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去求情

    贺夫人看着有些触目惊心,那样绝美的容颜轻轻勾唇,笑容仿佛是艳丽的梅花,让人感受到一丝丝诡谲,这个女人……只怕比那个人还要可怕!

    顾卿现在也定下心来,虽然急于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她耗得起,贺悠儿等不起。顾卿闲闲的坐了下来,心情极好的要了一杯茶,估计贺夫人也没品茶的心情,也不再管她。

    顾卿笑盈盈的说道:“这件事看来很难想,那么贺夫人就好好想想吧!”

    贺夫人面色有些难看,一想到今早在坤宁宫看到二百三十具无头尸体,就寒彻了心。北唐烈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昨晚整个坤宁宫除了皇后,其余人全部成了无头尸体,整个坤宁宫仿佛是被血洗了一样。她因为悠儿失踪的事情跑去找皇后,没想到一见门就看见皇后发疯的跑了出来,口中念念有词:“北唐烈要杀我,北唐烈要杀我……”

    贺夫人满脑子都是血腥,心中有些作呕,强力压下心中的不适,面色惨白的看着顾卿:“我做的孽债我亲自偿还,和悠儿无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没想到到这个时候,贺夫人还是不愿意交代,顾卿也不急,轻啜了一口香茶,脸上的笑容仿佛是朝阳一样,浓得化不开。“我没答应你去救悠儿,你撞死在我面前也没有用,如果夫人实在是想不起来的话,那么就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夫人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来人,送客!”

    顾卿不客气的说完,重重放下茶杯,便起身准备离去。贺夫人面白如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直到顾卿出了门,才叫住了顾卿:“我说,我什么都说!只求你能救救悠儿,晚了……悠儿就没命了!”

    “悠儿的性命可捏在你的手里,你大可在这磨磨唧唧的!”顾卿笑着回头。

    贺夫人咬紧后槽牙,也不顾顾卿的冷嘲热讽,直直的看着顾卿:“希望你说话算话。”

    顾卿冷笑:“你没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贺夫人这才发现,她才是恶魔,一个可怕的女人!“陈曦……陈曦是忠王的人,我们只要除掉你,保证陈曦顺利成为烈王府,当上烈王妃,所以……所以不得不对你下手!只要忠王成了皇帝,那么悠儿就被封为公主,将来寻得一个好去处!”

    顾卿微微动容,没想到陈曦竟然是忠王的人,那……北唐烈知不知道?顾卿一时猜不到一个所以然,这个谜团还有许多没有解开的问题,真相永远不会那么简单,而且……这个陈曦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迎上贺夫人期盼的眼眸,顾卿点点头:“你回去吧,我自然会帮你求情。”

    没想到换来的只是顾卿毫无保证的一句话,贺夫人脸色当场变了,有些凄厉的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答应我……”

    “我答应你什么?我只是说我会求情,可不敢保证还给你的是个活的还是死的,如果你再多说半句,那么我也不必去了。”

    贺夫人张大嘴巴,恨不得磨牙咬死顾卿,但是最后只是捏紧了拳头,狠狠挥了挥衣袖,她现在只能回去等!只要悠儿现在还没死,贺夫人相信顾卿出马,一定会保下悠儿一条性命的!

    看着贺夫人远离的背影,顾卿的秀眉才狠狠地皱了起来,北唐烈抓悠儿做什么,说到底她不过才三岁啊,利用一个孩子去威胁别人,实在是太不光光彩了!顾卿传来踏月,踏月似乎早已知道她会来找他,竟然在门口等候多时。

    踏月带她在王府里进进出出,顾卿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五行八卦中,烈王府自己也算熟络了,但是踏月今日带她取得地方,顾卿竟然从未见过。

    踏月细心的挑开枝叶,让顾卿过去,顾卿看着陌生的景色,疑惑的问道:“这是哪,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踏月也没有隐瞒,在他心里顾卿已经是自己的王妃,唯一的王妃了。“这是通往地下毒人窟的。”

    顾卿咽了咽口水:“你家王爷口味挺重的,他将悠儿带进去了?”顾卿一想到那么点大的孩子,见到那些毒人,会不会产生心理阴影?想到这里,顾卿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

    毒人窟是建在王府地下,顾卿也是第一次进去。越往地下走,光线越暗,也越潮湿。还未深入,就听到下面传来的一声声惨叫,让顾卿有些毛骨悚然。看着顾卿紧了紧衣裳,有些难看的脸色,踏月笑了笑:“王妃没见过,自然是有些害怕的。”

    顾卿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她生活在现代,没见过这么血腥黑暗的一面,穿越过来,也有张妈妈照顾,自然从未见过这样的阴暗的事情,而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越往深出走,惨叫声越明显,每一声都让人汗毛倒立,顾卿都能听出来他们到底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王府地下只不过简单的造了一个洞,两边有玄铁打造的囚笼一个小间隔一个毒人,有男有女,全部身体赤裸,有的还关在大房间进行性交。踏月跟个无事人一般,飘飘然走过,可让顾卿看傻了眼。一个个毒人身上发出幽绿的光芒,里面经脉早已变成了绿色,仿佛是淬了毒的利器,让人望而生畏。

    一路往里走,出现一个玄铁门,一进去竟然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噪音,而且里面别有洞天,简直是外面的简陋是无法比拟的,仿佛是个绝美的地下宫殿。

    而,北唐烈就是这里唯一的王者!

    见她来了,便走上前牵住了顾卿的手:“你来了。”

    “悠儿呢?你为什么要把她抓过来?”顾卿的声音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