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马车

    顾卿脑袋白蒙蒙的一片,看着眼前放大的剑端,还有上面宽厚的手掌,鲜血仿佛是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眼前。

    北唐烈……

    他没走?

    顾卿还在愣神的时候,没想到北唐烈另一个手已经伸了过来,将她提了起来,按在了胸口。

    那黑衣人诧异的看了北唐烈一眼,眼里一闪而过错综复杂的光芒。

    北唐烈冷冷的看了一眼,竟然徒手拧断了长剑,断裂的寒芒,仿佛是碎冰一粒粒的射了出去。

    顾卿虽然看不见,但是她还能听得到,尖锐的利刃划过雨幕,割开雨珠,最终达到敌人的动脉上。血管爆开的声音在着雨幕里显得更加清晰,顾卿的心莫名的一紧。

    顾卿自始至终都趴在北唐烈的怀中,想要回头去看,没想到他却按住了她的脑袋:“顾卿,以后你还会见到我更加血腥黑暗的一面,你会不会怕我?”

    顾卿不知道他为什么没由来的说这么一句,心中有了别样的情感,她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处理,只能选择闷不做声。

    北唐烈没有强求她的回答,只是打横抱起,雨珠溅在她的脸上。她错开北唐烈的目光,将脑袋埋在他的怀抱里。

    微微抬眼,便能看到后面的黑衣人死的惨状,鲜血肆流,转眼睛便化成水流,流向了两边的泥土,化为了肥料。

    事情发生的太快,顾卿不知道这几人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北唐烈什么时候站在暗处的,她只觉得如果没有北唐烈的出现,恐怕现在倒地上的会是自己。

    她又欠了北唐烈一条命吗?

    唉?为毛是又?

    顾卿想到这里,不禁心情惆怅了起来,乖乖的被他抱上了马车。踏月一见到北唐烈回来,连忙上前迎接。王爷刚才的确是要回去的,却半路停下风一样的跑了回去,踏月在身后又岂能追上他的速度?

    现在看两人和好一般的回来,心里也安定了下来。突然看到滴落地下的血液,他担忧的说道:“王爷,你的手受伤了……”

    顾卿这才想起刚才北唐烈是拿手帮她挡下一剑的!

    北唐烈默不作声,只是上了马车放下顾卿,才冷漠的说道:“回王府!”

    顾卿坐立不安的坐在不远处,看着他高贵冷漠的坐在上面,双手随意的搭在两侧,身上蜿蜒着骇人的气息,就差没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了!

    看着他流血的手,顾卿心里不是滋味。慢慢挪过去,没想到屁股还没动一寸呢,没想到北唐烈冷冷的话语便传了过来:“你刚才辱骂本王的话,我都听到了,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在那坐着不要动!否则……本王如果罚重了,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顾卿顿时语塞,没想到都这个节骨眼了,北唐烈还惦记着那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顾卿不禁撇撇嘴,虽然有些害怕他的惩罚,但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流着血,心里也过意不去。

    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怕死的挪过去。从湿淋淋的衣服上面撕下一块,不怕死的上前抓住了北唐烈的手。

    就在她碰上的那一刻,北唐烈鹰眸猛地睁开,那黝黑的眸色,深深的撞进了顾卿的眼底。她打了个寒颤,有些吃不消的哆嗦了起来:“我……我帮你擦完血,你再惩罚我……”

    北唐烈没有制止,顾卿松了一口气,虽然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十分可怕,但是顾卿想想还是忍不住靠过去。每个人都被他冷冰冰的样子吓跑了,那他身边还有人真心对他好吗?

    他救了自己,顾卿觉得是要还的。

    她看着他受伤的手,伤口很深,这样简单的处理根本不行,都能隐约看到里面森白的骨头。顾卿看着有些心疼,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一滴一滴炙热的落下。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包扎,小巧的脑袋垂下,露出修长的脖颈,如玉一般。她的肩头颤抖,眼泪落下时,北唐烈心中所有的寒意都消散殆尽。

    她才包扎好,纱布就已经沁满了鲜血。顾卿怎么都止不住他流血,不断的从袍脚撕衣服,一层又一层。

    就在她坚持了两三次的时候,北唐烈动了。一下子擒住了她圆润的下巴,迫使她抬起了头。

    红红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让他看着有些心疼。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

    顾卿的眼睛放大,脑子里仿佛被细小的电流经过一般,浑身颤栗。

    他反手抱住了她,将她狠狠的纳入怀抱,顾卿顿时泣不成声。

    北唐烈心狠狠的一抽,松开了她红肿的小嘴,眼底压抑着愤怒:“难道本王就这么让你不堪忍受吗?”

    顾卿拼命的摇着头,突然直起身子用力的抱住了他。“我……我只是害怕……今天我回遇刺,那下次呢……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可是……可是我很没用……”

    她的生活从回京的那一刻,似乎就不再掌控之中。她不是埋怨被北唐烈干扰生活,而是她可悲的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就像是鸦片,用多了,深入骨髓,再次剥离,那便是剥皮抽筋喝血吃肉之痛,而顾卿怕疼!

    一面告诫自己要远离,不能贪念,一个月的期限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她说给被人听得也是说给自己听得。她怕自己一个月后离开,会很疼!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