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倾城阁

    顾卿觉得有些累人,一个人坐在高大的榕树枝桠上面,百无聊赖的俯瞰着整个烈王府,却不想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紫鸳乖巧的站在树下,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顾卿,发现她似乎正定睛看向某处,正想疑惑的看过去,没想到却听到了顾卿的声音:“紫鸳,你去看看王爷回来了没有,我有事情找他。”

    紫鸳收回目光,低头应道,便转身离去,却,似有深意的看了看远处。

    顾卿从榕树上下来,见紫鸳确实走远,才施展轻功游走于墙角。

    胖和尚正蹑手蹑脚的躲过一批侍卫,等他们走后,刚想从假山石后面出来,却不想被一个小手提住衣领。胖和尚一路上精神都极度紧绷,哪里经受得住顾卿这么一吓,差点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胖和尚一转头看见顾卿,连忙吐了一口气,额头上全是冷汗。

    顾卿看着他额头上两个对称的“犄角”,拿着葱白的食指,狠狠的戳了戳,胖和尚一把拍掉顾卿的手,怒目瞪着她:“你师父我都快疼死了,你还戳它?”

    顾卿嘲讽的说道:“几日不见,你怎么多了这两个玩意?”

    一看这两个大包就是新长的,圆润的很。

    胖和尚没气的白了她一眼,然后紧张的查探了下四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顾卿一路上跟着胖和尚左拐右拐,这才发现胖和尚对烈王府的构造了解的这么透彻,那里有个狗洞都清楚地不得了。

    顾卿穿过了一个荆棘丛,爬了三个狗洞,经过两条臭水沟,终于来到了不知道是王府那个角落的地方。

    两人做贼一样的蹲在地上,有种要随地拉大大的即视感。

    顾卿被胖和尚神经兮兮给弄晕了:“你既然在王府,为什么不来找我?”

    胖和尚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叹了一口气:“我是来找龙腾图的,知道你靠不住,还不如和尚我亲自动手。”

    顾卿并没有疑惑,毕竟龙腾图这件事非同小可。只是……找到了吗?

    胖和尚一见顾卿投来探索的目光,叹了一口气,颓败的摇摇头:“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密道?也许藏在那也说不定啊!”

    顾卿想了想:“逐鹿殿北唐烈的寝殿倒是有一处,只是你这么肥胖的身子根本挤不进去,就在北唐烈床板后面的墙上,开关我也知道,但是里面的机关陷阱是随机变动的,只怕我进不去。”

    胖和尚脸上闪过窃喜,双手一砸,欣喜的说道:“我就知道会有机关,否则……否则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找不到人呢?”

    “人?什么人?”顾卿疑惑的看着他。

    胖和尚笑的跟二傻子似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连忙摆手:“为师说错了,你好好和我说说那个机关暗道,说不定就在里面。”

    “上次和萧引去的,一处通向无忧宫,一处通向我也不知道什么的地方,但是估计是在王府深处,距离应该不远。”

    萧引?胖和尚心中喃喃自语,说不定可以合计合计,现将人救出来再说。

    顾卿也想到今天上午问出来的一些线索,面色凝重的说道:“贺夫人告诉我,有人告诉忠王能助他称帝,我怀疑和那一晚我见到的黑衣人实际上是同一个组织的……”

    话还没说完,胖和尚就打断道:“贺夫人?贺夫人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顾卿心头更加疑惑,试探的问道:“两日前我被皇后差点杀了的事你不知道?”

    胖和尚一脸茫然,听到她差点被皇后杀了,脸上的担忧也不似作假。胖和尚翻来覆去的查看,发现顾卿依旧生龙活虎,没有任何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算是以前再怎么关心龙腾图的事情,自己发生了什么,胖和尚也都是知道的。既然他给青玉送过药,应该也或多或少的打听出什么,怎么会一无所知?难道……难道青玉什么都没告诉他?

    胖和尚确实去过安王府,只是按照青玉的要求去送些药材,根本没有关心那么多,哪里知道这两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胖和尚脸色变得凝重:“这件事你放手让天煞盘的人去查,为师还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就不在这和你探讨人生理想了!”说罢积极转身,没想到一脑门砸在了树上,直接将胖和尚庞大的身躯给弹了回来,可见这一下撞得是多么解释。

    “我废了你奶奶的脚底板!”胖和尚很粗鲁的爆出了一句,然后捂着脑门,痛苦的扭曲着身子。

    顾卿本来还一肚子疑惑,没想到被胖和尚这一举动,全部惊讶的吞回了肚子。她终于明白他那两个包是从何而来的。

    可是……胖和尚一向小心谨慎,怎么会这样冒冒失失,这根本不像他的作风。

    顾卿拦住胖和尚:“师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胖和尚一面痛苦的捂着脑袋,一面摆手:“没事,没事,只是师父这么多年没个女人缓解压力,最近体虚肾亏,好好休息调理一下也就好了。”

    说的也是,这么多年来,顾卿还真的没有在胖和尚身边看到任何一个女子。

    可是顾卿依旧不相信,死死地抓住他的衣服:“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干了什么?你不是说要带张妈妈来看我吗?张妈妈呢?”

    “我是找不来你张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