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肚脐装、脱衣舞

    是夜,乌云半掩,遮住了清辉的月色,逐鹿殿也变得灰蒙蒙的。北唐烈刚一踏进殿门……

    笙歌起,红烛帐……

    一道红绸从月梢落下,上面一个热烈如火的女子,穿着……肚脐装……飘了下来……

    顾卿双臂展开,那红纱仿佛是燃烧的云,漂浮半空,鲜艳无比。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有空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

    烛火照耀出鲜明的倒影,每一个身姿如花一般倒映在红帐上,玲珑剔透,妙不可言。

    顾卿一张平凡不出众的脸上了淡妆,额头上画了花钿,显得熠熠生辉。一双美目顾盼生姿,栩栩如生。每一步伴随着美妙的歌声和古琴,在红色的大鼓上跳舞,却没有发出任何厚重的声音,仿佛轻飘飘的红绸,下一秒就会被风飘远。

    她赤着脚,脚上系了块银铃,随着她曼妙的舞姿,清脆作响。

    她身子轻盈,刹那间仿佛是朵娇艳的大丽花出现在北唐烈的面前,围绕着他跳舞。这也是北唐烈第一次看见她的舞,歌词清浅,舞姿动人,人儿……更加美妙。

    顾卿仿佛是一本书,待人翻开细细品尝,你会发现每一面都是异样精彩,想象不到。

    画画的她专注认真,平常的她机灵古怪,危机时候又冷静分析,现在的她,仿佛是一团火,只要有人靠近就能被她点着。

    顾卿媚眼如丝,眼神三分妩媚,七分风流,露骨的有些怕人。她不断地朝北唐烈放电,就不相信这个男人不上钩,如果还不行,扯了衣服,跳钢管舞!

    顾卿也算是拼了!

    可是却迟迟看不到北唐烈下一部动作,只是凤眸冷冷的看着她。

    顾卿越跳越觉得玄乎,难道北唐烈已经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将女色戒了?看来!只能使出必杀技了!

    顾卿双手抱肩,在北唐烈淡漠的注视下,直接将身上的衣服撕裂,露出古怪的里衣。

    上身露出胳膊肚子,只在胸前束缚了一块红纱,紧紧裹着那白皙的柔夷。顾卿现在二次发育,总算也有沟了,有沟自然是要拿出来秀的!她就不相信这还不能亮瞎北唐烈的钛合金狗眼,自己道歉这么有诚意,这货还能把持得住?

    而下身……自然是超热裤,紧紧地贴着臀部,露出美好的大腿。顾卿的皮肤极白,被这鲜艳的红色衬托之下,更是让人晃了眼睛。

    顾卿一面插着棍子,一面观察北唐烈的表情,只见这货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根本没有顾卿预料之下的惊讶露出色欲攻心的样子,难道是自己失策了?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顾卿都走上了卖艺卖身的道路了,还在乎秀一段大尺度的钢管舞外加脱衣舞?学了这么多年的艺术,为的就是今晚……卖身……赔罪啊!

    顾卿满肚子眼泪,可身姿却撩人的很。

    在北唐烈冷眸注视下,顾卿一腿缠上棍子,还没进行下一步动作,就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我去!是个什么东东?”

    顾卿疑惑的话语刚刚传出,就感受到腰间多了一股大力。顾卿四肢乱动,可是北唐烈力气大得很,折腾了半天也没从衣服里面出来。

    北唐烈仿佛是夹鸡仔一样,见顾卿拦腰夹在腋下,直接扛走了。

    顾卿很快安静下来了,哼哼,这货终于忍不住了是吧!可是顾卿还没得意两秒,就发现北唐烈不是往房间离去的,反而往逐鹿殿外面走去,哎?他是想打野战,未免也太狂野了吧?

    不过……

    某女奸笑两声,不过也蛮刺激的嘛!

    顾卿不一会就感觉到自己被悬空扔了起来,顾卿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似乎不是狂野的前兆!就在顾卿疑惑不解的时候,下一秒的触感已经回应了顾卿所有的答案。

    奶奶的,这货将自己扔进了河里,简直是丧心病狂!

    “北唐烈!”顾卿气的尖叫了一声。费力的从衣服里露出脑袋,气呼呼的看着岸上云淡风轻仿佛一块黑墨的北唐烈。

    北唐烈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就要转身离去,顾卿实在是猜不透他的想法。

    眼见他就要转身离去,顾卿急忙喊道:“北唐烈,我错了,今天上午我不应该误会你,其实……你没有那么可怕,是我……”

    顾卿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唐烈冷冷打断:“不,本王就是那么可怕。就在昨晚,本王诛杀了整个坤宁宫二百三十人,现在二百三十个人头还在毒人窟,你想去看看嘛?”

    一阵阴风吹过,让顾卿有些毛骨悚然,尤其是听到那二百三十颗人头还在地下躺着的时候,心中更不是滋味。

    北唐烈看着她露出愕然胆怯的样子,不禁冷笑一声,他早该猜到,自己所作所为,顾卿永远接受不了。可是……为什么还会觉得不好受?

    北唐烈头颅微偏,露出刚毅冷血的侧脸,月光倾洒,有些模糊了视线。“顾卿,本王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凡是伤害了我的,我定要他百倍十倍的偿还!这不是本王第一次杀人,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本王手上的鲜血,你永远想象不到!”

    说罢,转身离去,徒留顾卿一人泡在冰冷的湖水里面。他的话一直在脑海中盘旋,北唐烈不知道杀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