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扑朔迷离

    顾卿这几日一直安居在这个村落里面,这清水村坐落在城北角落,是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顾卿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忠王的人会找上门来,但是安稳的过了两三日,竟然相安无事。

    老人家说要不是顾卿带回来的解药,估计萧引早就死了,所以现在能活下来简直是万幸。顾卿也觉得是万幸,更加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萧引。

    而外面……似乎安静的可怕……

    北唐风在大堂里面坐立不安,站了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手里的茶杯都抓不稳,只感觉烫的厉害。气极,将茶杯扔在地上,下面的小丫环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看着一向随意的风王爷今日怎么发了这么大的火。

    “你们怎么当差的?倒这么烫的茶难道是要烫死本王吗?”

    下面小丫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内堂传来寒意的声音:“你想借题发挥,也请回风王府,你当我这是什么?”

    北唐风立刻站了起来,面色阴鸷的看着北唐烈,猛然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北唐烈!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顾卿呢?”

    “那是本王的王妃,你是不是关心过头了?”北唐烈淡淡的看着发怒的北唐风,似乎是看一个陌生人,根本不像是在看自家兄弟。

    北唐风被他脸上毫无感情的深情激怒,手上的力道不减分毫,反而更加用力。“你的王妃?呵!你当初让她诈死,我以为你自有主张。让她扮作傅瑾回来参加选妃,我以为你还是自有主张!直到现在,你知道踏月汇报上来的是什么情况吗?生死不知!现在你还要怎么解释?而且……”

    他环顾四周,烈王府已经张灯结彩,红绸漫天。嗤笑一声:“现在你还要迎娶别的女人?”

    北唐烈手掌微微用力,轻而易举的扳开他的手腕,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衣襟:“北唐风,你貌似无权过问。”

    无权过问?

    这四个字彻底激怒了他,他指着北唐烈,冷笑一声:“呵,你我兄弟一直都有隔阂,从你四年前回来我就知道。你恨我,恨母妃!你有野心,你更适合当这个皇帝,既然我从一开始欠了你,我就把一切都还给你!”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看都没看就掷了过去,狠狠的钉在了柱子上。

    北唐烈微微皱眉,看着那泛着金属冷意光泽的铜器,是打磨精致的……虎符。

    “你想要当皇帝我给你拉拢大臣,你想要杀了北唐忠,我暗中谋划诛杀手足,我从来没有怨言,因为我知道我欠了你!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欠了你!你的仇恨到底要牵扯多少人?你和顾卿的事情我没有权利管,但是傅景落就要回来了,他知道这件事,还是回绝了别人,你总要和他一个交代吧?”

    北唐风愤怒的说完,看都不看北唐烈那似有深意的面容:“那好!我祝你百年好合!”

    他们的兄弟情义……似乎也断了个干净。

    北唐烈端着在高堂之上,冷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面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踏月在一边看的心惊,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上前:“王爷,傅公子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逍遥侯……似乎也有了动静。”

    逍遥侯?只怕已经淡忘在世人的记忆中,但是北唐烈深知此人的可怕。当年覆灭南朝,里应外合。里的便是北唐烈,外的就是逍遥侯。

    但是逍遥侯早有了归隐之心,深知自己如果攻灭南齐,只怕会让北辰帝猜忌,才销声匿迹,在大周刚刚在南齐的皇土站立的时候,就淡化在人们的眼前。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连他这个老狐狸都出动了,看来这天是真的要变了。

    北唐烈黑眸闪过一道精光,紫光潋滟,让人不敢上前一步。

    “王妃现在失踪,而且生死未卜,明日婚礼……”

    “照旧举行!”他目光灼灼。

    踏月一时间也不明白北唐烈到底想要干什么,一切都显得十分诡谲,阴郁的气氛笼罩着庞大的烈王府,就连踏月都感受到这诡异的气氛,却不敢多说什么,也将自己和香儿的婚事一缓再缓,甚至将香儿送到了隆安票号,因为指不定哪一天自己就要随着王爷出生入死了!

    踏月摇了摇头,虽然现在实在琢磨不透王爷的行事作风,但是他相信王爷心中是有顾卿的!王爷这么做,也许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北唐烈沉默了良久,才转身离去,踏月想要跟上来,却被他止住了步伐。

    来到了毒人窟,打开里面别有洞天的玄铁门,没想到这一次并不是顾卿上次看到的内室,确实更为隐蔽的一层机关暗道。

    潮湿的阶梯通往地底深处,四周墙壁都筑上铁壁,幽蓝的夜明珠发出的蓝光显得有些诡异,照在他的脸上。

    面无表情,比石头还要坚硬冰冷。

    一个人走到地底,那里有玄铁建筑的铁牢,就算会飞天遁地之术,怕是也逃不出去。

    此时的铁牢去只有一个人,明明听到了脚步声,却没有抬头,只是淡漠的闭着眼,仿佛来的是谁根本就不关心。

    北唐烈也不恼,只是笑的有些鬼魅:“本王知道你不想见我,诚如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