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敲脑袋十下

    这么明目张胆敢将顾卿当小鸡仔夹在腋下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北唐烈。

    顾卿恨不得一口咬上他的屁股,让他尝尝什么叫疼痛的滋味。

    顾卿见他快步如流星,根本没有丝毫的停息,忍不住叫道:“你轻点轻点,你的手压到我的伤口了。”

    北唐烈充耳未闻,却手掌移开了位置。顾卿又叫了起来:“你这个混蛋,不要摸我的胸,会压扁的!”

    “你要是再多废话一句,本王就将你丢出去!”北唐烈没有耐心,阴测测的说道。

    顾卿顿时老实了,一句话也没说,乖乖得让他夹着走。

    北唐烈一路回到了逐鹿殿,将她扔在了床上,顾卿的脑袋撞得七荤八素,有些分辨不出东南西北。她揉揉脑袋,十分哀怨的看着他:“脾气那么坏,怎么还有那么多女人喜欢?”

    “你最近是不是特别能跑?”北唐烈冷冷的问道。

    顾卿连忙用罗裙将腿遮住,虽然短了点,但是能走就不错了。顾卿怯生生的咽了咽口水,他这话的意思又想打断她的腿?

    见顾卿的小动作,北唐烈也不生气:“你要是再敢乱跑,那你以后就留在逐鹿殿那都不要去。”

    顾卿的暴脾气被一激也上来了,从床上跳起来:“我们是合作关系,我回来时帮助你的,我有我的自由!”

    “合作关系?”某人不满意这四个字,磨了磨锋利的牙齿,恶狠狠地看这顾卿。

    顾卿咽了咽口水扬着脑袋:“难道不是吗?我依旧是独立的个体,你无权支配我选妃以外的时间,所以说我是自由的,你没权利管我?”

    北唐烈长腿一跨,凑到顾卿的面前,差点用胸脯将顾卿的小身板给顶了回去。顾卿胸前没多少肉垫,哪里经得住北唐烈那么多腱子肉?顾卿一开始还在揉揉脑袋,现在改揉胸了。

    “胸大了不起啊!”

    某男可不敢顾卿那皱巴巴的小脸,言辞不善的问道:“你说本王没权利管你?”

    顾卿硬着头皮应道:“对啊,你本来就没权利管我!”

    “你再说一遍。”

    在北唐烈面前,顾卿一秒变成毫无杀伤力的小白鼠,呆愣愣的看着万兽之王,想要逞强,但是实在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想了想还是明哲保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自己还不是君子?

    顾卿缩了缩脑袋,识时务的说道:“你要我说我就说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就不说,我什么也没说!我饿了,要吃饭!”

    顾卿想要越过北唐烈的身子,却被他一手抓住。顾卿的心也拔凉拔凉的,顾卿扯了两下,恨不得将衣服撕了,他的手依旧坚若磐石。

    “你想怎么样啊?”顾卿无奈的问道,嘟着嘴巴委屈的看着他:“我是无意看到倾城阁的,你难道要像对待柳双的方法对待我?要将我杀了?”

    顾卿紧紧地盯着北唐烈的眼眸,虽然寒彻入骨,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这所以顾卿不担心,这家伙会发狂。

    “以后你如果再去,本王自有方法对付你。”他冷冷的说道。

    顾卿狐疑的看着他:“你有什么方法?”

    北唐烈不答话,只是抿着唇。

    顾卿戳了戳:“怎么不说话了,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啊,万一我不怕死的又去了呢?你好歹说出来跟我商量商量啊!喂……你哑巴了,倒是说话啊?北唐烈……”

    “你怎么能这么烦?”北唐烈实在受不了顾卿不停开合的小嘴,决定用最实用的仿佛堵住。

    顾卿正滔滔不绝,没想到北唐烈毫无前兆的突然欺身下来,压在了顾卿的粉唇上面。

    混蛋,每次都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简直让人发指!

    顾卿不知道倾城阁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修建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就连苏乐清在王府生活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在哪,没想到今日被顾卿无意中发现。要不是北唐烈打扰,说不定已经推开最后一个房间,也许真的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顾卿一个人咬着筷子沉思,突然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北唐风笑盈盈的看这顾卿愁眉不展的小脸,仿佛她苦恼他就十分开心一样。“我说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你不是很能吃的吗?怎么就吃这么少?”

    顾卿白了一眼,放下筷子:“你怎么来了?宋离呢?”

    “在王府呢,正筹备成亲需要的东西,她想要自己做好,我也就让着她了。北唐烈不在吗?”

    话刚说完,北唐烈从门外走了进来,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回去之前拿着筷子在自己脑门上敲十下,否则你就别想回去了。一日不敲一日别想离开。”

    本来北唐风还笑嘻嘻的一张纨绔子弟的笑脸,转眼间如丧考妣,僵硬的回转过脑袋,看着自家兄弟,对自己出手竟然如此狠毒。

    “北唐烈,你有没有搞错?”

    “如果有人敲了宋离一脑袋,你怎么做?”北唐烈反问。

    顾卿憋住笑,眼睁睁的看着北唐风跳入了一个火坑。

    只见北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