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剜肉解毒

    顾卿浑身一震,双眸紧紧地锁定掌心的匕首,看着萧引如玉的手,关节凸起,青筋暴跳。握着匕首都有些颤抖。

    可见……他是多么痛苦!

    顾卿,你现在是在干嘛?如果不是你,萧引何至于这样?你却和所有女人一样,胆小懦弱!现在只有你能帮助萧引,你却在害怕?如果萧引死了,便是你一生的罪过!

    心一定,反手握住萧引的匕首,点头:“我会做好,我不会让你死,否则……我会让北唐忠偿命!”

    顾卿眼眸坚定,清浅的光芒不复存在,反而有几分骇人。

    不知为何,萧引从心底松了一口气,顾卿……终于要变得强大到没人可以伤害了吗?

    马车在一条小溪边停下,那车夫便倒地睡去。迷魂曲控制时间十分短,等车夫醒来的话,只怕顾卿会招惹不少麻烦。

    所以,时间紧迫,顾卿不能犹豫。

    萧引在溪边坐定,褪去上衣,顾卿看到他前面的胸膛被割开,血淋淋的肉向外翻卷,似乎是什么钝器割开。

    顾卿转到后面,看着后面黑成一圈的死肉,心狠狠地痛。这种毒毒性慢,但是十分强,一旦渗进血肉,除了剜掉,别无他法。

    顾卿将匕首烧热,将箭支割断,便开始剜肉取箭。

    刀子割下的那一刻,顾卿明显感受到刀下的萧引身子一颤,仿佛承受了极大的痛楚,看的顾卿的心脏也不安的砰砰直跳,但是顾卿现在速度必须要快,否则毒液渗进一分,萧引就要更加痛苦一倍!

    咬紧牙关,狠狠刺了下去,黑色的血蔓延整个手掌,淋在衣服上,顾卿使劲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直到嘴里全部是血液的芬芳也不自知。

    顾卿的刀很稳,没有任何的颤抖,哪怕她的神智近乎崩溃。她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害怕,只要出了一点差错,她就会抱憾终生!

    萧引冷汗仿佛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落下,划过胸膛的伤口,他已经痛的麻木,脸部神经都有些错乱抽搐。他淡笑,一出口便是一口冷气,但是依旧保持着平淡的语气,顾卿竟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顾卿,你唱歌给我听吧,我还记得你上次唱的最佳损友,很好听。”

    他的声音很轻,轻的每一声都像是闷雷炸在脑海里。

    顾卿很想破口大骂,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现在她的心都快要奔溃,想代他去承担这痛苦,可是他偏偏什么痛也不说,才让顾卿更加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应该直接乱棍打死。

    身后的顾卿不说话,萧引知道她在自责,便笑道:“你可千万别哭,否则我就白牺牲了。”

    “萧引……你……你……”顾卿一下子哭了出来,手也跟着一抖,萧引再也淡定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顾卿吓得连忙问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能不能不要逗我开心,我情愿你骂我是个麻烦,或者直接将我丢下,也比……也比你强撑着好!”

    顾卿看着地上那些乌黑的血肉,心痛的无以复加。她连割手腕都觉得痛的要死,何况是一刀一刀的剜在人的身上?

    萧引牙关都要咬出血来,但是依旧轻笑:“我没逗你开心,真的!你上次唱歌真的很好听,再唱一首吧,也许能分散我注意力也说不定!”

    顾卿咬紧牙,然后用力点点头,滚热的泪不断地落下,顾卿感觉自己快要难过死了!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红线里被软禁的红,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无动于衷……是否幸福轻的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痛不痒,烂熟通红空洞了的瞳孔,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我在手中却又流失于指缝……又落空……”

    顾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喉头里一直梗着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她哭道:“我不会唱陈奕迅的歌!就那么几首,求求你不要死……”

    周边的烂肉已经被剜掉,顾卿拔出了毒箭。就在毒箭离体的那一刻,萧引的身子也彻底奔溃,软软的倒在顾卿的怀里。

    顾卿这才看清萧引的正面,早已经汗如雨珠,牙关都咬出了雪。惨白的面色,一抹血丝别样惊艳。

    顾卿咬咬牙,将刀子洗干净,割开手腕滴在萧引的伤口上,发现那些鲜红的伤口一碰到顾卿的血,竟然全部吸纳了下去。

    顾卿脸上露出窃喜,没想到自己的血还可以用于外敷!顾卿便不再犹豫,一连在胳膊上划破了好几道伤口,鲜血顺着手臂流入他的伤口。

    顾卿跟胖和尚身边那么多年,在附近草地找了几株草药,虽然不齐全,但是好歹死马当活马医了!

    顾卿做完一切,已经头晕眼花,额头上沁出冷汗,将那个车夫也拖走,整个小溪边也彻底安静了下来。

    将萧引扶上马车,扬起马鞭,希望赶在日落前能够找到一个落脚点,给萧引请个大夫,否则顾卿也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

    顾卿将马车行驶的十分慢,怕颠簸会让萧引的伤口恶化,行了一个时辰,夜幕降临,可是顾卿不辩东北额走着,也一时毫无头绪。

    良久,才看到远远地一处灯火,顾卿差点喜极而泣,一路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一点点放松。

    顾卿费力的敲门,便听到里面有了响动,门打开,是两个年老的夫妻。

    老汉正探头出来打探,看了眼顾卿,依旧没有完全打开门的意思,只是问道:“姑娘这是干什么?”

    “老人家,我和我的朋友在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