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如果我能活着

    萧引是自己醒来,发现浑身舒服了多,刚才乱窜的内息也安稳了不少。艰难的翻了一个身子,诧异的看着旁边那干净姣好的面容,心里突然安定了下来。

    顾卿已经从刚才的不安中缓和过来,恬静的睡在那儿,因为半张脸埋在被窝里,脸颊都飞上了晕红。

    萧引动了动手指,挑开挡在眼前的乌黑青丝,心里微微动容。她的干净不加任何修饰,已经足以让人记住。

    从什么时候记住的?第一次见面,她在水幕中跳出,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容,和还不畏惧的倔强?

    或者是在她第一次入宫的时候,她站在满目的绯红之中,仿佛是九天玄女下凡,身上包裹着淡淡的悲伤之色,融入寒春的冷色之中。他那时候就在疑惑,她那样明媚,悲伤似乎永远不适合她。

    又或者……宫宴上,无忧宫?

    他不记得了,只是记忆鲜明,每一个都有她。

    他不动情,只是动了命!

    扭曲了命运的齿轮,他在拼!

    身子微微蜷缩,正好容纳下她小小的身子,紧紧抱着她,感受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淡笑。

    他嘲讽一笑,竟然忘记了自己身上了的伤痛。只是……这样小小的她,让人忍不住抱在怀里呵护。

    顾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是等她睁开眼的瞬间,看着面前的俊颜有些晃神,哪里还管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梦?

    顾卿呆愣愣的看着面前放大的俊颜,有些苍白,但是仍然挡不住那邪魅的气质。顾卿眨了眨眼睛,呆愣愣很猛蠢的看着眼前无死角的俊颜,一时间脑海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卿小心牵动身子,但是他似乎十分疲惫,感受到臂弯的人儿不安分的想要离开,皱了皱眉,手臂用上了力道。

    额……现在是什么情况?虽然萧引为了救自己受伤,但是趁机吃豆腐可不好吧?

    可是……

    顾卿心中又开始罪恶了,现在是自己占便宜了,还是萧引占便宜了呢?自己惦记萧引的裸体可是很久了呢!

    就在顾卿还没弄清楚到底是那个人吃亏多一点,突然外面传来喧闹声,顾卿神经一下子绷紧。

    身边的萧引瞬间睁开了眼眸,眼里丝毫睡意也没有。他似乎没有看到顾卿脸上的不自然,反而迅敏的站起了身子。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贴着门窗向外看了一眼,只见远处漂浮了巨大的红云。

    有人……寻来了!

    萧引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为什么那个神通广大的老人家不在的问题,看这些人来势汹汹,看来不是善茬,拖着重伤的身子走到顾卿面前:“这里不安全了,快走!”

    他早该想到,这破阵法连顾卿都能误打误撞的走进来,当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是傻子吗?

    顾卿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怕他撑不住。

    但是萧引一脸严峻,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越快逃出去越好!

    顾卿和萧引跑出了房屋,一路向北跑去。村庄挨着山丘,十分不起眼的山头,在南方经常看到这连绵的山峦。

    顾卿看着萧引额头上的冷汗一颗颗的落下,心里不是滋味。

    他现在的身子根本经不住这样的奔波,这样下去只有一条路,就是萧引先死在她的面前!

    突然,那软弱无骨的小手挣脱自己的掌心,萧引狐疑的回头看着她,一手艰难的抵在树干上,沙哑着嗓子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他们是来抓我的,只要我去就好了,你在这等安全了再出去。”

    身子刚转,就被身后的一股大力拉回。牵动了伤口,萧引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很快就一脸怒色的看着顾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我没有任性,我清楚地知道我在干什么!如果我们两个这样走下去的话,你一定会死在我的前面的!”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你交出去!”他突然一脸厉色,呵斥道。

    顾卿被他的大吼吓了一跳,脑海中情不自禁想到了老爷爷说的话,萧引对自己是有心的!

    可是顾卿承受不起啊!欠下的人情不够命来换,顾卿还能再给什么?顾卿不再犹豫,手指翻飞,在萧引的身上迅速的点了几下,萧引瞪大眼睛看着顾卿:“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

    “我力道浅,半个时辰就会解开。”她从怀里拿出匕首,割破胳膊就要喂给他,但是萧引紧抿着唇,玫瑰色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线。

    顾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液浪费,心都在滴血,这个家伙也太不识好歹了吧!只准他冒死救她,还不准她以命报恩了?

    顾卿这个人最怕欠人情,别人欠了自己的要讨回来,自己欠人的,也绝不会烂账!

    顾卿喝了一口,直接对着他的嘴唇印了上去,在萧引差异的目光中,唇瓣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几分,顾卿趁机就将腥甜的血液全部渡到了他的口中。

    反反复复几次,顾卿简单的包扎了伤口,面色惨白了一分,舒心的笑看着萧引:“我觉得吧,虽然没有还清你的债,但是我心里好过了许多,看来做一头血牛还是很有用的啊!”

    “顾卿!”萧引低声怒吼着。

    “你别大声叫哦,否则我的牺牲可就白费了,如果这次我大难不死,我就给你唱歌吧,我会很多歌,到时候慢慢唱给你听,好不好?”顾卿歪着头笑看着他,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了他的手上:“这个暂时保管在你那,到时候我是要你还的!”

    萧引浑身一震,手里的竟然是莫忘笛!

    其实顾卿很想将天青镯给他的,但是天青镯比刚带上去的时候小了许多,竟然紧紧地贴合在手腕,就差没和手腕融为一体了。

    “乖乖在这不要动,我会回来的。”她笑的开心,脸上荡漾着明媚的笑容,却让萧引觉得心头一痛。

    “顾卿,你敢走一步试试看!”他厉声呵斥,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心头仿佛缠绕了一根细线,勒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从未有过的感觉,却这么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