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她是我的

    顾卿缓缓地倒在地上,可那率先出剑的汉子却愣在当场,诧异的看着手上的断剑,一时间差异的看向蒋叔。

    蒋叔仿佛是枯骨死尸一般,僵硬的转过身:“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你们误闯了我的地方,还问我是谁?”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蒋叔神情一峻,他刚到这个村落最深处就发现了一点不一样,萧引师承自己,徒弟的奇门遁甲之术这样精通,自己怎么会弱于他?一来就感觉到有个极其高强的阵法,苦苦搜寻几日无果,没想到今日却碰巧遇见一个阵法破洞,乘机带人过来。

    “那么阁下现在是何意?”

    “何意?我可不敢说什么何意,既然顾卿是那小子救下的,自然是那小子说了算!”那声音夹杂着混沌,仿佛是厚重的钟音。

    蒋叔一震,诧异的看着眼前出现的有些狼狈的萧引,他冷冷的看着蒋叔,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蒋叔能明显的感受到自从萧引出现后,那股庞大骇人的气势也消失不见。蒋叔眉头一皱,看着他冷意的寒芒,心中一动,原本还僵硬的身子,瞬间成为敏捷的豹子一般,迅速的出现在顾卿的身前,手里快速的夺过侍卫的断剑,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

    萧引脸色连变,身子快如惊雷的出现在蒋叔的身前,一手握住了那冲力十足的断剑。

    殷虹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黄色的尘土上,和那清辉的月色相交融,融为暗色。

    蒋叔颤抖的松开手,断剑依旧稳稳地握在萧引的手中。蒋叔看着他手上的手,一下子六神无主:“小侯爷,你这是……”

    萧引将断剑用力的掷在蒋叔的脚下,发出的嗡鸣声,让他心头一颤。“我乃君你乃臣,这点还要我教你吗?”

    “你……”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会毁了萧引一生的!但是眼下萧引护在面前,根本不能上前分毫。

    “我尊你是我师长,但是我忘记老师您教过我,君臣之礼大于天!几日前你为了阻止我救顾卿,重伤了我,陷我于危难之地,你我师徒情义也就没有了。自此之后,你是臣,忠于我的臣!整个南朝也是我说了算,您老也就不要费心操劳了!”

    蒋叔脸色煞白,惊恐的看着萧引:“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和我反目成仇?我抚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回报的我只有这个?就连你爹也不敢和我这样说话!”

    萧引脸色阴沉,身上蔓延着诡异的气息。他冷笑:“那是神武侯不是我!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得益于你!国仇家恨不过是你强行加在我身上的,我没有权利!但是她!是我的!”

    他指着地上昏迷的人儿,指尖汇聚浓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蒋叔浑身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引,竟然真的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和他恩断义绝?他的拐杖重重的敲在地上:“这个女人迟早会害死你的!”

    “只要我现在不死,你们谁也不想伤害她!”他立于天地间,高高在上的环视在场的所有人,邪笑一声,声音不大,但是却震慑人心:“从此以后,你们只要记住,我是你们的主子,唯一的主子!”

    下面的侍卫没有片刻的犹豫,全部跪下:“恭迎侯爷!”

    蒋叔颤抖的看着地上恭敬匍匐的人,心中隐隐有些傲气,但是更多的是心酸。这个孩子自己亲手培养,现在终于能独当一面了,却……为了一个女人!

    蒋叔颤颤巍巍的放下拐棍,跪了下来:“老臣拜见主上!”

    萧引看到蒋叔也跪下,心中松了一口气,南朝旧部全部都服从蒋叔,就在刚才萧引心中也是有些紧张的。现在神经松懈下来,萧引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一阵强烈的虚弱感席卷而来,让他有些站不住脚,差点跌倒。

    他咬紧牙齿,慢慢的蹲下他尊贵的身子,将小小的顾卿抱在自己的怀中。蒋叔看着他额头上的冷汗,想要让人帮忙,却被他眼神制止。

    萧引走的很慢,步伐有些不稳,但是双臂十分用力,死死地抱住顾卿。蒋叔看着他挺拔的背脊,一下子感慨万千。那为首的侍卫走上前,恭敬的侯在蒋叔的身边:“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先看看,我会亲自找机会的。”他目光深沉的看着那消失的背景,他不准许在这复国的道路上有任何的意外!

    顾卿睁开眼看着帐顶!顺手摸了摸身下,布料不错,触感还在,难道自己还没死?

    起身,觉得无比的饿,估计现在给顾卿一头牛,她都能毫不犹豫的给吃下去。

    就在这时,鱼贯而入几个丫环,手里端着洗漱用具,后面的则一个个端着托盘,有条不紊的上菜。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没人回答。

    这些人呆若木鸡的做着这些事,顾卿也被动的接受,洗漱完毕,顾卿迫不及待的坐下来狼吞虎咽的吃东西。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但是只要萧引没事就可以了!

    “吃的慢些,也没人和你抢。”传来萧引戏谑的声音,顾卿身子微微僵硬,看着门口出现的高大挺拔的男子,身上换上云锦织绣,嘴角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妖娆。

    顾卿很没出息的吸了吸鼻子,看着他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突然跑上前扑倒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我没死,我还没死!”

    所有的情绪在见到萧引的那一刻全都爆发出来,顾卿委屈的像是个孩子。萧引宽慰的拍着她的后背,轻轻的道:“你当然不会死,我还没找你算账,怎么会舍得你死去?”

    顾卿抱着他久久不说话,感觉自己经历了这场灾难,仿佛就想做梦一样,到现在都有些不真实。他感受到小小的她填满自己的怀抱,这些年的空虚感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

    顾卿拍拍他的肩膀,弱弱的来了句:“我先吃完饭再抱你,我饿的不行了!”

    然后默默的转身,灰溜溜的坐下,快速的吃着饭。

    萧引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坐在她的身侧,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心中不可多得的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