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恩怨解不清

    回到客厅,早已酒过三巡,众人喝的都有些高了,虽然杏酒酒精不高,但是喝多了谁也架不住。

    男男女女不缺乏武林豪爽之人,凑在一起聊些大胆的事情,一时间也遭乱不已。

    顾卿回到座位的时候,发现旁边的位置空空如也,北唐烈还没有回来。

    李墨此刻正斜卧在软榻之上,手里还端着一杯佳酿,看着顾卿缓缓入内,看着她坐定,看着她露出疑问的神色,自始至终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上,可是她的眼里从来没有他!

    李墨身子有些摇晃,想要将自己灌醉,没想到却怎么也喝不醉,只是脚步虚晃,脑袋有些发晕,可是顾卿的身影却真真切切的映在脑海深处,是那样的清晰。

    李墨站起了身子,差点滚下阶梯,无衣一手虚扶,便不露痕迹的稳住了他的身子。李墨脸颊飞上酒醉的红色,让他的眸子也变得醉意深深。他将杯子放在无衣的手上,却不小心打翻了一地,全部倒在了无衣的灰色袍子上,可是无衣却没有任何的变色,依旧脸瘫的没有任何表情。

    “主子,你有些醉了。”

    李墨笑了笑:“我是醉了吗?可是为什么她的影子还那么清晰呢?”

    “既然主子这么喜欢主母,为什么不抢过来,这样折磨自己又是何必?”无衣向来不会过问李墨的私事,一直都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因为他的命令他向来不问缘由,都会去执行,回答的永远只有成功还是失败。

    可是……他终于看不下去了,在天煞盘,每一个杀手的眼里,主子李墨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哪里会想到会因为一个女人,这样狼狈?

    无衣沉默了那么久,终于忍不下去了,出声逾越的问道。

    李墨苦笑一声,借力无衣的肩膀,勉力支撑着身体,但深邃的目光却从有有过一秒离开过顾卿曼妙的身姿。“上辈子我欠了她太多,已经不敢再奢求什么了,我还能遇见她,守护在她的身边,已经心满意足了!”

    无衣眼中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流露出不解的神色,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不过是男尊女卑的时代,为什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子竟然让主子痛苦了这么久?就算上辈子李墨做错了太多,这辈子为了顾卿也痛苦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还清了!

    最让无衣无法忍受的是,李墨阻止天煞盘的初衷,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那时候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女人!

    现在,李墨轻而易举的将天煞盘送给了顾卿,一个女人,如何配当天煞盘的盘主?如何配得上让李墨为她日日痛苦的麻痹自己?

    这些年,李墨身边不曾有一个女人,如果顾卿答应,无衣相信她将会最幸福的哪一个!

    可是……她却看上了那个冷血薄幸的烈王,被人利用还不自知,这样的人,李墨确定没看错吗?

    李墨看他一眼,便知道无衣在想什么,可是任别人猜测万千,都抵不过当事人心中的自知之明,只有他明白自己多么混账,否则……怎么会有现在的她?

    当年他醉酒,错将潘静当成了她,没想到却被潘静利用,那一次有了他的孩子,他怕顾卿知道了会受不了,才会故意瞒着,想要处理这件事。却不想被潘静摆了一道,偷偷告诉了顾卿。

    顾卿不容许背叛者,却因为爱得太深,一次次原谅,他以为他们会和好,没想到潘静流产,让她决定离去,成全两人。却……一场车祸,她住进了医院。

    李墨没想到顾卿的死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自杀而亡,却不想来到了古代。

    他想,他能过来,为什么顾卿不会?也许……他们能在异世相逢,重新在一起。却猜中了开头,料想不到这结局!

    “无衣,你不会懂,她对我的重要性!”

    没经历过情爱的无衣,永远不会懂得此刻李墨的心情。他欠的债,要用生命偿还,才会让他心生点平衡。所以……楚家的子孙,生命诞生的一刻,就起誓忠于天剑山庄,但他……的命早已给了顾卿!

    李墨推开了无衣,走到了顾卿的面前,顾卿本来无聊的看着这些男男女女,掌心描绘着不同人的外貌,联想着他们的身体曲线。直到一阵扑鼻的酒香,才让顾卿回过神,看着眼前酒气汹天的李墨,下意识关心道:“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你不是不能喝酒的吗?”

    话一出口,顾卿便顿住了,然后眼神躲开他的目光,淡淡的说道:“我忘了,我们都不是彼此熟悉的人了,你先坐下吧,我给你倒杯茶。”

    顾卿刚要起身离去,没想到却被李墨抓住了手,他眼眸跳动着心火,有些急切的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们都还能回到从前。”

    顾卿挣开他的手腕:“我去给你倒水。”

    李墨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有些嘲讽的笑了笑,还是……自欺欺人吗?

    顾卿刚来到后院,感慨那些下人都不敬业,没茶了也都不奉茶。

    打了一壶热茶,便要往前厅里走去,没想到眼睛一闪,却看见面无表情的无衣横在面前,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顾卿的脚步顿一顿,然后想要绕道离开,没想到无衣身形鬼魅,又出现在顾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