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母女情深

    顾卿找到踏月便去了毒人窟,青玉一直在床前照顾悠儿,已经两天了两夜没合眼。看着床上悠儿还没有转醒的迹象,顾卿有些担心的说道:“胖师父还没联系我,那悠儿岂不是凶多吉少?”

    青玉有些疲倦,脸色苍白,正靠在床头休憩,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师父从安王府托人带给我东西了,所以悠儿的性命是无忧了,只要观察几日,看一下醒来后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就好了。”

    顾卿眉头一皱,难道胖和尚都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但……说好的三日后找自己,为什么这五日都过去了,仍然毫无动静?

    “胖师父为什么不来找我?”

    青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师祖这样做自会有他的道理。”

    顾卿想了想,突然拿起案几上的匕首,青玉原本昏昏沉沉的眸子一看到顾卿这样,顿时机警的睁大了眼睛:“你脑袋是不是又长在胸上面了?你想要谋杀吗?”

    顾卿白了一眼:“我的血有奇效,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到悠儿,试试吧,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顾卿割开手腕,放了一碗血,既然能救下重伤不治的萧引,那么也能对悠儿有点功效吧!

    眼看着青玉就要一勺子一勺子喂,顾卿连忙止住,心疼的说道:“我的血很贵的,你能不能重视一点?万一洒了,她没喝进去,我就亏大了。”

    青玉翻了一个白眼:“那你想要怎么做?”

    “那嘴巴喂啊!”一个成功的喂活了两位的顾卿十分有经验的说道。

    青玉眉头一挑,嘴角有些抽搐,然后直接将碗递给顾卿的面前:“那么你来吧!”

    顾卿贼笑一声:“近来血光之灾,身体还未复原,站都站不直,而且头晕眼花,这种事情身为大夫的你还是亲力亲为吧!”

    于是,顾卿扭动着小蛮腰,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看的青玉目瞪口呆,最后千言万语都汇集成一句话:“算你狠!”

    青玉看着昏迷不醒的悠儿,目光渐渐柔软,一手牵起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掌心让他心定了定。转眼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个混蛋,要是再不醒来,以后不许赖国子监找我!”

    睡梦中悠儿皱了皱眉,似乎很不喜欢他说的话。

    顾卿出了毒人窟便回到逐鹿殿,路经芙蓉阁的时候,问道:“她醒了吗?”

    紫鸳摇摇头:“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王爷,这背后的事情似乎非同小可啊?”

    顾卿摆摆手:“先不要告诉王爷,等我有些眉目再说吧,他现在面对忠王的弹劾,压力也不小,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紫鸳乖巧的点头,跟在顾卿的身后,只是眼眸有些沉敛,似乎若有所思。

    直到午后,才有人通报,芙蓉阁的贺夫人醒了。

    还未进去,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还有贺夫人发疯的尖叫:“傅瑾,我要杀了你!我要为悠儿报仇……”

    顾卿轻笑,步履摇曳仿佛是一朵翘莲。“你说的还真是好笑,害死悠儿的不是我!是你!是她这个亲娘!”

    贺夫人头发凌乱,近乎疯狂,手里还抱着一个花瓶,因为顾卿的话愣在当场,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她连连后退,直到退到床边才止住,不断地摇头,眼睛布满血丝。“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害死悠儿,害死悠儿的是你,是你!我要杀了你,让你信口雌黄……”说罢,直接将花瓶扔了过来。

    顾卿现在武功大有长进,根本不惧这个发疯的婆子。身子往后移了一步,便错开了花瓶。顾卿淡笑,笑容明媚。“你为了杀我,不惜利用悠儿,现在变成这样,你又怪我杀了悠儿,到底是谁杀了悠儿?”

    顾卿言辞一下犀利了起来,步步都充满了力量,不一会就来到了贺夫人的面前。她一把抓住贺夫人的衣领,冷冷质问:“就算你那么恨我,但是你怎么可以利用自己的亲生骨肉?万一她在水里没有捞上来,万一窒息而死呢?是你的狠心,才导致了现在的悲剧,你怪得了谁?是你一手造成的?是你,是你这个亲娘害死自己的孩子!”

    贺夫人紧紧地抱住了头,尖锐的指甲插入头发,像个疯子尖叫。她想挣脱这个带着冷笑的恶魔,但是顾卿用了内力,根本挣脱不开。

    顾卿迫使她正视自己的眼睛:“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的?悠儿现在昏迷不醒,如果没有解药,根本活不下去,如果悠儿死了,你就要自责一辈子!”

    “谁?谁指使我的?是谁想要杀悠儿?是谁?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是谁要杀悠儿吗,我去给她报仇。”贺夫人的神智近乎崩溃。

    顾卿心中焦急,难道问不出一点线索吗?“你仔细想想……”

    “傅小姐,不要追问了,她怕是要疯了。”

    顾卿看她疯疯癫癫的样子,也得不到什么线索。顾卿心软了软:“悠儿现在还在昏迷,一切只能等她醒了后再说。你先休息一下吧,如果想要回将军府的话,我也可以派人送你回去。”

    贺夫人不回答,紧紧的抱着自己,惶恐地看着每一个人。

    顾卿叹了一口气,也不敢逼她太紧,毕竟她是唯一的突破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