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被抓了正着

    顾卿回到屋子,被迫定下心来看书,但是还没到一个时辰顾卿就觉得头重脚轻四肢无力。顾卿合上书卷可怜兮兮的看着紫鸳:“爷身子好累,不知道小美人能不能疼惜一二?”

    紫鸳看着她掩嘴笑了起来:“姑娘想要什么就说吧!”和顾卿待久了,也知道顾卿那点小心思了。

    顾卿顿时精神焕发:“我们去花园走走,顺便带上点醉仙居的好酒好菜,我们来个对饮成双好不好?”

    虽然说王府的伙食不差,但是顾卿还是惦记着醉仙居的东西。

    紫鸳想到北唐烈嘱托的话,只要顾卿想要,不论什么一切应允。紫鸳连连点头:“好,我马上就让人去买来,姑娘耐心等待就好!”

    顾卿欢喜的跳了一来,一下子抱住了紫鸳的胳膊,激动的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紫鸳愣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顾卿,而顾卿浑然忘我,哪里注意到紫鸳的异样。紫鸳抬手摸了摸脸颊,一种怪异的感觉遍布全身,她心里竟然不知什么滋味。

    她……从未想过能与人这么亲近,她还是个人,不只是冷血的杀手!

    紫鸳眼眸瞬间坚定,这一次不仅是王爷的吩咐,也有她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看着紫鸳出去了,顾卿也伸展手臂慢慢走出了院子,她相信一会紫鸳就会跟上来的。

    刚出了如烟阁,还没走出拱门,没想到旁边突然出现一只大手,将她拦住捂住了她的鼻息。

    我累个擦?

    顾卿想也没想,直接粗暴的一个后脑勺砸了过去,然后小腿来了个驴踢,撅了过去,正中人家两腿之间。

    后面壮硕的身子顾卿马上就能判断出是个男子,根本没有手下留情,最好一下子完爆他最好!

    小腿被人用力夹着,胯下虽然挡过一击,但是脸上却不可避免的硬生生的挨了一下。

    身后传来痛苦的声音:“顾卿,你这是谋杀!”

    顾卿身子安静了下来,狐疑的转身看着一脸痛苦的萧引。“你来做什么贼?”

    萧引捂着鼻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警惕的看了下四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顾卿还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就被萧引给拖着走了。直到偏僻的北苑,没什么侍卫巡逻,这才停住了身形。

    顾卿见他神色有些凝重,嘴角的坏笑都消失不见了,以为他是担心玉箫:“你的玉箫还在偏殿,我回头拿给你。”

    可是萧引却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刚才我看到你弹琴跳舞了。”

    顾卿凝眉:“你问这个干什么?还有,王府戒备就这么松懈吗?为什么你每次来都这么潇洒?”

    “只要北唐烈不在,这里对于我来说,如同自家一般。别忘了,我对烈王府比任何人都熟悉!”萧引脸色缓和了许多,有些僵硬的棱角柔和下来。

    顾卿耸耸肩膀:“玉箫现在在偏殿,你送我回去吧。”

    萧引抿了抿唇,看向顾卿的眼神一下子复杂了起来。嘴唇一勾,轻飘飘的话语便泄露出来:“我是来找你的。”

    顾卿愣神了:“你找我干什么?”

    萧引突然直起了身子,高大的站在顾卿的身前。胸前的凌云锦挡住了顾卿的视线,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一把抱住。

    他用力的抱住顾卿,壮硕的手臂孔武有力的环住她小小的身子,似乎是失而复得的宝物,珍惜、心疼、舍不得……这些形容词一下子涌现在顾卿的脑海,让她有些琢磨不透。

    “你怎么了?”顾卿问话间也变得小心翼翼。

    萧引淡淡的摇头,只是紧紧锁着顾卿的身子。“别说话,让我抱一抱。”

    顾卿便乖巧的不动,任由他抱着。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小手轻轻抚摸在他的后背上。突然感觉萧引这一刻变得脆弱无比,让她有些淡淡的心疼。

    良久,萧引才松开了顾卿的身子,修长的手指如玉一般,在她秀气的额头上弹了弹:“我让你不说话你就不说话,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顾卿本是好意,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打自己!顿时气呼呼的推开他:“那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眼看着顾卿生气就要转身离去,萧引突然心慌了慌,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不要走!”

    声音寂寥,带着悲戚。

    顾卿的心头微微一震,连忙转过身看着他。他脸上悲伤地表情一闪而过,让她的心也跟着紧紧揪起。“你怎么了?是不是南朝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引淡淡笑了笑,唇瓣有些失了血色,只是用力握紧她的手:“一点烦心事,很快就过去了。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啊?”顾卿一下子没回过神来,指了指逐鹿殿的方向:“紫鸳她……”

    “我现在带你回逐鹿殿,你留下字条就好,顺便带上我的白玉箫。”

    这一次,他们没有离开王府,反而是从北唐烈的寝殿离去,让顾卿心莫名的揪紧。

    这条暗道分明是通往无忧宫的!

    “你要带我去无忧宫做什么?”顾卿只感觉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让她有些莫名的害怕。

    萧引不说话,通道的夜明珠幽蓝的光辉打在他的侧脸,显得有些苍白,眼底的幽光湛蓝一片,看着有些骇人。

    出了通道,萧引二话不说的带着她到了中堂,指着墙壁说道:“你再给我好好看看,这上面的是谁!”

    顾卿胆战心惊的瞄了一眼,却……

    空空如也!

    整个墙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能看到一张美人的画卷,半遮半掩,侧脸倾城,可现在脑海中却有些模糊。

    不仅是顾卿,就连萧引神情也变得微妙起来。该死的,他怎么忘记了北唐烈?

    “顾卿,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跟我走,南朝可以不要,复国可以不要,你跟我走!”萧引突然转身,一脸严峻的看着他。

    顾卿顿时怔仲,他再说什么?为什么要带她走?南朝、复国不是他最想要的东西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