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杏林园

    现在正是八月初,早已过了杏子成熟的月份了,不过越是临近杏林园,酸涩清爽的气息越是浓郁,顾卿狐疑的看着他,她可从来没有听过什么杏林园。

    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轻轻地放下窗帘,狐疑的看着他:“你今天早上其实就是带我来杏林园的吧?”

    北唐烈没说话,眯着眼睛似乎要睡着了的样子,顾卿撇撇嘴,想了想十分严肃的说道:“你下回能不能一大清早就盯着我看啊,我又不好看,我的面具上还有伪装的疤痕,更不好看了,一大清早的看看日出景色什么的,干什么吓我?”

    “你如果在多少半个字,我就将你扔下去。”他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

    顾卿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不再多话,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飞逝的景色。马车是朝着城北去的,顾卿从来没去过,也没有听说什么杏林园,问北唐烈估计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到目的地才知道了。

    马车不一会就停了下来,那独属于青涩酸杏子的气息更加浓郁,远远看去,不过是一个山头,种满了杏树。现在已经过了六月,枝头上郁郁葱葱一片,只是找不到那一颗颗黄色饱满的杏子。

    顾卿心中更加疑惑,现在也不是吃杏子的时候,为什么要带她来这?

    刚下马车,鼻间酸郁,顾卿深深嗅了一下,觉得身子一颤。顾卿有些兴奋的问道:“为什么都没杏子了,还有这么浓郁的香味?”

    “这里的杏酒最好,现在新酿的酒,虽不浓郁,却是一年的新酒,带你来尝尝。”

    顾卿没想到绞尽脑汁想的理由,却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北唐烈一大清早在床前等候,为的就是要带顾卿来尝尝这新酿出来的杏酒?

    顾卿这才感觉有点像谈恋爱的样子,北唐烈做什么事不喜欢说,但是行动足以证明。虽然前面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北唐烈也没有惩罚自己,还是带自己来了,这……这就是北唐烈吧,不会花言巧语,却更喜欢真心实意的为你做些什么。

    如果什么都说出来了,也许就不是北唐烈了吧!

    但是!女孩子都是喜欢说出来的!就算他用了心思,实在是难得,但是相较于踏月和北唐风,北唐烈的标准实在是太低了,看看宋离,人家都幸福成什么样,两年抱三的计划都有了!同样是女人,为什么风王府就是女尊男卑,到了顾卿这,北唐烈就是神一样的对手,自己简直就是个弱渣啊!被虐的那么惨,晚上还要任取任求,她也不容易啊!

    但是!北唐烈既然这么用心的去做了,怎么也得先来个甜枣再来个巴掌啊!

    顾卿娇羞无比的走到了北唐烈面前,他看着枝繁叶茂的杏树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淡然,仿佛是俯瞰苍穹的仙人。

    顾卿羞答答的笑了笑,扭了扭身子,看的踏月一阵别扭,一想到刚才的佛经,顿时满脸飞红。顾卿一步三晃,虽然个子不高胸不大,但是顾卿的蛮腰和翘屁股还是不错的。扭成水蛇步走到北唐烈面前,一屁股顶了出去,北唐烈只感觉眼前一道身影以诡异的线路朝自己逼近,竟然想用庞大的凶器暗伤自己,下意识的躲开。

    顾卿一屁股没撞上,直接跌倒在地,北唐烈还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顾卿:“你这是干什么?”

    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顾卿气呼呼的拍拍屁股爬了起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我神经病犯了,想静静了!”说罢就转身向杏林园走去。

    杏林园坐落在不高不低的山坡上面,爬上去也不是特别的累,顾卿回京后除了那次游湖基本上都是待在王府的,而且她对京城了解的少之又少,能见识一下满山杏林也是不错的选择。

    见顾卿那么欢快,北唐烈也没阻止,在身后亦步亦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后面。

    到达山顶只有一条小路,北唐烈说上面就是青林酒家,专门酿造杏酒的地方。

    不一会就到了杏林园唯一的酒家,青竹木屋,十分朴素,乍一看还以为坐落在山间杏林的某户人家。门口处挂着一张白布条,上面笔迹苍劲的写着四个大字“青林酒家”。

    顾卿便加快了步伐,走了进去。店内十分干净,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全是木制的,小二见来了人,便立刻迎了上去,没想到还是为好看的女子,虽然脸颊处不知为什么破了相,但是依旧难掩身上灵动的气息。

    顾卿大眼睛转了两下,没有上下楼,只有前后院,占地面积也还不错,风格简约大方,确实是个好地方!

    小二憨厚一笑:“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小店被烈王包下了,暂不接客……”

    话还没说完,一道黑衣人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小二顿时惶恐的跪下:“草民见过烈王爷。”

    北唐烈欣长的手挑了挑,发出厚重沙哑的声音:“奉酒。”

    小二连连点头,从地上爬起来,刚想转身去拿酒,便想到还有一位姑娘站在门口呢!便想出口,那美貌女子清浅笑了笑,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模样娇俏可爱。“你去吧,我和他一起来的。”

    两人进了竹林坐定,还没等到小二上酒,没想到却来了一个不凑巧的人!

    顾卿正好奇的观察者青林酒家的布局,暗叹建造这青林酒家的人一定是个高手,否则空间分布怎么会这样合理?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多出了一个人,长袍挥动,便进了门。

    顾卿的瞳孔微微收缩,没想到在这也能遇到李墨。

    北唐烈淡淡的抬眼,看了一下,变转过目光反而盯着顾卿的变化,顾卿有些心虚的低下头,紧紧地看着桌子。

    李墨从进屋眼睛就深深的锁在顾卿的身上,让顾卿有些背脊发凉,而北唐烈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轻笑,仿佛是寒冰裂开了细缝,转眼就会分崩离析。

    李墨脚步在门口停顿了两下,惹得身后的人一阵议论:“主子,怎么不走了?”

    顾卿认得那个声音,正是上次抓她的的鬼哭,而另一个人顾卿也不陌生,就是在墨香坊那个面瘫男。没想到今日这么么不凑巧,竟然撞到一起了。

    鬼哭探头看了一下,看到北唐烈的时候明显一愣,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