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遇险离开

    顾卿现在也没时间和他说笑,只是想到了半死不活的陈曦,下意识的问道:“陈曦呢?”

    “陈曦?什么陈曦?她不是……”

    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秀儿,你准备一下随我进宫看看皇后。”

    “爹……”北唐秀一下子高兴的不得了,连忙上前,后面的顾卿脸色连变,猛地抵在了北唐秀的屁股上:“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把我送出去!”

    北唐秀暗自咬牙,心中打着小主意。

    北唐忠寒着脸色走了进来:“你现在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去换身衣裳?”

    北唐忠找到这来只是听下人说看到世子来了他的房间,想到还要拜见皇后,便找了过来,没想到半天北唐秀站在那不动,便不悦的说道:“你还站在那干什么?”

    北唐秀面色古怪,眼神不断地瞄向身后,北唐忠浓眉猛地皱起,这才注意到北唐秀身后还有个身材矮小的丫环,此时正低着头。

    “你怎么还在这?没看到本王和世子正在说话吗?”

    顾卿脸上布满了冷汗,那点脑髓已经在脑海里运转成了飞速,然后想了想,现在冲到门口,要多久才能跑出忠王府!

    “奴婢马上告退。”顾卿在北唐秀身后款款一拜,便端起托盘准备出去。

    北唐秀的心也紧跟着悬起,惶恐不安的看着她,眼看着顾卿走到了门口,感觉自己安全了,便大叫:“爹……”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一个托盘猛地飞了过来,砸在了北唐秀的脸上。

    北唐忠也是个老谋深算,立刻就想到了什么,连忙沉声吩咐:“来人,给我抓住!”

    顾卿刚刚冲出房间,便飞上了屋脊,而北唐忠的近卫身后也了得,竟然已经搭上箭弩,虎视眈眈的盯着顾卿。

    顾卿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不管后面怎么样,她都要走!

    越快越好!

    顾卿不再回头,只能全力的飞行,青莲决的内功心法暗自运转,脚下仿佛是一道风,快的仿佛是一道惊现的闪电。

    北唐秀捂着一脸鼻血跑了出来,指着半空中的顾卿,叫道:“爹,赶紧把她抓起来,她……她给我吃了毒药啊!”

    北唐忠有些不悦的看了自己没用的儿子,淡淡挥了挥手。无数箭弩像是密雨,冲着顾卿射了过来。

    她全心全意的融入青莲决,感受着青莲决的步伐,竟然能巧妙地避开了箭雨,游刃有余的飞行在半空。

    顾卿踩在一根毒箭上面,借力飞了出去。只是顾卿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速度在变慢,身子消耗太大,有些吃不消了。

    顾卿咬破舌头,神智恢复了一点清明,顾卿便蓄力准备快速飞奔。

    身后的弓箭手层出不穷,不少高手飞上枝头,伺机而动。顾卿知道,忠王对于自己看来是势在必行了!

    可是,一想到萧引还在等着自己,她没理由放弃,要活着回去!

    身上传来一阵一阵虚脱感,顾卿差点没站稳身子,脚下一晃,顾卿竟然掉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和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吻,顾卿在这时候还能顾忌自己的脸,想想也是醉了!

    就在接触地面的前一面,她下降的速度明显一滞,竟然飞了上去。顾卿只感觉腰际上多了一只大手,看着面前苍白的面色,顾卿有些心疼。

    “你怎么来了?”

    “别说话,先离开这里再说。”萧引脸上布满了冷汗,揽着顾卿身子的手也有些颤抖,只怕稍有不慎两个人都要命丧于此。

    萧引即便是受伤,功力也不是顾卿能够比及的,两人很快的消失在过后攻击范围。

    萧引强撑着身体,将顾卿带回了老汉的家中,再也控制不住,嗓子一甜吐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他身子倒下,却稳稳地护着顾卿,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顾卿连忙起来扶起了他,有些不安的叫道:“萧引,你不可以死啊!”

    老者看他们这个样子,摇头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转身起火烧炉子了。

    顾卿连忙拿出解药,赛在他的嘴里,没想到还没咽下去,他就混着一口污血吐了出来,让顾卿吓得哭了出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着他面白如纸的脸色,顾卿双手紧紧抱着他:“萧引,你不可以死,该死的应该是我啊!你……你明明可以不用冒险来救我的!”

    可是萧引已经没有力气去回答她了,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上面挂着的璀璨泪珠,心有些疼。感觉五脏六腑仿佛被人硬生生撕裂一般,疼的无法想象。但是,他咬紧了嘴唇,半句痛苦的呻吟都没有说出口,只是嗓音低迷的说道:“别哭,我不会死。”

    他那一句话却让顾卿哭的更凶了,他现在这幅样子,让顾卿觉得他不过是强颜欢笑,故意安慰自己的。“只要能救得活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她止不住心头的害怕,从怀里掏出匕首,狠狠地在手腕上划了一道。萧引瞳孔放大,想要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

    “你……这又是何苦?”萧引苦笑一声,看着她递过来的手腕,不再犹豫,透明的薄唇仿佛是温柔的花瓣,轻轻的吻了上去。

    那股芬芳的血液便滚入喉咙,竟然压下了他嗓子里的腥甜。

    顾卿见他喝了下去,不顾自己虚弱的身子,连忙拿出解药放在了他的嘴里,再把手腕递了过去:“看看有没有效果。”

    萧引浑身无力,也没有力气反驳,只能喝着她的血,最后连吮吸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才晕了过去。

    这时老汉已经打了热水走了进来,连忙上前帮顾卿扶起了萧引,看着她手腕上的伤,有些无奈道:“姑娘,你的血却又奇效,但是也经不住你这样的折腾啊!这样下去,只怕这位公子还没醒过来,你倒是先走一步了。”

    顾卿接过水盆,简单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