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两人交锋

    顾卿微微皱眉,循声看去,陈曦依据一身白衣洁白似雪。脸上的面纱随风而动,紧紧地贴着面颊,可以看出无双的五官轮廓。

    她柔声的看着两边的下人,宋淼淼的随身侍女这才如梦初醒的跑过去扶起了宋淼淼。

    陈曦柔声道:“宋姐姐这个样子怕是也不适合去参加殿试了,还不如去锦绣宫找淑妃娘娘,是宋小姐的姑母,正好也可以留意一下殿试情况。”

    搀扶着宋淼淼的两位侍女连忙感激不尽的看着陈曦,连连告退离去。

    宋淼淼却不依不饶,恶狠狠地看着顾卿:“你以为你一定会成为烈王妃吗?我告诉你,就算我们都不可以,你也休想胜过陈曦妹妹!”

    顾卿不雅的掏了掏耳朵,眼角的笑意丝毫不减:“大清早的还真是烦人!李小姐我们一起走吧。”

    没想到李流云却苍白着脸色,从紫鸳的怀里勉强的撑了起来,缓缓摇头:“不了,我知道我根本没有希望,还是不必进去丢人现眼了。”

    顾卿微微皱眉,虽然知道这些人不过是为了选妃造势的,但是听到李流云这么丧气的话,还是忍不住心酸。她想到她刚才寻死的作为,不免担忧的说道:“那你回去……”

    李流云笑了笑:“我刚才是气糊涂了,要是我真的羞愧难当的死在了这,只怕会为李家招来更多的羞耻。我想我真的没有那么好的福气,会找到真心爱我的良人。”

    “其实,不必身世显赫,官居高位就是自己的良人。”顾卿忍不住劝说道。

    李流云苍白的点点头,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我到底也是兵部侍郎的千金,不会嫁不出去的,连死我都不怕了,还怕嫁一个无名小卒?你还是好好关心你自己,这个陈曦不容小觑。”

    顾卿点点头,有些感激的看着她。

    “那我就不多说了,我们就此别过吧,希望四日后能听到你的好消息,也好让我沾沾喜气。”

    顾卿郑重的点点头:“不论结果怎样,我都会请求皇上给你安排一门得体的婚事。”

    “真的?”李流云眼里一下子绽放了光彩,有些感激的看着顾卿。

    顾卿眉眼弯成了月牙状:“放心吧,我是傅家为数不多的血脉,皇上是不会对我多么刻薄的,你只要耐心等我的好消息就好了!”

    “大恩不言谢,流云没齿难忘!”李流云突然严肃的福了福身子,顾卿也没拦着。

    看着李流云带着侍女离开的背影,顾卿的心一下子沉重了下去。这次入围的一共才十六位女子,没想到殿试还没开始,这么快就走了两个。

    顾卿正准备离去,没想到陈曦反而快步追了上来,和顾卿保持着匀速前进,让顾卿一下子猜不透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心思。

    北唐烈说会娶她,她就相信,那么陈曦呢?他为何利用陈曦?

    陈曦声音十分轻柔,难怪是个病美人,整个人都娇滴滴的弱柳扶风,如果顾卿是个男人,想必也会选择这样的女子。

    “傅姐姐好久不见。”

    顾卿点点头,没有应话。

    “傅姐姐对这场殿试可有信心?”她继而问道。

    “你我有没有信心是没有用的,关键是烈王,哪怕是无知无盐的女子,只要烈王看上,那么她比会什么都强!陈姑娘在这问我有没有信心,还不如直接去问烈王他看中了哪个。”顾卿淡淡的说道。

    陈曦的步伐猛地顿了一下,有片刻的僵硬,才缓和过来,但是明显和顾卿拉开了差距。

    身后的娟儿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连忙上前:“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坏女人和你说了什么?”

    刚才远远地就看到了顾卿暴力的一幕,加上她横插一脚,抢夺她的准姑爷,顾卿在娟儿的心目中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了!

    看自家小姐脸色不好,娟儿满怀关切的问道。

    陈曦缓缓摇头,只是落在顾卿背影上的目光有些复杂。

    身后的莺莺燕燕一下子围了上来,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只是垫脚石的存在,一个个阿谀奉承的巴结陈曦,让她有些厌烦,她似乎变成了第二个宋淼淼。

    但是她性子温和如水,不擅长说拒绝的话,只能一一作答。眼神飞快的扫了顾卿清冷的背影,一下子百感交集。

    从醉仙居相遇到现在,至始至终她都在乎顾卿,可是顾卿却告诉她去问北唐烈。这样的回答让她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这个女人,不容小觑!

    顾卿走了许久才到了殿试的重华殿,按照公公的指示一个个在长阶之下井然有序的站好,然后脸色涂了厚厚铅粉的老太监将托盘放在了她们手中,上面有一个小巧的金属腰牌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四轮下来,皇上皇后和北唐烈商讨出一个满意的人选,再选其腰牌,就是未来烈王妃的人选了。

    随着太监尖长刺耳的一声“宣……”

    她们才恭敬的低着脑袋,高举着托盘一步一个阶梯的爬了上去。顾卿低头垂眉之间暗暗翻了个白眼,古人就是这么多的繁文缛节,看来回去要好好吃点好的,装逼实在是太浪费脑力了!

    旁边的陈曦正好看到顾卿俏皮的样子,心中大骇,眼眸难以抑制的涌现出害怕的神色。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可顾卿什么异样也没有,让陈曦的眉头一点点蹙起。

    两行人选已经进了重华殿,将手中的托盘交接到两边的宫人,由太监宣读完名册,才能退居后殿,等待传召。

    下去的时候,顾卿不经意的看了北唐烈一眼,发现他嘴角正似有似无的勾着笑,明显是看自己的一出好戏。

    顾卿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不能发作,只期盼殿试早点结束,也好回去好好补一补。

    她们一个个退居后殿,听到太监传召,一个个换好衣服出去了。

    不知道是谁故意安排,将陈曦和顾卿两个安排一前一后。看着人一个个被人喊了出去,诺大的后殿只剩下两人。

    殿内,传来空旷的琴音,陈曦素手弹拨了两下,便有些索然无味。眼波流转,看向那边昏昏欲睡的顾卿,心中一下子百感交集。

    突然太监高亢的喊了一句:“下面一位,陈家小女上场!”

    娟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吞吞口水看着陈曦:“小姐,到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