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李流云疯了

    顾卿微微皱眉:“你想干什么?”

    李流云手心一张,一把匕首从手袖里滑了出来,看的顾卿一阵心惊。

    李流云什么话都不说,眼珠一瞬不瞬的盯着顾卿的脸,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死顾卿。

    顾卿急急忙忙扫视了下屋内的环境,似乎是一处暗格,光线十分黑暗,里面什么刑具都有。顾卿也想起李流云的父亲可是兵部侍郎,对刑责颇为精通,家里有这些东西也不稀奇。可是顾卿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李流云绑到这了。

    她挣扎了下,发现身上缠了铁链子,根本无力挣脱。眼看着李流云什么话也不说,发疯了一样的走上前来,顾卿有些惶恐:“你想干什么?你疯了?”

    李流云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让顾卿看的心惊胆战。她拿着刀子竟然递到了嘴边,粉唇微微一勾,舔舐了一下,寒芒折射在她的眼底,泛着诡异的凌光。

    她步步逼近,拿着刀子从她手臂上缠绕的铁链一路向下游走,锋利的刀剑划过铁链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们凭什么和我争夺王妃之位?凭什么?你和那个贱人一样,都该死,都应该去死……”她歇斯底里的叫着,仿佛入了魔怔一般,她痛苦的抱着脑袋,瞪大了眼睛:“为什么我不可以!为什么他们都要拒绝我?萧引是这样北唐烈也是这样?我哪点不好,为什么就看不上我?”

    顾卿连忙吞了一口口水,不无担忧的说道:“你不是放下了吗?每个人都有自己合适的……”

    顾卿话还没说完,李流云的刀子已经抵在她的喉咙前,她立刻噤声,不再说话。

    见她乖乖闭嘴,李流云冷笑一声:“你们都是贪生怕死的人,你和她陈曦那个贱人一个德行,以为凭借着美色就能当上烈王妃?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自命清高的女人!你以为在皇宫里帮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我告诉你,其实你和宋淼淼一样,我只不过是你们的踏板!还有那个陈曦……”

    李流云似乎要疯了,情绪高昂,手中的匕首不住的颤抖,顾卿生怕她拿不稳,扎在了顾卿的身上。

    李流云诡异笑了一声,突然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卿,神秘贴着顾卿的耳朵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哈哈哈……那个陈曦也被我抓来了……”

    顾卿眉头一皱,没想到陈曦也被抓来了,李流云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不知按下哪一个按钮,顾卿背后的石柱转动了一圈,顾卿转过身子,才看到背后气若游丝面色惨白躺在那的陈曦。

    她身上多了许多伤口,白色的衣裙已经看不到先前的颜色,一圈圈暗褐色的血液是干涸枯败的梅花,让顾卿看的触目惊心。

    陈曦似乎感受到李流云的大呼小叫,秀眉蹙了一下,身体的痛感席卷未来,让她一下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勉力抬眼,看到顾卿的时候明显一愣显然没有想到顾卿也会在这。

    陈曦艰难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费力的靠在墙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李流云,你疯了!你怎么能这样做?”

    她脸上还带着面纱,汗水已经湿透,黏在她的面颊之上,可以看出线条轮廓是那么的美妙。

    李流云疯疯癫癫的走到陈曦的面前,拿着刀子拍拍她的脸蛋,冷冷嘲讽:“你现在自身难保,与其想到别人,还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

    刀面拍在陈曦的脸蛋上,触碰那洁白的面纱。

    “我到现在都没看过传言中的陈家幼女长什么样,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勾引王爷!”李流云拿着匕首,割断了她的面纱。

    “咦……”李流云惊讶的叫了起来,站起身子看了看顾卿,又看了看陈曦。

    她挡着陈曦的身子,顾卿根本看不到她长什么什么样子。直到李流云错开了身子,顾卿同样愣住。

    神情复杂的看着陈曦的那张脸,竟然和北唐烈给自己的人皮面具一模一样,基本上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曦倒没什么惊讶,因为早就知道。她身上全是血,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脑袋一歪便晕了过去。

    直到李流云走近,拍拍顾卿的脸颊,才让她如梦初醒,从刚才的惊讶中恢复意识。李流云一把擒住顾卿的下巴,冷笑一声“没想到烈王喜欢的是这个样子的女人?我来帮你推算推算,北唐烈是先认识陈曦的,然后再去靖安认识了你,那么……是因为陈曦才看中的你,你说……是不是啊?”

    顾卿也从震惊中回神,脑海思路一下子清晰了起来。难怪北唐烈让自己带上这张面具,分明是为了给陈曦挡风挡雨的!北唐烈利用这场选妃,肯定另有图谋。她虽然不知道北唐烈对陈曦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她更坚定北唐烈心中是有自己的。至于他和陈曦,顾卿不感兴趣,谁没有个过去?

    就连顾卿都有和李墨的那段往事,她也不会太看重他的以前,她更重视未来的种种。

    既然知道北唐烈有预谋,她就在这一个月,倾尽所有,为他完善这场阴谋!不论最后与否,顾卿只求一次问心无愧。她也想在北唐烈身边知道,那错综复杂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