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林开便是楚荆

    群林宴,宴请武林豪杰,也有不少达官显宦,北唐忠父子尤为突出。周围人多多少少存着巴结北唐忠的意思,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现在圣宠正浓的烈王爷没想到也来了。

    狗生九子,必有一獒。

    虽然北唐忠是皇长子,但是年岁已大,而且北唐秀心胸狭隘,难成气候。就连北唐忠都明白,即便如此,毁了整个大周也要将皇位落在自家手里。

    本想借助天剑山庄召集的群林宴好好为北唐秀拉拢人脉,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顿时面色不悦的看着李墨:“不知李先生这是何意?”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高座上的李墨,就连忠王也只是坐在右下首而已,在杏林园天剑山庄才是主子,一年一度的群林宴都是天剑山庄出面,找一位让人信服的人主持,而这一次就是天煞盘的盘主,李墨!

    李墨抬头看了眼:“今日我受楚庄主邀约,来主持者群林宴,一切都要按照天剑山庄的规矩来,既然他是楚庄主亲自邀约的人,我李墨也没有权利,想必……忠王更无权利!”

    北唐忠面白沉了几分,但是也不敢过于放肆,毕竟得罪了天剑山庄和天煞盘都不是明智的事情。

    这时下面添了椅子,北唐烈步履坚定,黑袍像是一朵巨大的浪,翻飞起美丽的水花。他睥睨的扫视了一眼,牵起了顾卿的手。

    众人这才注意到他的背后还藏着一个女人,因为顾卿身材娇小,长廊狭隘,竟然被北唐烈完全遮住身形。本来北唐烈的突然到访已经让人诧异,没想到现在还多出了一个美貌动人的女子,虽说脸上有一指长的伤痕,但是已经换上心肉,粉粉嫩嫩映衬着皮肤,仿佛是被人攒了一朵粉色的桃花,别开生面,霎时动人。

    这也要归功于顾卿的体质,自从服下了胖和尚给的丹药,顾卿伤口愈合速度比正常人的快上两三倍不止,而且不会留疤,所以顾卿根本就不必担心,更何况这脸上的人皮面具还是作假的。

    “这就是靖安带回来的女子?”

    “是的,虽然那日见到带着面具,可身形差不了!既然傅姑娘来了,为什么……为什么傅公子却回去了?难道逍遥侯还不打算出山吗?”

    “哎!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说不定早就死了!我怎么感觉这个傅瑾和前王妃有些相似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相似,难怪啊……”

    众人议论纷纷,知道李墨开了口,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这就是傅瑾姑娘?”

    李墨抬眼,黑白分明的凤眸一瞬不瞬的看着顾卿,问的确实北唐烈。

    北唐烈直接牵起了顾卿的手,淡漠点头,两人便并排坐下。

    李墨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高举酒杯:“今日群林宴,又是一年新酒开坛之日。大家都知道杏林园的规矩,繁文缛节、君臣之礼、江湖朝廷……所以在我这杏林园,见不得!否则,也不要怪我不给面子!”

    李墨说这话的时候却明确的看向了北唐忠和北唐烈,明显是对这个两个人说的。在座的也都是心知肚明,只怕这两人要是闹起来,杏林园都要被拆了。

    随着李墨宣布宴会开始,整个院子刹那间热闹了起来,唯独北唐烈这儿却没什么人,没人会去找抽给烈王敬酒,忠王有人脉确实能帮助许多,但是……终归是比不了北唐烈实实在在的实力!

    李墨端酒走了下来,满含深意的看着北唐烈:“这场群林宴我实在不希望你来。”

    北唐烈冷笑:“可是本王却真真实实的来了。”

    “既然如此,不如跟我喝一杯。”他举杯邀请,脸上却没有半点和煦的样子,模样阴沉的可怕,顾卿总感觉他们下一秒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的样子。

    北唐烈举杯,一口饮尽。李墨便说道:“后面有更好的酒,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一一品尝?”

    “天和酒庄的佳酿,自然一尝。”

    于是乎,顾卿就直愣愣的看着这两个货一前一后的走了,难道她的前男友看上了她的现男友,为了报复自己,决定横刀夺爱?

    可是……

    这两个货走了,谁来给自己挡酒?

    众人一看李墨和北唐烈都离开了,本来还闪烁的目光全部落在顾卿的身上,猜测这样的美人到底为什么能得到烈王的特殊对待。

    他们以为烈王薄情冷血,对待女人是一个样的,没想到出了一个相府庶女顾卿,却不想没多久后就香消玉殒。后来和陈曦传言颇多,可是谁也没见过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长什么样子,本以为新王妃的人选必定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没想到现在还来了傅瑾。

    背后说不定还有逍遥侯撑腰,众人一下子对这个女子十分好奇,烈王走哪都带着的女人可真的从未有过。

    顾卿看着这群如狼似虎的眼光,都想从她口中套出点有力的消息,眼看着其中一人就要上前,顾卿立刻捂住了肚子,洋装肚子痛,连连摆手,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脸不红气不喘的消失在众人的眼线中。

    不知是谁呆呆的说了一句:“如厕为何还要到这糕点?难道……有特殊爱好?”一时间,顾卿特殊喜好传遍满座。

    顾卿端着碟子,一个人靠在厕所的竹门上,一口塞一个,气呼呼的说道:“这都叫什么事?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