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傻的可以

    回到王府,北唐烈直接让顾卿先去碧波池等自己,等处理了伤口再来,顾卿乖乖听话,一个人先到了碧波池。

    冰凉的身子慢慢的沉入水中,顾卿觉得神经放松了许多,思考着那几个黑衣人的来历。

    她这几日似乎命犯太岁,怎么平白无故的招惹了这么多的事端!她不知道忠王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这样处心积虑的想要谋害自己,多半是和这次选妃有关了。眼看着就要是殿试了,没想到出现了这么多的风云。

    顾卿想想就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子不够用了,翻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觉得自己有些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间,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顾卿趴在池子的边缘,懒洋洋的抬起了眼睛。

    哦……好长的两条腿……

    顾卿心中冒出这个想法,瞌睡少了不少,但是眼皮子还是十分沉重。有往上费力的看了看……

    哦……好销魂的红裤衩……

    顾卿的眼睛又吃力的抬了抬……

    哦……好特么健硕的胸肌啊……

    顾卿现在眼皮子都在打架,但是一想到身子都看完了,留下一颗脑袋不看怪不好意思的!于是又多看了两眼,长得错,就是嘴角的笑容有些闷骚了一些!

    “我这是做春梦了?闷骚的红裤衩,闷骚的男人……呵呵……”顾卿觉得自己一定是像男人像疯了,转过身子,仰面躺在水池里,身子不受控制的沉了下去。

    水面波动,顾卿感觉自己好像到达了一个温暖的港湾,不禁往里面靠了靠。

    北唐烈扬眉看着怀里的可人儿,嘴角噙着一抹寒气,他刚才耳朵还算正常的话,他似乎听到了这个小妮子说他是个闷骚的男人?

    北唐烈扬起了坏笑,声音轻柔的问道:“睁开眼,看看我,说说我哪里闷骚了?”

    顾卿想要翻他一个白眼,但是实在没那个力气,呵呵一笑,满是嘲讽:“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还问我哪里闷骚了?穿着红裤衩不是闷骚是什么?”

    “顾卿啊,你再说一遍,和我好好探讨一下。”某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刚才沉重的心情全部一扫而空,也不顾自己受伤的那只手,直接从水里捞起她,紧紧的扣在了她的细腰上。

    顾卿感觉到腰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似乎要捏断自己的一般,疼的恢复了清明。

    她痛苦的轻唤了一声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着北唐烈那阴沉的不能再阴沉的脸,脑子顿时变成了浆糊。

    她还算机智,立马扬起了一个狗腿的笑容,先不管这货为什么不高兴,先讨好了再说!“王爷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告诉我一声,我都睡着了,怠慢了王爷多不好啊!”

    北唐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底全是黑沉之色。“来,我们讨论一下什么叫闷骚可好?”

    顾卿一愣,怎么扯到了闷骚了?

    见她一脸不解,北唐烈慢慢站直了身体,擒着她的下巴,慢慢的压低她的脑袋,顾卿低头看到白色药汤里鲜艳的红色,差点亮瞎了眼睛,脱口而出:“这不是我睡梦中看到的闷骚裤衩吗?”

    “对,没错,就是你看到的!来,和本王探讨探讨。”北唐烈皮笑肉不笑,一脸森寒的看着她。

    顾卿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了!

    顾卿脑袋瓜迅速的运转,然后连忙拍了一个马屁过去:“王爷,你不知道吗?骚是浪的妖邪!”

    “哦?”他拖长了音调,大有“你不说出一个合理满意的结果,本王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的意思!

    顾卿如临大敌,一定要好好说,否则她就完蛋了!

    “王爷又酷又傲,又靓又骚,又憨又萌……”顾卿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发现他没有任何表情,一副“你继续说”的样子。

    顾卿喉头滚动,硬生生的咽了一下口水,说道:“酷是帅的严肃,傲是俊的孤独,靓是美的端正,骚是浪的妖邪,憨是傻的可爱,萌是蠢得认真!”

    顾卿硬生生的将这些年语文老师教的最华丽的辞藻用在了夸奖北唐烈身上,想想也觉得心酸无比,古往今来,那些金手指大开的穿越者有这么悲催的吗?

    北唐烈斜睨了一眼顾卿脸上难看的笑容,满意的点点头,拖长语调说道:“那你呢?”

    顾卿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我是傻!”她要是不傻,至于被北唐烈吃的死死的吗?

    北唐烈大致能猜出她的意思,修长的身躯懒散的动了动,满意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本王很满意。”

    顾卿打心眼里松了一口气,一个圆滚滚的马匹拍了过去:“可不是嘛!王爷在我心里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啊!我心里可尊敬着呢!”顾卿麻利的绕道北唐烈身后,乖巧的捏着后背。

    北唐烈惬意的眯着眼睛,满意顾卿的识时务。

    顾卿突然看到他的手,纱布已经湿了,都沁出了鲜血,顾卿哎呀一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怎么忘了你的手不能沾水?你都不提醒我?不泡了,回去上药!”

    顾卿焦急的想要上岸取衣服,没想到北唐烈却抓住了顾卿的手,声音厚重的问道:“还有几天就是八月十五殿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