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聂 作品

第238章 珍爱生命,远离北唐烈

    清晨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投射窗柩,顾卿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得罪大神的后果就是小虾米会死的很惨!

    顾卿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了被窝,紧紧的缩在角落。

    突然一只大手不安分的从后背游走,那种颤栗的感觉席卷全身,顾卿欲哭无泪的转过身,反手抱住了北唐烈健壮的腰身,吸吸鼻子可怜兮兮的说道:“大爷,就算是只鸡麻烦喂饱了再上!饿着肚子工作可是很辛苦的!”

    大手瞬间僵硬,北唐烈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怀里的可人儿,竟让他有些不忍。

    感受到了北唐烈没了动作,顾卿这才松开了秀眉,趴在他的怀抱中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感觉自己浑身舒坦了不少,才张了张手臂,感觉到触摸到什么东西的时候,顾卿这才疑惑的睁开眼,却看到北唐烈深沉的目光。

    北唐烈阴测测的看着她:“醒了?”

    “你怎么还在这?你不用上早朝的吗?”

    “你抱着本王,本王怎么去上早朝?”北唐烈冷不丁的反问一句。

    顾卿这才看见他裸露在外的胸膛有一块红色的印记,看这样子估计顾卿捂了很长时间。

    顾卿谄笑的揉揉嘴巴,笑嘻嘻的说道:“那……那我现在起来?”

    顾卿小心翼翼的捏着被子,遮着身子,然后就要下去,却被他一下子拉住了脚踝。

    她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北唐烈的怀中,差点倒吸一口凉气。“王爷,要干什么?”

    “我憋了很久。”北唐烈言简意赅,直抒胸臆。

    顾卿开始双腿打颤,牙齿打架,惊悚的看了眼北唐烈,发现他眼底的情欲渐渐攀升,是不好的征兆。

    “白日宣淫,不好吧!”顾卿咬重字音,生怕他翻身成狼。

    “那好,那本王就陪着你到夜晚,本王近日有的是时间,可以陪着你慢慢耗!”

    额……这是不那啥那啥,就不让下床的意思是吧?

    顾卿听明白了!

    顾卿开始盘坐起来,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王爷,还有几天就是殿试了,要考音律、诗词、舞蹈,你总不能让我荒废时间在这上吧?我要勤加练习,然后争取做那脱颖而出的黑马是吧!王爷既然这么费尽心思的举办选妃大赛,总要有点的真本事吧?”

    北唐烈认真想了想,然后点头:“那你就乖乖听话,本王保证一个时辰后让你下去慢慢学。”

    顾卿瞪大了眼,小嘴快要塞下一个鸡蛋,一个时辰,你特么是要几次?

    她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期期艾艾的说道:“王爷,现在时间紧迫啊,一分一秒都不能放弃啊!”

    “哦?看你这么罗嗦,我不觉的你着急啊?”他闲闲的说道,眼神的不善开始翻腾,明显耐心已经快要用光了。

    顾卿头大如斗,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身子实在是累得不行,如果真的要那么折腾下去,顾卿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顾卿突然慧黠一笑,身子顿时软诺的迎了上去,让北唐烈眉头轻轻一挑,心中勾起一丝笑意,这个小丫头似乎又有什么新招了!

    只见,顾卿眉眼上挑,娟秀的眉仿佛是远黛青山,正灵动的蹙着,脸上扬起妩媚的笑容。耐看的瓜子脸,修长白皙的脖颈,下面是消瘦的香肩,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春光。

    此情此景,甚好甚好!

    顾卿懒洋洋的趴在北唐烈的胸口,北唐烈也来者不拒,一手迎上了她的细腰,捏了一把,手感极好。

    顾卿笑盈盈的说道:“王爷说话小的不敢不从是不是?”

    北唐烈点点头,耐心的等着她的后文。

    顾卿小巧的趴在他的胸口,手指因为裸露在外的原因,有些冰凉,放在胸口却刺激着北唐烈的神经。“可是我又不能在殿试上丢了王爷的脸面是不是?现在掐指一算也就五六天的样子,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我也不能再这样举国欢庆的节日让王爷蒙羞是不是?

    但是王爷又想要,我又不能拒绝王爷!那我只能折中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了!”

    北唐烈微微挑眉,修长的手指握住了在胸口作祟的小手,眼底跳动着别样的火焰。她要是再这么似有似无的撩拨下去,他可没那么好的耐心,再这听她的废话了!

    顾卿被他抓住了手,微微挣扎了一下,发现他力大如牛,于是乖乖不动。“王爷,你做吧,我自己背《女德卷》吧!”

    她说的大义凛然,娇小的鼻头微微皱了皱,一时间说不上的可爱。

    北唐烈狠狠地拧住眉,有些不善的看着她,鼻音浓厚:“什么叫我做?你去背《女德》?”

    顾卿狠狠咽了咽口水,瞄了一眼他黑臭黑臭的脸,顾卿只是委屈的皱了皱眉眉头:“王爷想要我自然不能不给!但是我也不能给王爷丢脸是不是?”

    眼看着北唐烈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知道他接下来说的是什么,顾卿连忙快人一步的说出口:“我知道王爷不嫌弃我,但是我总不能拉低王爷的智商是不是?王爷大可不用顾忌我的感受,就放心大胆的上吧!”

    北唐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顾卿双手一展,完全是任君采撷的样子,可是小脑袋瓜子已经开始摇了起来。“性格柔顺,举止安详。持身端正,梳妆典雅。低声下气,谨言寡笑。整洁祭祀,孝顺公姑。敬事夫主……”

    北唐烈脸色越发的黑沉,就算心中有什么念想,也全都在顾卿阴阳怪气的语调中消失殆尽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