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水底发现

    顾卿看着北唐烈步履稳健的走了进来,面色深沉的可怕,想到刚才萧引那戏谑的话语,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王八蛋,完全将自己坑了!

    她还担心他的死活,他可好!人走了,还不忘阴顾卿一把!

    看着慢慢走近的北唐烈,顾卿狗腿的笑了笑:“蛇没咬我,直接跑了!”

    北唐烈一近身,顾卿就感觉氧气不够用,呼吸窒息了一下,才缓缓的平复了胸口。他的脸色变得复杂难懂,眼神深邃的仿佛是噬人的黑洞,下一秒顾卿就会跌落粉身碎骨。

    顾卿暗自吞了吞口水,一下子口干舌燥的。紧张,铺天盖地的紧张席卷而来,让顾卿的脑子有些充血。北唐烈双目注视着自己,不为所动。那眼神……怎么形容?

    黝黑、诡异、妖冶、嗜血……

    顾卿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可怕,一下子忘了狗腿的黏上去,哆哆嗦嗦的一句话说不出口。

    北唐烈紧紧盯着顾卿,她有些害怕的想要缩脑袋,可是全身定住,微小的关节扭动,显得有些怪异。

    他明知道顾卿是在骗他,是为了放萧引走,可是……心里还是颤了颤,生怕她会出事。

    顾卿,你可曾关心过我?

    北唐烈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幽暗了起来,顾卿还没看清楚他的动作,胸口一痛,她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那是本能的反应,想逃!

    可是她后退那一瞬间的动作完全激怒了北唐烈,他的速度更快,双手迅速的抓起顾卿的胳膊,一步步欺压过去,顾卿小小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顾卿的小脸苦巴巴的皱着,刚才拿一下撞得她七荤八素。她含着泪,惨兮兮的说了一声“疼……”

    北唐烈根本不为所动,他的声音仿佛是困兽,逃不出囚笼的嘶吼:“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你明知道我们是敌人,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我……我和他只是朋友……”顾卿本想义正言辞的辩驳,她和萧引只不过是单纯的朋友,不会牵扯南朝和北周的恩怨,看是看到他晦暗的眼神,那紫色的凌光仿佛鬼火般跳动的时候。顾卿将所有的话都吞进肚子里,怕招惹他的不快。

    听闻顾卿的回答,北唐烈冷笑一声,轮廓线条变得狰狞了起来。“你以为他接近你是没有预谋的吗?”

    顾卿突然变得有些苦涩,反问了一声:“那你呢?你留下我难道没有预谋吗?你为什么这么费劲心思的让我变换身份嫁给你?你还没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凭什么说我和他?”

    北唐烈见她苦涩的笑容,感觉喉咙里突然多了一个东西,哽的难受。他说了那么多,她当真一句也没听进去?再次张嘴,北唐烈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仿佛燃烧了一把火,灼烧的痛。“说到底,你从来没信过我?”

    顾卿一下子愣住,有些惊慌的看着北唐烈的脸,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深深地伤痛,狠狠地刺痛了顾卿的心脏。

    不,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如果不相信他,否则怎么会明知道这场选妃谋权四起,还要随他回来?

    为什么自己已经拿到了解药,还要留在他的身边?

    为什么他说一句,娶得人是她,她就想在殿试夺魁,名正言顺的嫁给他?

    她一直信他的,只是不信自己,不敢相信这么渺小的自己,会得到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东西,说到底是自己的不自信!

    他永远高高在上,何曾低下头细问她的感受,所以她是在害怕不安,从头到尾都是她的原因!

    可是,现在的话怎么说的出口?

    见她张了张小嘴,欲言又止的模样,北唐烈的心一下子仿佛揣了刀子。疼,撕心裂肺的疼。

    钻心蚀骨,剥皮抽筋!

    他冷峻的脸,突然冷冷勾起,凤眸一下子变得细长锐利:“你以为萧引不曾利用你?你以为你们才是朋友?而本王则是心机叵测的人?上一次狼啸山,你可知道是萧引和李墨串通好绑架你,为的就是试探本王!”

    “什么?”顾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件事已经很早之前了,难道……萧引从那个时候,就心机不良了吗?

    “怎么?接受不了了?”北唐烈冷笑一声,从鼻腔了发出重重的嗤笑。抬起手臂,欣长的手指在她脸颊划过,触碰那美好的容颜。

    轻轻一挑,便露出里面白净的一张小脸,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他的手指微微弯曲,眼底闪过慌乱。北唐烈的眉头狠狠的蹙起,他在说什么?他本想让她认清萧引的为人,可是看到她受伤眼神的那一刻,他的心有片刻的慌乱。

    她脸色惨白,双眼满满都是嘲讽。这些人都是把自己当猴子耍吗?从一开始自己就被算计了,可笑的是她还和别人把酒言欢,唱什么最佳损友?什么狗屁朋友?什么狗屁前男友?什么狗屁前夫?

    都特么给我去死!

    顾卿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推开北唐烈,冷眼看道:“给我滚,我现在谁也不想见到!”

    从他的胳膊下钻过,脚底生风一下子消失在无忧宫。

    北唐烈没有追出去,身子仿佛定在那里,孤寂冷傲,带着与世隔绝的寂寥,隐藏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顾卿不知道自己在哪,一股脑的冲了出来,举目四望,根本找不到来路。

    秋风阵阵,宫人细心栽培的盆栽各色各样,但是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