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针尖对麦芒

    天一亮,紫鸳就开始叫顾卿起床,原因无他,因为今日就是殿试的第一天,远比前面几场比试更加严格。顾卿被她安坐在梳妆台前,眼皮子上下打架,任由紫鸳开始折腾。

    好一会,紫鸳晃晃顾卿,喜滋滋的说道:“姑娘看看,可还好看?”

    顾卿只是淡淡的抬了一下眉眼,毫不在乎,反正又不是自己的脸,现在想想面具戴多了无形中也是对自己的压力。

    “很好看。”她笑了笑,不忍心拂了紫鸳的好意,紫鸳又开始兴致勃勃的帮她选衣服。顾卿不禁想到了张妈妈,还记得大婚那一日,张妈妈为她悉心装扮。

    顾卿有些伤感,深吸一口气,便压下了所有的情愫。

    不一会,紫鸳笑着拍拍顾卿的裙摆,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可人儿:“姑娘可真是好看!”

    “嗯,是这张脸好看!”顾卿不得不强调着。

    紫鸳却无比认真的看着顾卿的眼眸:“姑娘心善才是最重要的,在紫鸳眼里,就算姑娘是个无盐妇人,也是最美的。”

    顾卿微微一怔,这才舒心的一笑,捏捏紫鸳的嘴巴:“你这嘴巴怎么像抹了蜜一样,该不会是坠入爱河了吧?”

    紫鸳娇嗔的看了眼:“姑娘就会取笑我!王爷已经在外面等了,还是早些过去吧。”

    顾卿点点头,便缓步而出。紫鸳盯着她的后背,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可是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却挥之不去。相比于冷冰冰的月娘,她更喜欢紫鸳,她突然奢侈的想,自己可以一辈子顶替这个身份,在顾卿身边伺候。

    顾卿出了门,看到沐浴阳光下的北唐烈,修长挺拔的身姿傲视苍穹一般,他穿黑色极其的好看,承托出他孤傲冷清的气质,也让人心中升起了敬畏。

    似乎感受到顾卿的注视,北唐烈缓缓转身,朝着他伸出了手:“到我身边来。”

    顾卿突然想到什么,开心的走了过去,一手圈住他的胳膊。

    北唐烈不解的看着她,顾卿笑着解释道:“我看过一个地方的风俗,男女结婚了都是这么挽着对方的。”

    北唐烈见她柔软的笑容,心底的冷冰慢慢融化,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再看到顾卿的一瞬,眼神彻底变得不一样了。

    “走吧。”他唇角清扬浅浅的弧度,暖化了冬雪。

    这一次两人并没有同坐一辆马车,一前一后的进入了皇宫。马车在宫门口停下,北唐烈撩起帘子,看着旁边的顾卿:“我先去拜见父皇,随后就来。”

    顾卿点点头,目送着他的马车离去。她毕竟不是王族贵胄,不能在皇宫中嚣张的坐马车。仆人搬来脚蹬,她和紫鸳下了马车。

    刚下马车,就听到远处传来娇笑声:“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傅家小姐吗?还是王爷的表妹呢,你们知不知道她此刻就是住在王府,姐妹们还来参加什么殿试啊!”

    顾卿斜睨了过去,远处一批花枝招展的女子正款款而来,为首的身穿玫粉色马甲小袄,下面穿着浅色裙裾,飘飘扬扬的仿佛是水面的粉荷。

    她对这个女子并不陌生,在桂陵园见过几面,是礼部侍郎七步成诗的女儿,名叫宋淼淼。

    身后燕瘦环肥,莺莺燕燕多多少少有些见面之缘,可是独独没有看到陈曦。

    宋淼淼嘲讽的看了眼旁边的李流云,嗤笑一声:“我以为姐姐会和傅姑娘不和,没想到两人感情甚笃,姐姐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早已看出了她必定会成为王妃,先巴结着?”

    被点到的李流云一下子羞红了脸,她想嫁给萧引结果出来了顾卿,想要嫁给烈王,没想到还突然杀出一个黑马。她上次还在皇后面前为她求情,已经惹得其他入选的女子十分不满。

    而宋淼淼,就是表现最明显的一个!

    两人的父亲同样官阶,但是在大家眼中,李流云明显不如宋淼淼,如果这次再嫁不出去,可就成了京城的笑柄了!

    现在,李流云骑虎难下,脖子都红了一圈。顾卿想到那一日她为她在皇后面前求情,不禁笑了笑:“紫鸳,你说这一大清早的,谁放了个屁,怎么这么臭啊?”

    原本还得意的宋淼淼一下子气的脸色通红,捏着秀帕的手横指着顾卿:“你说谁在……你……”实在说不出污言秽语,宋淼淼一下子憋红了一张脸。

    紫鸳看了眼,笑道:“我们家姑娘又没说你,宋小姐何必急着抢话?难道你就是不成?”

    宋淼淼没想到一个丫环都这么嚣张,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就想一掌扇在紫鸳的脸上。傅瑾不敢随便惹,一个小丫环也敢这么和她说话?

    可是紫鸳还没还手,顾卿动了。

    顾卿笑嘻嘻的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微微用力扣在了关节上:“紫鸳可是王爷的人,是近身伺候在逐鹿殿的。怎么宋小姐是不想嫁给烈王了,现在就急着耀武扬威彰显自己的当家主母的风范,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你……不过是个丫环,本小姐会怕她?”虽然再听到是北唐烈近身伺候的婢女的时候,她已经有些后悔了,但是她堂堂千金小姐,难道为了一个丫环弄得自己没有面子吗?

    顾卿笑了笑:“我当然不是说你怕她。”重重的推开她的手,脸上的笑意不变:“我是怕你真的有进王府的机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