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有人来了

    转眼就是八月二十五,顾卿不知道现在皇城里的景象是什么,也无暇顾忌,估计烈王府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中吧!

    顾卿看着天上的月亮,皎洁宛若圆盘,清辉的月光飘洒而下,照射在田间墨绿的植物上面。

    老人家从里屋搬出凳子,拿出两个馒头,递给顾卿。“在想心上人?”

    顾卿摇摇头,甜甜一笑:“爷爷,我去看看萧引,顺便看他能不能吃下点东西。”

    顾卿欢快的跑回屋,老人家只是笑看了一眼,将她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悲伤全部看在眼里。现在这个年纪的小女娃都容易感伤,能做到她这般内敛情绪的,可不多见了。

    看似迷糊,实在心思通透,这是幸?还是不幸?

    顾卿走到里屋,看着床上的萧引,在顾卿这几日不知疲惫的照顾下,身上的伤好转了许多,但是仍然没有醒转的迹象。

    顾卿小心翼翼的扳着馒头,小块的放在他玫瑰色的薄唇里:“好歹吃一点,肚子里没有干货怎么行?这个馒头很甜的,不信你尝尝!”

    顾卿故作轻松的说道,嘴里吃着甜甜的馒头,馒头是很甜,甜到顾卿的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能不能快点醒?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我感觉有一场巨大的阴谋在等着我们,我……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回去?”

    “萧引,其实我很没用,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我真的好害怕!”

    她嘤嘤的哭着,颤抖着肩膀,将自己的小脸深深地埋在萧引的手掌心,那里还有炙热的温度,让顾卿可以短暂的依靠。

    突然,手指微微动了动,指尖冰凉的指甲触碰顾卿的肌肤,让顾卿浑身一颤。

    “哭什么哭?还有我……”

    萧引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一张口发现喉咙难受的要命,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萧引艰难的转过头,看着顾卿埋在掌心的脑袋,有些不忍。

    顾卿没有抬起头,有些惊慌的说道:“你醒了?”

    “醒了,不打算看看我?”萧引想要笑,但是浑身上下酸疼的要命,连牵扯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

    顾卿摇摇头,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不想让萧引看到。

    萧引无奈,勾勾唇角:“嗓子好痛,想喝水……”

    话还没说完,顾卿立刻抬头,连忙说道:“你在这别动,我去给你倒水。”

    身子刚转,就被萧引抓住了手。“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哭?”

    顾卿浑身一僵,有些猝不及防。

    “是在担心我吗?还是害怕我要死了?”萧引半开玩笑的说道。

    却不知,触到了顾卿心中最可怕的东西。顾卿甩开他的手:“我才不关心你是不是死了,你死了更好!你死了我就不用在这里担惊受怕,害怕忠王的人照过来,担心连累老爷爷!你如果死了,我现在就应该大大方方的出现在金銮殿参加选妃殿试,看清楚北唐烈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如果死了,我就去找胖师父,找青玉,现在我师父是生是死我还不知道!你说……你为什么不死?”

    顾卿一双眼睛布满泪水,红红的惹人怜惜。萧引没想到自己半开玩笑的一句话,竟然让她发了这么大的火,看来这几天真的难为她了。

    “你就这么想我死?”他笑道,唇瓣上扬的弧度一如既往的妖孽如斯,即便脸色惨白,也难以抵挡那不言而喻的魅惑气质。

    顾卿看着看着就红了鼻子,捂住脸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你这个王八蛋!鬼才想你死,你如果死了我一辈子不能安宁,你明明可以不用冒险来救我的!你……你竟然……还揶揄我?”

    萧引艰难的强撑身体,坐起了身子,一手艰难的撑着床沿,将小小的顾卿纳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不要担心,有我。”

    顾卿哭的更加汹涌:“有你有什么用!我早知道是这个样子,我打死也不会让你过来的,这莫忘笛还给你,你已经不欠我的!”

    顾卿从他怀抱中轻而易举的脱身,从怀中拿出贴身收藏的莫忘笛,上面还带着顾卿的体温,温热的有些舒心。

    萧引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送给你的就是你的了,不想要了就扔了吧。”

    顾卿一下子愣在那,这么稀世珍宝在他眼里还有点嫌弃一般,竟然说出了不要就扔了的话?顾卿是这种铺张浪费暴殄天物的人吗?

    手指僵了僵,又无可奈何的收了回去,叹了一口气看着他:“我欠你的似乎越来越多了。”就现在他救她两次,就已经是还不了的人情了。

    萧引摸了摸下巴,脸上扬起坏笑:“你倒是可以考虑肉偿。”

    “……”顾卿心中暗骂一声:偿你个大头鬼!

    “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我去准备点吃的给你,没什么好的,就一些青菜小粥……”顾卿刚想转身去准备,就被萧引扣住了手,拉了回来。“就在这陪我说说话。”

    顾卿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坐了回来:“你如果现在不想吃,一会吃也是可以的。”

    “你瘦了。”他淡笑的说道,温热的手指划上顾卿的脸颊,将她额前的碎发挑开,露出光洁的额头:“相比那张倾国倾城的人皮面具,我更喜欢现在的样子。顾卿就是顾卿,替代不了任何人,也不是别人所能替代的。”

    顾卿浑身一震,难道看到萧引清浅的眼眸,竟然有些无法自拔。他眼眸少了妖娆之色,更显得美好了几分。顾卿顺着他的手想着他刚才说的话,脑海轰然间仿佛是突然打开了一道闸门,这句话好熟悉,似乎也有人对自己说过。

    顾卿就是顾卿,替代不了任何人,也不是别人所能替代的。

    你安心做好自己就好!

    是谁说的?

    顾卿觉得脑子有些痛,越往深处想,越觉得自己脑海深处有无数只蚂蚁咬过,疼的她青筋直跳。

    “啊……疼!”顾卿痛呼了一声,紧紧抱着脑袋,脸色刹那间惨白惨白,额头上的冷汗,豆大的留下,看着有些吓人。

    萧引看着她这幅样子,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有伤,竟然直接从床上起来,却双腿无力,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但是任然不死心的往顾卿那爬去。

    背后撞上了什么,她已经看不清了,冷汗糊住了眼睛,顾卿觉得浑身都像针扎了一般。“滚开,你们都滚开!”

    她似乎看到了无数铁骑,金戈铁马,铮铮利器。她看不清领头的人是谁,只是觉得胆寒无比。

    她想要远离,但是步子似乎是钉在了地上,怎么也挪不动分毫。她脑袋在疼,浑身像是火烧,她发疯了一样想要逃离这样的处境,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突然,那个领头的黑衣军人上前了,顾卿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害怕,这个人是恶魔,死神!

    “傅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