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沧海一声笑

    顾卿没好气的一扬手臂就不客气的招呼了过去,那红色的衣袂一闪,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反而饶了个身子,出现在顾卿的面前,一下子扣住了顾卿的细腰。

    轻轻一拉,便填补了两人之间的空隙。

    顾卿没有挣扎,直接来了个简单粗暴的抬腿,正中萧引的老二,吓得萧引仿佛是丢掉烫手山芋一般,撒开了手。

    萧引摸摸鼻子:“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这么粗暴?”

    顾卿白了一眼:“遇上你这样的色狼,我这个算是简单的了!”

    萧引邪魅的勾了勾唇:“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没有比我更加洁身自好的男人了,没想到你竟然说我是色狼?”

    顾卿没心思和他打哈哈,手一伸,开始要人:“紫鸳呢?”

    萧引指了指不远处的假山:“放心吧,你的婢女,我不会怎么样的。”

    顾卿也放心的点点头,随性的坐在石头上,扬眸看着她。天空的鱼肚白有些刺眼,顾卿微微眯着眼睛,睫毛投下的剪影,很美!

    “那你今日来是干什么的?”

    萧引优雅的撩动袍子,身上带着难以言喻的魅惑气息,再配上他嘴角的坏笑,估计再也找不到他这样极致的妖孽型男了!

    萧引微微垂眸,迎合她的目光,笑道:“听说你今天去了杏林园?”

    顾卿点点头:“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吗?”他有些散漫的说道,放眼看向遥远的边际。

    顾卿古怪的看着他:“你不会知道了什么吧?”她一出杏林园就遇刺,现在萧引似乎无心的询问,让顾卿心里蒙上了乌云。

    顾卿如实说了今天遇险的情况,见他脸上的笑容不深不浅,就挂在嘴角,仿佛是最绚烂的花朵,不会衰败一样。

    笑容太美,看不出任何异样。

    顾卿推了推他的胳膊:“我说完了,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吗?”

    萧引坏笑的摸了摸唇角,露出狼外婆的笑容:“我干嘛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啊!今日我也收到了拜帖,没想到喝酒误了事,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杏林园不远的地方一摊子血,想到你也去了,所以来问问。”

    顾卿仔细闻了闻,他身上真有淡淡的酒香,凑近了细细闻了一下,有些晕脑袋。

    顾卿见他这个样子,估计有什么也不会告诉她的,索性耸了耸肩肩膀:“没什么事,不过北唐烈救了自己,我没什么事他却受伤了。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派来的吗?”

    萧引摇摇头:“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你好好保护好自己,殿试越是临近,你的危险就越高,也许有的人根本不想你出现在殿试上。”

    “你说的是忠王?”从贺夫人口中得知,一切都是忠王在背后搞鬼。

    “任何人都要提防,哪怕是我,哪怕是北唐烈!”他突然咬重字音,敛着笑说道。

    顾卿看他一脸严肃,心中闪过莫名的情愫,点点头:“我会小心的,不过我在想殿试的时候,展现才艺我要干什么啊?”

    顾卿为难的拖着下巴,深深无力的看了萧引一眼,摇头叹息。自己文不成武不就,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画画和书法了,总不能殿试一天下来,从头到尾都是在挥毫泼墨吧?

    萧引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心情变得大好,忍不住上前捏捏她肉嘟嘟的嘴巴:“你还担心这个?我还以为你会上去给在座的一人发一张春宫图呢?”

    顾卿歪着脑袋,从他的魔掌里逃出来,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倒是把你的裸体画发出去,让他们看看当初的萧乐师是何等的雄风!”

    一瞬间,萧引的脸,臭臭哒!

    “顾卿,你想死了不成?”萧引黑着脸说道。

    顾卿见他隐隐有了发飙的趋势,连忙摆手讨好道:“我错了还不成吗?你就帮我出出主意吧?”顾卿一想到几天后的殿试,浑身发憷。难道真的上去点头哈腰的给包括皇上皇后在内的主考官,一人一张小黄图,然后彰显自己的画工?

    想想,顾卿就觉得自己死的很惨很惨!

    萧引深深地看了顾卿一眼:“你是不是非要嫁给他?”

    “啊?”顾卿想东西想的正入神,一时间没听清楚他的话,狐疑的偏过头看着他。

    萧引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你想入选,我帮你。”

    他其实早就知道她的心思了,何苦再问?

    他自嘲一笑,然后站起了身子,对着顾卿伸出了手。

    顾卿愣神的看着他,但是还是讲手给了他。

    萧引轻轻用力,顾卿就被拉了起来。从旁边的杨柳树上折下了光秃秃的的枝条递给了她:“殿试考的是音律、诗词、舞蹈还有女德,共分为四天。我先教你音律,这几天不需要广泛涉及,只需要懂得一首就好……”

    顾卿弱弱的打断:“其实我会一点。”

    这回轮到萧引震惊了,狐疑的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了上,以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顾卿。顾卿看的心毛毛的,但是也不服气的挺直了腰杆:“我真的懂音律的!”

    顾卿上辈子可是个玩艺术的,琴棋书画多多少少都碰了一点的。

    萧引接下腰间的玉箫递了过去:“试一下。”

    顾卿想都没想,直接结果,摸索了一下孔洞的音频,很快上口,对上了粉唇。

    不一会一段磅礴大气的曲调从那箫管里缓缓发出,萧引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曲调平淡中凸显大气,声调婉转却又气势磅礴,曲调完美的诠释了人内心中的不受羁绊,随心所欲的境界。

    没想到曲风一转,后面的箫音有些绵长厚重,气韵很长。基调沧桑,似乎也彰显世事无常。曲调高昂,变化不断并且隐藏着无数的暗阁。

    一曲终了,顾卿满意的看着萧引震惊的目光。萧引也不乏是个爱乐成痴的性情中人,听到这等磅礴大气的曲调,连忙问道:“有没有词?”

    顾卿眉飞色舞,显然有些得意:“那是当然,我唱给你听啊!”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整首曲子一泻千里,大气磅礴,印象中似乎看到了一群白衣儒冠,泛舟泱泱江水。黄昏下,琴声中,分外悠扬,只有那向天彻底的一声沧海笑!

    天高地远,山高水长,随性而活,岂不是豪情痴笑?

    顾卿虽是个女儿家,但是声音放的低沉却又大气,转音清扬,丝毫没有女儿家的娇柔做作,反而沉浸在了那曲调深处,让萧引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她一曲刚刚唱完,没想到萧引猛地抓住了她的肩膀,目光复杂难以言喻的看着自己:“这是谁教给你的?”

    顾卿疑惑的摇头:“没人教我啊,我本来就会的啊!”顾卿自然不会告诉他这不是这个年代的产物。

    萧引突然魂不守舍的松开了顾卿的胳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脸上复杂纠结的情绪,一时晦涩难懂。

    “你怎么了?”顾卿疑惑的问道。

    萧引突然神色匆匆的说道:“我还有事,明日再来找你。”

    萧引火急火燎的走了,顾卿一头雾水的看着那红色的云彩飞过,脑子里费力的想啊想,萧引也没告诉自己,这首曲子怎么样?能不能过关啊?

    等等!他的玉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