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聂 作品

第222章 你点的火,你负责灭

    顾卿也只是生了一会气,想到自己也有不足的地方,便说道:“我的错呢,我也不会逃避,我自己不是圣人,不能评价你的对错!每个人心中的善恶别人不能主宰,你有你做事的道理,而我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所以……对不起,我顾卿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不会遮掩自己错误,你听的进去也罢,听不进去也罢,我反正都道歉了。”

    正在为顾卿细心上药的北唐烈听到顾卿这率性的认错,不禁笑了笑,手下也微微用力,顾卿疼得嘴角一抽,差点骂出了声:“你干什么啊,谋杀啊!”

    “我要杀你,你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北唐烈斜睨了一眼。然后抿唇说道:“你的……舞,谁教的?”

    顾卿心头一跳,疑惑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打断她的腿。”他目光沉沉,言简意赅的说道。

    顾卿嘴角僵硬,抽搐了两下:“我……我自己捣鼓的,没人教我。”

    北唐烈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眼神异样的落在顾卿的身上:“你挺会无师自通。”

    顾卿干笑两声,哪里还有刚才的怒气啊。“我……我没事闹着玩的。”

    “哦?”他轻轻吟唱:“那还有多少人看见过,你和本王说说,本王保证不打死他们,顺便还和他们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

    顾卿欲哭无泪的看着他,就差没对天发誓:“没有,绝对没有,王爷是我第一个观众,我以后也绝不会对第二个人跳舞了!”

    北唐烈闻言,轻一下重一下的摩擦着顾卿的伤口,他的手上有冰冰凉凉的药膏,随着手指的滑动,显得舒服无比,要不是这气氛不对的话,顾卿差点就要呻吟出声了。

    “如果你说话不算话呢?本王记着,你喜爱画美男的爱好也并未如你所说的那样完全戒掉啊,本王最近又在东偏殿发现了不少李墨萧引的画像,不知道你更喜欢哪一个?”

    顾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前一秒自己还一肚子火气,没想到转眼间,自己已经是砧板鱼肉,北唐烈为刀俎了!风水轮流转,转的未免也太彻底了点!

    顾卿的小心肝止不住的乱颤,早知道就不画画了!顾卿声音有些颤抖,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一脸狗腿的笑容看着北唐烈:“王爷啊,我最喜欢你啊,其他的人对我来说如浮云!今晚夜色已经深了,我想我还是滚回去睡觉吧,王爷,好梦哦!”

    顾卿紧了紧身上的衣袍,遮住了玲珑的身体,蹑手蹑脚,做贼一般的想要离开,没想到袍脚却被某男丧心病狂的抓住了,只要顾卿赶往前一步,她相信北唐烈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撕烂衣服的。

    她虽然打算引诱北唐烈,顺便滚一下床单,说一些体己话,但是现在身子不准许啊,顾卿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北唐烈是个正常需求的男人!

    顾卿紧紧地捏着衣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期期艾艾的看着北唐烈:“王爷,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过来,你的脸还没上药。”

    顾卿的体质特殊,脸上的疤没肚子上那么严重,早已长出了新肉,粉色的贴着面颊,看着也没什么怪异,反正也不会留疤,顾卿也就没怎么在意了。

    可是现在顾卿已经没有权利说“不”,安安分分的坐在北唐烈的面前,嘟囔着小嘴,委屈十足的看着北唐烈。

    北唐烈从善如流的帮她服药,看都不看顾卿的眼睛便说道:“你要是再撅着嘴巴,本王不介意吻下去。”

    奶奶的,还有没有人权了?

    顾卿又是抿着嘴巴,怨气十足的看着北唐烈。

    北唐烈刚想说话,顾卿直接伸手打断:“你不要说了,我捂着脸你就看不到了!”说罢两只手捂着脸。

    北唐烈收回手指,语气中多了一丝揶揄:“你这样我怎么上药?”

    顾卿实在没了耐心,一把夺过吗,胡乱一抹:“好了好了,这不就行了吗?我好困,我要睡了,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

    顾卿刚起身,某男耀武扬威的晃了晃手中的衣角,顾卿瞬间转身抱住了北唐烈的大腿,哭道:“我的神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想说什么直说好不好?别和我玩心理战术了!”

    “那好,去侍寝。”

    “我……我有伤啊!”

    “我会小心的。”他定定的说道。

    “我去!残障人士也欺负?我不去!刚才还把我丢进水里,要不是你,我的伤口会泡成这样?”

    他大手一揽圈住她的腰身,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你刚才的舞,确实迷惑了我,已经点了火就负责熄灭吧,放心,我会小心的。”

    “老子信了你的邪,你放开我!”顾卿不断地挣扎,可是在北唐烈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蚂蚁撼树。“你个王八蛋,老娘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我要和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住了,身子被放在了柔软的被褥上,顾卿感觉脑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为什么别人脑子里装的是浆糊,而顾卿觉得自己脑子里装的都是屎?

    顾卿身子酸疼的不行,说好的轻一点全特么的放屁!顾卿刚爬起来,就听到紫鸳的声音,休息了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