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十面埋伏

    铿锵有力的节奏犹如扣人心弦的战鼓声,激昂高亢的长音好象震憾山谷的号角声,形象地描绘了战场特有的鼓角音响。

    素手拨弦,用轮指奏出的长音,不似琵琶悠长的曲调,反而像是管乐器发出的声音,让人凝眉看去。

    那古色的琵琶,一双妙手,上下翻飞,仿佛是如玉的蝴蝶,飞入视线。

    顾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律之中,仿佛自己学了很多年,让顾卿有些浑然忘我。

    一、列营;二、吹打;三、点将;四、排阵;五、走队;六、埋伏;七、鸡鸣山小战;八、九里山大战;九、项王败阵;十、乌江自刎;十一、众军奏凯;十二、诸将争功;十三、得胜回营。

    她今日演奏的就是十大名曲中的十面埋伏!

    楚汉争霸,刘邦大胜,而一方雄霸项羽,却落得个乌江自刎!

    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是全曲中高氵朝部分,描写两军对战,殊死决斗的激烈场面。

    顾卿的手越来越快,让人眼花缭乱。她为了练这个曲子,将自己关在了昭阳殿闭门苦修,原因无他。单用一种乐器演奏出这样气势磅礴的场面,太多的琵琶技巧了。而且还需要用琵琶模拟出喧嚣战斗音响,顾卿她记得,但是却需要大量的练习。

    她已经不去追究为什么现代这些古曲记得这么清晰,只要现在能帮助自己就可以了。

    众人似乎看到了千军万马和刀光剑影惊天动地的激战,耳边是声嘶力竭的呐喊。其中感触最深的只怕是当年参加战役的人了,北辰帝和北唐烈脸色皆是沉重了起来,似乎身临其境,六年前的大战一下子出现在了眼前。

    刀光剑影,战鼓雷雷,手上沾的不只是敌人的鲜血还是自己的鲜血,已经战的昏天黑地,眼里只有一个字……

    杀!

    铁骑踏破尘土,攻向那雄伟的城池,北辰帝仿佛依据是披肩战甲的帝皇,满眼都是南北朝统一的开国盛世。他随着那激昂的曲调入了南齐的皇城,仿佛看到了南齐皇帝在城楼上凄惨的命运。

    背后的大军缓缓撤退,随着渐入悲凉的曲调,他的心却更加热血沸腾。南齐皇宫染上了浓重的悲伤气息,那是一种国破家亡的气味,他们在哀嚎,可是北辰帝却笑的猖狂,这举国盛世,将会是自己的,而他将是中原的第一位皇帝,享受着万里无疆的肥沃大地!

    顾卿没有刻画项羽乌江自刎这段曲目,既然是歌功颂德,自然不能塑造出南齐皇帝慷慨赴义的形象。

    曲调后面会变得欢快,刘邦大获全胜,安定中原,一如入驻南方的北辰帝。

    顾卿的右手因为刚才剧烈的演奏,有些酸痛,这首曲子要求右手力度较大,这几日没日没夜的练习,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手掌轻轻放在琵琶弦上,感受到嗡嗡铮音,她的心也平复了许多。

    顾卿缓缓睁开眼睛,一双清澈、澄亮的目光落在北辰帝脸上,用余光不经意的看了看北唐烈。他似乎垂眸深思,并没有注意到顾卿。

    北辰帝良久才回过神来,不断的拍手叫好:“好!好一首琵琶曲啊!和六年前势不可挡的北周大军一样!”

    顾卿谦虚的笑了笑,福福身子:“傅瑾献丑了!”

    北辰帝深意的看了眼:“如果你这叫献丑,那么朕当真是孤陋寡闻了!赏!”

    她,是殿试十四人之中,唯一得到赏赐的人。探究的目光落在顾卿的身上,顾卿却从未看过一眼。

    北辰帝直接从腰上取下一块方形玉佩,由小太监递到了顾卿的面上,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尤其是龙眼,雕刻的十分细腻,精光四射。

    顾卿连忙跪地谢恩,也听到了旁边大臣倒吸凉气的声音,可见这块玉佩的来头不小。

    只是顾卿十分疑惑,在殿试这么偏袒,身为皇帝是不是有些不公正了?借着起身的动作,顾卿瞄了一眼,正好看到北辰帝也紧紧看着她,笑容和蔼,可是顾卿总感觉那和煦的目光之下,有着别样的东西。

    由北辰帝宣布今日殿试结束,顾卿也和紫鸳出了重华殿。紫鸳有些崇拜的看着顾卿:“姑娘,刚才紫鸳在后殿听到姑娘的曲子,也浑身热血,振奋人心。我想这次一定是小姐夺魁!”

    比赛结束,顾卿变得十分轻松,扭扭肩膀,笑道:“这才是第一天比试呢,后面还有三天。那些人可是盛京有名的才女,我可不敢掉以轻心。”

    “姑娘一定会是王妃的!”紫鸳近乎肯定的说道。

    顾卿没有接话,反而在宫门口等候北唐烈。

    正想上马车,没想到陈曦却叫住了她。回头看到她眼神一闪而过复杂之色,不禁有些疑惑。

    陈曦缓步上前:“姑娘的曲子当真是在靖安找到的?不知是哪本杂记可否传看?”

    见顾卿抿紧嘴唇不说话,陈曦知道自己说的有些唐突,只好说道:“姑娘不必担心我偷师,我只是想要看一眼,一眼就好。”

    顾卿摇摇头:“是幼年时看到的,现在已经没了。”

    十面埋伏根本就是那个世界的东西,怎么会有?

    陈曦脸上难掩失望,声音也变得低沉:“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扰姑娘了,先行告退。”

    紫鸳看着陈曦的马车扬长而去,不禁微微皱眉:“她是想偷师吗?可是我看着不像啊?”

    顾卿摇摇头,刚才陈曦似乎急于求证一件事,让顾卿有些匪夷所思了。“算了,不用管她,我们先上马车等北唐烈吧。”

    顾卿从早上就开始洗漱装扮,到现在已经是晌午时分,顾卿等得时间有些久,不禁靠着窗户睡了起来,紫鸳心疼的看了一眼,出了马车耐心的张望着宫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