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探入忠王府

    顾卿拿定主意,转身跪在了老汉的面前:“老人家是大夫,所谓医者父母心,既然救下我们,想必也是不想看到我们死掉的!我现在要去给他求解药,希望老人家帮我一个忙,照顾他。”

    老人家想要拒绝,但是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萧引,又看了看这个眼神异常坚定的小女娃,微微叹息:“既然这样,那你就快去快回,否则他定活不过三日!”

    顾卿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眼脸色苍白的萧引,捏了捏他的手:“你等我!我去忠王府给你求解药!不论什么代价,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死掉的!”

    顾卿问清去京城的路线,便不竭余力的施展轻功,消失在清晨初生的光芒下,就在顾卿离开的那一瞬,躺椅上的萧引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十分不安。

    她一路上几乎上没有任何逗留,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在京城附近的一个小村落,离京城不远,顾卿不一会就赶到了忠王府,几乎没有停息。

    一个闪身,顾卿贴着墙壁飞了进去,现在是青天白日,如果顾卿有选择的话,打死也不会再大白天明目张胆的做这件事的!

    她猫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躲过侍卫的巡视,一眼就能分辨出这辉煌的忠王府哪一个是北唐忠居住的殿宇,顾卿警惕的靠近,正在寻思如何放倒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终于贴近了回廊,小心翼翼的躲在走廊的花坛之下,正想要贴进去,没想到左右来了两个两个丫鬟,正端着托盘缓缓而来。

    顾卿一见不对劲,别无选择的闯进了忠王旁边的寝殿,躲在了门后。

    这里是一个书房,顾卿躲在玄关后面,竖起耳朵大紧张的盯着外面的动静,直到丫环退下,顾卿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没想到书房的门猛然被打开。

    北唐忠愤怒的一脚踹开了房门,怒不可遏的说道:“你们这群废物,既然连一个重伤的萧引和顾卿都抓不到!你说,我养你们干什么?”

    紧随其后的两个属下连忙跪下,惶恐不安的磕头:“奴才们该死,请王爷息怒,请王爷息怒啊!”

    北唐秀淡然的走了进来,看着两个闹心的属下,一脚踹了一个:“知道自己该死,还不快滚下去?看都把我爹气成了什么样子了!”

    那两个人如蒙大赦麻溜溜的滚了出去,北唐秀一屁股坐下,下面美貌的丫环赶紧奉上香茶,北唐秀笑嘻嘻的说道:“我说爹,你就别气了,就算那萧引逃跑了,但是不死也能脱层皮!就算杀不了萧引,但是他中了毒,估计也掀不起什么风浪。虽然上头吩咐要杀了萧引,但是他没死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他可是北唐烈的劲敌呢!”

    北唐忠精细的眸光一闪,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随即问道:“烈王府有什么动静?”

    “能有什么动静?最后一场殿试,已经定下婚期,八月二十五日,尽快完婚。”

    北唐忠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警觉道:“你不能掉以轻心,北唐烈深谙阴谋诡计,还是小心一点好,只要选妃比试没有出错就可以了,至于萧引那边,我想蒋老头已经开始按耐不住了吧,如果萧引死了,那么前朝余孽可真的没有了领头羊了!”

    北唐秀哈哈一笑:“最好让他们斗得你死我活,我们好从中收去渔翁之利!爹,那个人的计策还真的了不起啊,竟然算计了萧引!爹,你说……这么强大的人到底是谁啊?能不能引荐给我看看?”

    北唐忠原本还和颜悦色的面容,突然一变,厉声呵斥道:“这些事你不要管,你只要好好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就好了!”

    北唐忠一甩衣袖,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北唐秀气的一下子掼碎了杯子,嘴里粗鲁的骂了一句:“老子都二十六了,什么都不让我接手,这以后是你当皇帝还是我当皇帝……”

    话还没说完,背后突然袭来一阵凉风,等北唐秀警觉的时候,脖子上已经贴着一个尖锐的物体。他顿时吓得站了起来,想要回头却被脖子间的利物给挡了回去,背后的人声音沉沉的说道:“不想死的话就乖乖闭嘴,万一我一剑封喉,那么你就别想当皇帝了!”

    顾卿一直躲在暗处,听到殿试结束,婚期依旧,有些匪夷所思。

    北唐秀连连点头:“好,我乖乖的,你不要杀我,我爹可是忠王啊!”

    顾卿鄙视的看了眼北唐秀,老子现在人都在这了,还在乎你爹是不是北唐忠?顾卿将尖锐的铅笔抵在他的喉咙,拿铅笔杀人顾卿还是有把握的,只要他不乖的话!

    北唐秀觉得喉咙一甜,猛然被塞了一个什么东西,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冰凉的小手拍在下巴上面,他顺势就咽了下去,觉得嘴巴里有些甜,连忙惶恐的想要回头看看,但是顾卿尖锐的笔尖却刺痛了他。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闲来无事,随便做的毒药。”顾卿说的轻松,暗自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但愿自己身子还能吃得消。

    北唐秀一听是毒药,差点晕了过去,翻着白眼惶恐的看着说道:“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

    “我要萧引的解药!”

    “你是萧引的人?”北唐秀一愣,但是很快不敢有任何疑问:“你想要解药好办啊,但是解药不在我身上,我要去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