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诡异的死亡

    李流云古怪的看了顾卿一眼,拿着匕首向远方掷去,刀子不偏不倚的钉在了陈曦头顶上方,只要失之毫米,只怕地上就是一具尸体了!

    看着李流云疯狂的举动,顾卿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在刀尖上行走,如履薄冰。

    李流云看着顾卿吓得一头冷汗,两鬓头发都湿哒哒的沾着脸颊,紧贴着下巴弧度,显得面容更加姣好。

    “别害怕,我对你们会十分温柔的!”

    顾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想办法摆脱这个铁链才是正经!“你说我和陈曦阻碍了你成为烈王妃,那么现在只怕只有一个陈曦才是真正阻挡你前路的人了!我也不过是个垫脚石,我也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已泄心头之恨!”

    这番话让李流云内心产生了共鸣,她和顾卿其实是一类人而已,都是因为陈曦,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反正顾卿现在也逃不掉,李流云便点点头,然后拍拍顾卿的脸颊:“既然如此,你让你在临死前了结一下心愿,否则到地底下却是我的错了!”

    顾卿心中猛然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把她松开,一切都好说话!

    李流云估计到死都不会想到顾卿竟然会武功,在这些千金小姐的眼里,从未想象女人像个男人一样练功,那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而李流云棋差一招,也没料想到顾卿竟然会武功,而且还不是三脚猫的武功!

    李流云取来绳子,也不算太笨的人,放开铁链之前还绑上了顾卿的双腿,才解开了顾卿的上身,就在手腕能动的那一刻,顾卿凌眸冷厉,手掌心拒绝内力,一掌对着李流云的腹部就打了过去。

    李流云脸色一变,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硬生生撞在了墙上,掉了下来。

    “你……”一口气憋在胸腔,还没说出口,她就吐出一口浊血。

    按理说这些足不出户,身子孱弱的富家千金都是四肢无力的,没想到中了顾卿一掌的李流云却一改常态,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身形敏锐,一下子跑到了陈曦面前,拔下了匕首,双手紧紧握住,关节都发白了。她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痛苦的表情,反而显得十分兴奋。她诡异的舔了舔嘴角殷虹的鲜血,一裂开嘴,里面白森森的牙齿上全是血液流了下来,一说话,还有血腥沫子。“哈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顾卿这才不抱有任何希望,李流云是真的疯了!

    顾卿每一招都手下留情,都打在她的关节处。脚尖汇聚力道,快速踢在她的膝盖上,李流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跪了下来,但是上半身仍然疯狂的向前冲去,竟然拖着两条血肉模糊的腿在地上爬行,而且速度一点都不慢。

    她的嘴里不断地吐出鲜血,可是她好似不知道一般,依旧咧大了嘴巴,不断抱着匕首向顾卿刺去,嘴里还疯狂的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就是烈王妃了,我要成为烈王妃……”

    顾卿一路被逼到了死角,实在无可奈何,从角落飞了起来,脚尖点在了李流云的后背上,借力离开了死角。

    没想到顾卿这轻轻一点,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流云身子诡异的定格住,手里依旧紧紧地抓着匕首,身子保持着前倾的趋势。一双腿早已在刚才的快速爬行中,磨得血肉模糊,连膝盖处白森森的关节都能看到。

    顾卿听身后没有传来身影,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看到李流云跪直身体,一动不动。慢慢走到她的面前,却看到她七窍流血,死的面目全非,更让人感到诡异的是,她是笑着死的!

    本来眉清目秀的脸上此刻变得骇人无比,眼珠子凸出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坠落。嘴巴大张,还有鲜红的血一滴滴的滚落,滴在那紧紧抱着匕首的双手上。

    关节因为握得太紧,竟然变形,可以想象她生前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诡异……实在是太过诡异!

    整个暗室里都流淌着血腥味,刺鼻让人作呕。顾卿赶忙来到陈曦的身边,探了探鼻息,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动辄都会有生命危险。

    顾卿内心一下子纠结了起来,以陈曦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能挪动,她的身子肯定吃不消。她本来以为还是陈曦暗中搞鬼,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李流云做的!

    顾卿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刑具虽多,但是没有称手的兵器,最后目光定格在李流云手里的那把匕首。微微咬牙,才狠心走到李流云的面前。

    手指用力,李流云的身子瞬间像是一滩烂泥,手关节一根根断掉,无力的耷拉下来。匕首轻而易举的拿了下来,而李流云的身体像是被人推了一把,笔直倒下,发出一声闷响。

    血……一下子蔓延开来,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发指。稍慢一步,那血液就要蔓延到脚面。

    顾卿连连后退,虽然见过死人,但是没见过死的这么诡异的一个!而且……前不久还在桂陵园替自己在皇后面前说话,转眼发疯了一般的要杀自己!

    但是顾卿已顾不上这么多,连忙来到陈曦面前,放血给她喝了下去,虽然想到她和北唐烈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顾卿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

    顾卿很想给自己贴上一个血牛的标签,这些日子放的血快赶上一个大姨妈的量,那酸爽岂是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