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烧糊涂了

    北唐烈心急如焚的看着顾卿,她脸色潮红的不像话,他紧握着拳头,怒视着青玉:“她怎么还不醒?”

    青玉也觉得奇怪上前探了探她的额头:“她许是惊吓过度,有些高烧,也不是什么大碍,估计明日就会醒来。”

    即便有青玉的肯定,但是北唐烈眸底的神色还是未消退半分。青玉深深的看了眼,然后眼神示意丫环离去,为他们掩上了门。

    北唐烈走到窗前,紧紧的抱紧顾卿柔软的身子,她的脸滚烫的落在他的脸颊,烫的他有些灼热。

    “不要离开我,顾卿。我才刚刚得到你,不要让我失去你!”北唐烈小心翼翼的抱紧她,生怕她下一秒会消失。

    “我想要看你笑,看你蹦蹦跳跳,即便是你现在杀了我,也好过你在这躺着。都是我不好,不会再有下一次,你相信我。谁敢伤害你,我必让他不得好死!”北唐烈眼底的厉色一闪而过,可动作却轻柔无比,仿佛抱着一块白净的瓷器。

    突然怀中的顾卿痛苦的嘤咛了一声,北唐烈连忙松开她的身子,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眼睛,顿时激动的说道:“顾卿,你醒了?”

    “匣子……我的桃木匣子……”即便现在意识还不清醒,可那个桃木匣子却深深地镌刻在她的心中。

    北唐烈眉头微微一皱,见她小手乱摆,连忙将床边处理干净的桃木匣子递了过去。顾卿的小手一触即到哪冰冷的盒子,身子也安静了下来,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

    北唐烈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样子,心骤然收紧,无比严肃的说道:“顾卿,我答应你的我都会做到,但是……你也要永远的留在我的身边。即便是打断你的腿,绑!也要绑在我的身边,和我寸步不离!”

    他尖锐的话硬生生的穿过耳膜,让顾卿浑身战栗的颤抖,这样狠厉的话语,似乎在哪听过。是梦魇一样的存在,好可怕……

    顾卿下意识的抗拒着:“你走开,我要娘亲,娘……我要保护你,我要带你和爹走!”

    看到顾卿抗拒的样子,北唐烈心像是被钝刀撕裂。他颤抖着双手,抓住顾卿紧紧护在胸前的手,放柔语气:“我不会再伤害你,你想要守护的东西,有我。我会帮你好好守护,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我们的!”

    顾卿被他的软言软语渐渐安抚下来,情绪也慢慢恢复平静。她安静的躺在那温暖的怀抱中,顾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是不是死了……我在水里,没有人救我,我好疼,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看着顾卿烧糊涂了,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北唐烈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淡淡的温柔不经意的泄露嘴角。“你没有死,有我在你不会死!”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一个人等了好久好久,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从头到尾被欺骗的是我啊……你们一个个端着架子,我才是最委屈的人……你们……你们至始至终都是在欺负我……

    张妈妈不来看我,胖师父也不来找我,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烈王府,我好难过……北唐烈那个大混蛋都不陪我,还老让我生气……”

    她哭的极其伤心,眼睛闭着不断有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冰凉的划过,刺痛了北唐烈的心。他抱紧了她的脑袋,放在臂弯处贴着自己的脸颊:“那个傻瓜不知道你的好,他知道错了,让我给你道歉,你不要生气了。”

    “真的吗?”顾卿努力的吸了吸鼻子,眼睛睁开一条缝。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璀璨的珍珠,显得楚楚动人。“你也能代表北唐烈说话,他那个人可凶了,我都不敢忤逆他……”

    “只要你不离开,他的命都是你的!”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眸色幽冷,夹杂着坚毅果决。

    顾卿吓得忘记了哭泣,只是可怜兮兮的抽了抽鼻子。这个人,好可怕啊!

    北唐烈像哄孩子一般,不断的抚摸着顾卿的后背,顾卿脑袋重重的,还想看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但是最后抵不住沉沉袭来的睡意。

    临睡前只有一个想法,他……好像童年旧识,他们很早、很早似乎就认识了……

    清晨,阳光和煦。

    顾卿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可真沉啊!转动了一下脑袋,发现还没怎么动就撞到了墙壁,她恍惚间睁开了眼,却发现了黑色的锦袍。

    床难怪变小了,他竟然睡在了北唐烈的怀抱中。

    他就这样抱了自己一晚上了?顾卿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他,发现他凤眸紧闭,眉宇间淡淡的痕迹疏散不开。眼圈下有些倦怠之色,看来一晚上睡得也不安稳。

    顾卿有些不忍心打破这么养眼的画面,但是看到他疲倦的样子,忍不住戳了戳:“阿烈?”

    情不自禁的,她喊了这个名字。

    那紧闭的凤眸缓缓睁开,黝黑的眼眸对上顾卿的眼睛。“你刚才叫我什么?”自从去霍城的路上两人为此闹了一出,北唐烈虽然命令过,但是顾卿也没叫过。两人似乎心照不宣一起忘记了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了。

    现在,她终于喊了出来,心里带过颤栗的感觉,心痒难耐。

    北唐烈的眼神一下子复杂深邃起来,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她的侧边躺下,大手环了一圈紧紧的搂住了顾卿的细腰:“不要说话,陪我睡一下。”

    顾卿乖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