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萧引重伤

    顾卿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待遇在李流云家地下室的待遇是一样的一样的!顾卿被关在另一个狭小的牢房里面,待遇还不错,一日三餐都还供应,牢房也还干净,就是稻草堆有些磨人。

    顾卿吃完午饭,开始用余下的时间思考人生。自己被李流云捉住,也许是她一直在暗中伺机而动,捉住自己也不足为奇。可是……

    她才杀了李流云逃出来,北唐忠就带人出现,时间上太过吻合,这就不是巧合了!

    顾卿微微寒眸,思考着前因后果,紧了紧怀中的银哨,想着胖和尚为什么还不来。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等胖和尚。

    咬咬牙,从怀中拿出萧引给自己的莫忘笛,这次只怕又要欠下萧引一个人情了,但是顾卿已经无路可走。胖和尚不会这么迟不来救自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么胖和尚肯定是出事了。就算上次胖和尚也是及时找到了青玉,也没让自己担心。

    估摸着日子,都已经两三天的样子了,可是毫无动静,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北唐忠毫无作为,北唐烈更是如此,顾卿在这牢房里面,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得不到任何可靠的消息。

    她也不知道陈曦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北唐忠不及时给她找大夫就医的话,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顾卿不再犹豫,眼下也只有萧引能够帮助自己。

    顾卿吹动莫忘笛,发出一丝弱不可闻的声音,十分悦耳婉转,莫忘笛里面的蛊虫发出光芒,似乎知道顾卿急切的心情,光芒忽暗忽弱。

    “但愿你能帮帮我,这可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眼看选妃殿试结果公布的日子即将临近,自己还被囚困在这里,心中更加的不安,北唐忠将自己和陈曦一并抓过来,只怕是有更可怕的计谋应对北唐烈。

    顾卿现在也说不清对北唐烈的感情,还想言之凿凿的说自己不喜欢北唐烈,只不过是迫于淫威之下,不得已而为之,可是真的知道他面临危险的时候,又情不自禁的去担心他。

    顾卿摇摇脑袋,觉得自己快要神经病了,索性不再想,现在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做决定的,貌似主动权是在北唐烈手中,而顾卿眼下则要想着如何能出去。

    顾卿静候一个下午的时间,终于感受到墙外面有一丝异响,那仅有透光的窗户也被什么东西遮挡住,顾卿定睛一下,有些难以相信,看到了竟然是血迹斑斑的一张脸。

    “萧引……”

    他的额角竟然有一指长的伤疤,骇人的鲜血正汩汩的流了下来,透过那窗柩流了下来,混合在灰色的土墙之上。

    见顾卿还在发愣,萧引没好气的说道:“你还在那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绑上逃走?”

    顾卿看着从窗户那放下来的麻绳,疑惑不解的问道:“这窗户这么小怎么爬出去?”

    萧引有一种被她智商折服的样子,一手捂住隐隐作痛的额头,一拳聚力,沉声吩咐道:“你往后退两步。”

    顾卿绑好绳子,乖乖的退居到后面,还没站稳,便传来一阵巨响,眼前那堵厚重的土墙在顾卿目瞪口呆中轰然倒地。

    一片飞扬的尘土中,顾卿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看来动静太大,北唐忠的人发现了。

    顾卿刚想运功飞出去,没想到细腰一紧,顾卿被腰间的力道一下子带飞了出去,顾卿终于知道肚子上绑的绳子是干什么用的了!

    顾卿一下子就被萧引拉入怀中,刚砸中他的胸膛,顾卿便闷哼一声,顾卿只感觉到扑鼻的血腥味铺天盖地而来,眼前全是鲜艳的红色,融入衣服纹理,绽开一朵朵耀眼无比的花朵。

    顾卿急忙抬头:“你受伤了?”

    没想到萧引不仅仅是脸上有伤,身上的伤似乎更加严重,而且伤口还温热,明显就是刚刚被伤的。

    萧引凝住气血,防止自己岔气。回眸冷冷看了下后面紧追不舍的弓箭手,不敢掉以轻心,拿出最快的速度,在地面飞驰。

    顾卿在他怀中,勉力的抬眼从他的肩膀看到后面,后面的事物正慢慢缩小,但是那一排排骇人的弩箭却让顾卿觉得有些胆战心惊。

    就在这时,顾卿看到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中,步伐有些诡异的人突然出现,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微微一扬手,一支支箭雨便铺天盖地的袭来。

    顾卿慌忙出声:“萧引小心……”

    萧引都没有时间回头看一眼,只是手臂紧了紧,将顾卿圈在自己怀中,加快了速度。

    “噗噗……”

    是箭支没入血肉的声音。

    一滴水,滴在顾卿的额头,冰凉滚落,落入眼睛里,酸涩的痛。

    顾卿抬眼,看见萧引脸色惨白,脸颊布满冷汗,一滴滴的汇聚在下巴处,正滚落下来,又是一滴落在顾卿的额头。

    他的唇瓣近乎透明,让顾卿感觉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他却咬牙坚持着,甚至连哼一声都没有。

    顾卿张大了嘴巴,却一声也发不出来,喉咙痛的仿佛是火烧,顾卿仿佛失声了一般!

    萧引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走……死也要将顾卿带走!

    跑了许久,远处有一辆马车,萧引像是一阵风的钻了减去,整个身子沉沉的砸了下去,却将顾卿好好地保护在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