,看到那交织在一起的光芒,顾卿在门口有些站不住脚。顾卿掩着脸,生怕飞沙尘土伤了脸。“你们两个有病吧!好好地打什么架!还不停下,我肚子痛死了,姨妈才刚刚走,就流这么血,你们不去弄点燕窝红枣给我补补,还有精力打架?”

    北唐烈一见顾卿出来,也顾不得萧引,直接扑了上来。没想到将后背露给萧引的时候,萧引竟然狠狠的拍了一掌。

    北唐烈连连往前栽了数十步,才停下身影,眸色深沉的看着萧引。萧引优雅的拍拍衣袍上的灰尘,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美感。他笑了笑,遮掩了阳光:“你知道我这一掌是为了什么?下一次可不会这么简单。”

    北唐烈只看了一眼,便飞身到顾卿的面前,急急地问道:“大夫怎么说?”

    顾卿还心惊于萧引背后偷袭,还没注意到他已经来到身边,有些惊魂未定,刚才实在是太过凶险,如果萧引下了死手,只怕回天无数。不过,更让顾卿诧异的是,萧引……竟然放过了北唐烈,他不是做梦都想杀了他的吗?

    见顾卿呆呆的不说话,北唐烈心中焦急一片,当他感到桂陵园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的鲜血,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张府,差点错信了萧引的话,现在再看到顾卿,心中那种情感难以言喻,他只知道,他此生定不会放开顾卿的手,死都不会!

    “是不是很痛?”一向冷血无情的烈王流露出担忧的目光,让顾卿有些感动,轻轻摇摇头:“没事,不会死的。”

    “你不要动,回床上躺着,等明日好点再回去。”

    顾卿点点头,北唐烈也是为了自己。

    刚躺下便想起了紫鸳,急忙抓住北唐烈的衣服:“去找一下紫鸳吧!她似乎遭了皇后的毒手。”

    北唐烈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脸上骇人光芒的冷色,让人心惊。“好,等会找你。”

    北唐烈看着顾卿入眠,便转身离去,张府门外,一身黑衣劲装的女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北唐烈的面前,禀告道:“王爷,紫鸳已经死了。”

    “尸体呢?”他淡淡的说道,眼中有紫色的火焰熊熊跳动。

    “已经处理,有人安排了身后事,王爷无需挂心。”

    北唐烈点点头:“月娘,你是十三骑中唯一的女子,从此以后你的任务便留在王妃身边,当好紫鸳这个丫环,听命与她不与我。”

    月娘本来低垂的头颅猛然抬起,看着北唐烈俊朗不像话的脸,一时间眼里满满都是惊讶。赤燕十三骑从未离开过王爷身边,没想到现在自己却要归顺到王妃手下,这……

    “王爷,赤燕十三阵……”十三骑默契深厚,从未一人单独执行过任务,现在突然分开一个,对十三骑的战力也是大大的折损。

    北唐烈似乎有些不满月娘的疑问,冷冷的看了一眼:“这就发挥你的作用了,在必要的时候带她回来见本王。”顾卿是只鸟,她的翅膀谁也抓不住,他不得不一步步算计,为的……是她!

    月娘虽然有一肚子疑问,但是深知北唐烈的月娘最终什么都没说,从上一次将王妃弄丢开始,王爷几度想要杀了自己,但是一直留到了现在,为的便是此刻吧!王妃是王爷最重视的女人,能保护王妃也是她月娘最后为王爷能做的事情了。

    背脊挺拔,月娘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顶,声音沉沉的说道:“月娘遵命。”

    “去通知另外十二骑,今天夜里我要看到坤宁宫二百三十个人头。”

    加上皇后,就是二百三十一个,没想到王爷竟然这么狠,要让皇后第二天早上看到一寝宫没有头颅的尸体。月娘虽然打打杀杀多年,但是一夜之间屠尽这么多人,而且还是要项上人头,不禁让月娘有些胆寒,王爷的手段……越来越狠了。

    “对了。”北唐烈轻飘飘的说了句:“顺便去将贺二小姐给我带来,既然她娘亲这么心狠,不如本王送她一程吧!”

    月娘一想到那个小女孩,忍不住开口阻止:“王爷,王妃对那个孩子喜爱颇深,这……”

    北唐烈冷冷的看了一眼:“你的话有些多了,去绑来就是,不要伤害她,本王自有用。”

    月娘便什么都没说,领命执行去了。

    北唐烈抬眸看向远处,朝阳似火,却……照不进他的内心。

    你似乎等不及了,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顾卿,难道是因为心虚吗?

    北唐烈嘴角轻扬,仿佛是厉鬼重生,让人无由来的害怕,凤眸里满是跳动的紫色火焰,美丽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第二日,顾卿便回到了烈王府,一切似乎没什么异样,也不知道北唐烈是如何处理昨日之事,但是……一切似乎过于风平浪静。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