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聂 作品

第224章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顾卿叹了一口气,怎么北唐皇室怎么会是两个极端?没想到北唐青玉和北唐风竟然是一类的人,只要一旦认定,誓死都不会放弃。

    顾卿出来芙蓉阁,并未走远。而是坐在柳树下看着那一池夏莲。王府各处都能看到这种水缸养殖的莲花,夏风浮动便会飘来一阵幽香,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身后传来紫鸳的声音:“傅小姐,苏夫人来了。”

    顾卿回眸,看着那温婉的江南女子,她身上的特征更加明显一点,仿佛是江南烟雨,带着特色的青色桥头,一进入眼帘就让人感觉到十分舒服。

    苏乐清正要行礼,却被顾卿止住:“你是王府的老人,不必和我行礼,叫我傅瑾就好,我也尊称你一声苏姐姐。”

    顾卿将自己的话全部说完,苏乐清楞了一下,随即明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没想到这个傅瑾小姐倒是一颗七窍玲珑心。

    苏乐清笑了笑,嘴角浮动动人的涟漪:“那姐姐也不谦虚了,妹妹有什么心事吗?看你对着水面发呆了许久。”

    顾卿不置可否的轻笑,歪着头灵动的看着她:“苏姐姐来这边很多年了吧?难道不想离开吗?”

    苏乐清被她这话吓了一跳,如果是别的女人,苏乐清也许会认为是故意挑衅,可是看着顾卿那一双灵动的双眼,却怎么也也联想不到和以前那些争风吃醋的女人。苏乐清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认定,明明……她也是王爷的一个女人而已!

    苏乐清压下心头的疑惑,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平静的抿了抿嘴角,纤细的手指挑开了纠结在一起的莲叶,晃得水面晕开了无数的涟漪。

    “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

    这个回答远远超乎了顾卿的想象,在顾卿以为是囚笼一样的烈王府,没想到苏乐清平平淡淡的说了句习惯了。看淡了进进出出的女人,看淡了风云变化,静静的一个人待在微菊苑,他来了,就备下他喜欢吃的东西。他不来,一个写字刺绣,这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顾卿随即明白,只怕习惯的不只是苏乐清一个人,一开始来到这个地方,也许还心怀期待,但是时间久了,也就真的习惯了。她不是也习惯了北唐烈吗?哪怕知道前面等待自己的是无尽的深渊,也想拼尽全力去拼搏。

    顾卿突然有些敬佩苏乐清,虽然看着像江南女子一般温婉脆弱,但是内心却如此强大。

    “生活强上了你,既然不能反抗那么就享受吧!”顾卿豪言壮志的说了一句。

    苏乐清愣在当场,她瞪大了眼睛,耳朵里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应该听到的字眼。这个姑娘……怎么和先王妃一样,放浪形骸?

    苏乐清有片刻的失神,差点要将眼前的女子和印象中那满是慧黠如狐狸的王妃融合到一起,只是这个女子比先王妃漂亮了许多,但是确实那样相似的玲珑剔透。

    就在这时,芙蓉阁遣出了丫环,说是贺夫人要见她。顾卿便福了福身子:“苏姐姐,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王府的盆栽甚好,却比不上外面的湖光山色,天天在王府等一个人的出现,倒不如去享受生活。”

    人已走,声尚留。

    苏乐清却紧紧的盯着顾卿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言语。

    回到芙蓉阁,正好看到青玉抱着悠儿离去,还想问什么,但是青玉已经飞快离去,根本不给顾卿问话的机会。顾卿狐疑的皱眉,这两人莫非说了什么。

    进去一看,贺夫人正常了许多,虽然头发凌乱,衣服也有些褶皱,但是她已经淡然的坐在床边,脸上是贵妇人淡淡的贵气。

    她似乎经历一场人生巨变,脸色依旧苍白,顾卿都能清晰的看到她发根深处的白色,是那样的刺目。

    不论从哪个角度评论贺夫人,但是眼前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母亲,顾卿也不会太为难。

    “傅瑾小姐,是我糊涂了,与虎谋皮却落得这个下场。”顾卿还没开口,贺夫人就悲凉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她霍得抬眸死死地盯着顾卿,突然跪下:“我只想求傅小姐一件事,还望傅小姐成全。”

    “你说吧,我看看。”

    “求傅小姐照顾我的悠儿。”

    顾卿皱眉:“你难道不想把悠儿带回去?”

    贺夫人苦笑一声,脸上有些凄凉:“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好母亲,实在是对不起悠儿。悠儿如果跟我回去,那么那人就会知道悠儿是被你们救下,更加不依不饶,我站错了阵营,但是我要保护我的女儿。

    我依旧是忠王的人,在皇位之事上面也会支持忠王,所以我们注定是敌人,但是悠儿是我的女儿,我不得不为她着想。虽然我现在说的话有些混账,站在你们的对立面,却要傅小姐帮我照顾悠儿,但是傅姑娘能不计前嫌救下悠儿,想必也不会残害一条无辜的人命,求傅小姐答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贺夫人不停地磕头,每一下都郑重无比,整个芙蓉阁都能听到那厚重的磕头声。

    直到她磕了三个,顾卿才扶起她:“只怕我不是最适合照顾悠儿的人。”

    贺夫人没想到顾卿会拒绝,顿时焦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