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敦煌舞

    暮色四合,顾卿躺在树荫下的软榻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杂记。

    紫鸳笑着端来一杯香茗,看她意兴阑珊的目光,说道:“王爷今日是怎么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害的我们家姑娘书都看不下去了!”

    顾卿脸色一红,然后翦水眸不悦的瞪了一眼:“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想他呢!”

    “姑娘,奴婢有说你想王爷了吗?”紫鸳坏笑一声,不怀好意的看了顾卿一眼。

    “好啊你!才跟我待多长时间啊,都开始学会油嘴滑舌了,这以后还得了?”顾卿佯装大怒,从软榻上翻了下来,就去追紫鸳。

    紫鸳笑着躲开:“被我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了?喜欢王爷就直说嘛!”

    “紫鸳,你别跑……”顾卿面色羞红一片,即刻追了出去,没想到迎面突然出现一人,一时没把持住,直接撞了上去。

    “怎么,见到我很兴奋?”北唐烈抱紧怀中的人儿,冷冰冰的脸上在人看不到的情况下勾起了一抹笑容。

    顾卿皱皱鼻子,一脚踩在他的鞋面上,让他自恋。

    “明日比试想好了什么舞吗?”他问。

    顾卿松开他的怀抱,正想着今晚吃什么呢,突然听到北唐烈的话,疑惑的回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殿试在场的多半是北周迁移来的,曲子选用杀伐之音,为的是激起他们澎湃的血性。舞蹈嘛?自然南方柔情似水好一点,在场的都是男人,自然要……”

    “不许选南方的舞曲。”话还没说完,北唐烈冷声打断,吓了顾卿一跳。

    顾卿看着他铁青的面色,心头疑惑放大:“怎么了?选用南方的舞曲,我明显有很大的胜算啊!”

    “我说不准就不准,明日的比试你如果不能用北方的舞蹈,那么就放弃,反正我已经认定你是我的王妃了,你也不需要跳舞给他们看了。”

    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殿试,因为北唐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被判了死刑,顿时有些不满:“我都准备好明天跳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我可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你如果不跳南方的舞曲,我倒是可以答应。”他冷冷说道,我意已决,根本不能撼动。

    顾卿顿时泄气,南北朝的舞曲文化都很大的诧异,北方豪爽,舞蹈大开大合,而南方显得温情许多。南北差异一看就能辨出,让顾卿不投机取巧,用南舞取胜简直是天方夜谭。

    因为她想得到,陈曦如何想不到?

    顾卿顿时纠结了,瞄了眼北唐烈寒意的俊脸,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心中警铃大作。“好吧,好吧!不选南方的舞曲也行,我去找宋离教我敦煌舞行了吧!舞蹈源自佛教壁画,总没南北之分吧!”

    铤而走险,换一首舞蹈实在是个不明智的的选择,但是顾卿现在也没办法,让她称病不去,顾卿也不愿意。

    北唐烈脸色缓和了许多,显然是答应了。这才满意的摸摸顾卿的脑袋:“我有些饿了,吃饭去吧。”

    奶奶个熊……

    “不准在心里骂本王。”

    顾卿心里刚想吐槽,没想到北唐烈幽冷的声音即刻传来,吓得她连连吞了吞口水,不敢说话。奶奶的,早不说晚不说现在才说,他该不会才想起来吧?

    顾卿已经没心思吃晚膳了,匆匆扒了几口,便赶去了风王府。宋离自从和北唐风和好,感情如日中天,小两口准备婚事之余,天天腻歪。

    对于顾卿深夜到访,而且没有打过招呼,顿时觉得十分吃惊。宋离一见顾卿,顿时欢喜的迎了上去,高兴的在顾卿脸上亲了一口。

    一旁的北唐风羡慕的看着,虽然和宋离的感情突飞猛进,可是肉体上连小手都不能碰啊!没想到顾卿刚来,就得到宋离两个香吻,旁边的北唐风暗自咬牙:“怎么任何人的差距这么大?”

    “顾卿你怎么来了啊?烈王爷呢?”宋离也彻底看开了当年的事情,都能原谅北唐风了,更何况是北唐烈?

    顾卿还没开口说话,马车里传来了冷寒的声音:“本王随她过来,请教宋离姑娘的敦煌舞。”

    “敦煌舞?”宋离诧异的问道。

    顾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是的啊!临时换了,所以只能求救你了。”

    “可是敦煌舞不是一日而就的啊!”

    还不等顾卿回答,北唐烈竟然说道:“她会的,只是没你那么好罢了。”

    顾卿一下子觉得他话外有话,但是一时间也捉摸不透。眼下殿试在即,顾卿没时间消磨:“死马当活马医吧,你赶紧帮我当死马医一回!”

    “啊……”宋离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就被顾卿推着离去。

    北唐风磨磨牙,不爽的看着北唐烈:“刚才宋离亲了顾卿两下。”

    他悲愤的举起了两个手指头,不爽的在北唐烈面前晃了晃,表达自己的憋屈。北唐烈冷冷看了眼:“怎么?你是想让我还你两下不成?”

    北唐风立刻收回了手指,不满的瞪了一眼:“别!我可没有那方面的癖好。对了,你这么晚过来,就为了敦煌舞?明日可就是殿试了!”

    他不相信北唐烈会如此拧不清脑子,竟然现在匆忙恶补,当初找人给宋离教舞的时候,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啊!

    “相信她,她可以的。”北唐烈笑的不明所以,夜色都没有他的笑容让人感到神秘。

    北唐风耸耸肩:“不管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也好久没聚一聚了,兄弟两个好好醉一场吧!”

    “好!”

    而这边的宋离正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卿旋转的身姿,除了那经典的反弹琵琶动作尚未理想,其他的简直是可圈可点,没什么瑕疵,就是动作生疏了许多。

    一曲下来,宋离还没夸奖,顾卿已经耷拉着脑袋:“看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