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她竟然全能

    顾卿洗漱完,便去了夫子所在的如烟阁。早在几日前北唐烈就已经准备好,这些个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夫子也一个个在如烟阁等候待命。

    顾卿欢快的跑到了如烟阁,脸色有些潮红,晶莹的汗珠滚落在脸颊上,一张还显稚嫩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是熟了的苹果。

    身后的紫鸳脸不红气不喘,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顾卿的身后。

    顾卿进门的那一刻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进错门了,退后几步看了下牌匾,确实是如烟阁,可是里面一个个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的美人是怎么回事?

    看到顾卿的不解,紫鸳上前一步解释道:“这是王爷特地给你找到的女夫子。”

    女夫子?

    顾卿狐疑的看了一眼,屋内一字排开六个美貌夫子,盈盈的福了福身子,唇红齿白的开口道:“尔等见过傅瑾姑娘。”

    然后从左到右,美人夫子一个个上前,开始自报家门,说自己专攻什么。但是顾卿能看到几人脸上淡淡的嘲弄之色,似乎很不情愿。

    顾卿听得云里雾里,好半天才被紫鸳指引着来到了一架古琴面前。对面的美女夫子娓娓说道:“音律分为五音阶,便是宫、商、角、徵、羽。又有八音之说,分别对应……”

    女夫子还未说完便听到一段悦耳空灵的琴音,她惊讶的抬头,看到了对面一张近乎仙人的面孔。

    顾卿低着头,轻微的闭上眼。在手刚刚扶上琴弦,心中就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很熟悉。

    脑海中的曲调自成一派,手指也十分灵活的拨动。脑海中高山流水的琴谱便出现在脑海,挥之不去。

    紫鸳诧异的看着她,印象中顾卿是乡下庶女,根本不会什么才艺,唯一说得上的就只有绘画了,而且她们也只见过顾卿绘画。

    她根本不需要去看,灵动的十指在琴弦上挥动,手过之处必定传来悦耳的声音。阳光倾洒在她赶紧的脸上,近乎透明的光彩,似要透过那薄薄的面具投射在她栀子花般柔软的面容上。

    阳光从薄薄的窗扇投到顾卿的侧脸,长长的睫毛投下密集的幽影,像是把精致的小扇,柔软的扇进了人的心中。

    薄薄的鼻翼,翘挺的鼻梁,如玉如脂,细腻光滑……

    下面的小小唇瓣,半面诱人的打上了金色的光泽,灵动、惑人、美动心尖。

    紫鸳有些失神,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张倾国倾城的脸,还是顾卿本来的样貌。

    她好像看到顾卿挥毫泼墨时候认真出彩的样子,此刻,那样安逸的神情闲适淡然的出现在顾卿的脸上。她嘴角似乎含笑,轻轻上扬,那样淡然却又深入人心的笑容简直无法忘怀。

    紫鸳震惊了,在场的几位夫子震惊了,外面的人……也震惊了!

    几位女夫子早前就打听过傅瑾的名号,不少人也是从靖安乔迁到这的,对这个傅瑾小姐也算有所了解。伴随着先皇后的逝世,逍遥侯的归隐,遗留在靖安的傅氏家族也雨打飘零了。

    傅瑾虽然是外戚,但是已经名不副实,几乎是个乡下来的丫头。看北唐烈这么火急火燎的网罗皇城的有名的女夫子,本想这个傅瑾小姐定然是个草包,没想到今日一看,惊艳四座。

    这样无双的美貌,这样灵动的曲艺……还找个屁夫子啊?

    顾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律当中,丝毫不知道她们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手指拨动最后一个琴弦,才轻轻按住,感受掌心那铮铮琴弦的颤动。不知怎么的,顾卿轻轻舒了一口长期气,似轻松,似压抑,百感交集,心头陈杂。

    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看着她们疑惑震惊的眼神,顾卿也是不知何解。她前世玩过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是都是涉及面广泛,只是学了个皮毛。那次在傅景落面前展示了一下,已经觉得十分顺手,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完整的弹出了高山流水。

    顾卿疑惑的看着自己双手,心底莫名升起了恐慌。

    是的,恐慌!感觉身体不是自己了一般。那些东西很缥缈玄乎,但是自己竟然信手捏来,仿佛是骨子里就会的东西。这让顾卿如何不惶恐?

    顾卿觉得,这个身体第一次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好半天,那女夫子才回过神来,收起了心底的轻蔑之意,脸上的表情显得虔诚了起来:“姑娘的琴艺已经是登峰造极,小女子实在不敢大言不惭的在傅小姐面前班门弄斧!”

    说罢退居后面,安分的站在那。

    顾卿张了张嘴巴,一丝苦笑溢出唇角,她自己都费解呢,结果这些人还一个个崇拜的看着自己。

    顾卿啧啧嘴:“既然这个不用学了,那除了诗词歌赋,下面一个是女德还是舞蹈?”

    顾卿记得古诗词,也不用在费心思去学,回头捡捡也就可以了。

    一个体态妖娆,凤眼俊眉的女子站了出来,虽然和她们统一了着装,但是仔细辨别还是能看出几分舞者的风范。

    那女子行了礼:“还请傅小姐移步后庭,那里宽敞些。”

    先前的琴艺夫子笑了笑:“如果茯苓妹妹的舞曲不难的话,正好我可以给你伴奏。”

    几人来到了后庭,茯苓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选了一曲当年红遍江南的水袖舞。考虑到殿试非同小可,既要出色也要出彩,在一干北方老家伙面前跳舞,自然是南方玲珑曲线,水蛇漫步来的要好。

    这一次没有长袖飘飘,但是茯苓一摆动作,那双妙手已经蝴蝶飞舞一般的舞动了起来。

    顾卿看了一眼,脑袋轰了一声,这个舞……竟然也十分熟悉!

    顾卿顿时觉得灵异了!自己虽然说是前朝郡主,但是根本没有原主的记忆,就算以前学过这些,但是会这样深刻吗?

    不仅是身体,就连脑海都自动浮现出下一秒的舞步。

    前朝郡主的身体和顾卿的思想慢慢融合,顾卿觉得有些诡异了!

    身体熟悉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