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稳稳的幸福

    萧引等她吃完饭就立刻启程去了天剑山庄,顾卿一想到那个发疯的楚荆便觉得有些可怕,天剑山庄离皇城不远,在荆州盛京交界处,萧引赶了一天的马车才到了天剑山庄。

    而李墨已经等候多时,一看到顾卿下马车,立刻走上前,将她来来回回仔细看了看,确认无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阿陌你是要吓死我吗?你如果出了事,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北唐忠!”

    顾卿笑笑:“我没事,多亏了萧引,否则我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李墨虽然不待见萧引,但是这次确实是萧引不顾性命救下顾卿。他深深地看了眼萧引,双手抱拳:“话不多说,我李墨感激不尽,就当我李墨欠你一个人情。”

    萧引玩味的摸了摸鼻子,他至今都猜不透李墨和顾卿什么关系,似乎十分亲密,但是顾卿又隐隐排斥,但是李墨对顾卿的心意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我要的人情债可是你还不了的,我自然会找顾卿索要,我想二少爷也没有权利吧!”

    李墨眸色变深,却没有反驳。

    顾卿感觉气氛有些怪异,连忙尴尬的咳嗽两声:“你们还站在这,是想我饿死吗?”

    “走吧,赶路一天了,确实有些饿了。”萧引随性的笑道,手臂却不经意的落在顾卿的肩上,顾卿现在满脑子都是“多吃饭,少思考,能装傻子就装傻子!”

    三人上了天剑山庄,这是南方丘陵地带难得的大山,也算是得天独厚的优势。李墨并没有在这吃饭,送到住处就转身离开。

    两人吃完饭坐在屋脊上,俯瞰整个山头,萧引突然笑问道:“你还记得答应我什么事了吗?”

    顾卿疑惑的看着他:“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说如果不死,就会给我唱歌的。”

    顾卿这才想起来似乎真有那么回事,也不藏拙,清了清嗓子笑道:“既然这样我给你唱一首‘稳稳的幸福’。”

    “有一天,我发现自怜资格都已没有,只剩下不知疲倦的肩膀,担负着简单的满足。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我要的幸福……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末日的残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归宿……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失落的痛处,一个人的路途,也不会孤独,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生命做长度,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不会迷途……

    我要稳稳的幸福,这是我想要的幸福!”

    萧引看着她明媚动人的侧脸,脸上洋溢着笑容,沉浸在旋律中。

    唱者无意,听者有心。

    谁能给他稳稳的幸福?

    顾卿还没唱完,突然感觉身子一紧,萧引突然紧紧抱住了自己,将脑袋埋在她的肩头,声音有些沉闷:“如果我愿意放弃一切,你会不会给我想要的幸福?”

    顾卿浑身一震,声音卡在喉咙里,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前的萧引脆弱的仿佛是个孩子,竟然沉沉的问她,能不能给他稳稳的幸福?

    “就像你唱的,一个人的路途,我可不可以有你相伴?不再孤独?”

    良久,等不到顾卿的回应,他苦笑一声,却没让她看到眼里的落寞。

    顾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一片浆糊,她不知道如何拒绝,他小心翼翼的说出这句话,仿佛是碰着一个无价的珍宝,顾卿不敢接,怕摔碎在她的手里!

    顾卿感觉脖子一痛,没想到萧引竟然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顾卿痛呼出声,想要用力推开他,但是手刚刚触及他冰冷的怀抱,顿时没了力气。

    他那么脆弱,也许只是想找一个肩膀,放置他的幸福。

    顾卿相信,这些话他一定是鼓足了勇气说的,可是顾卿却没勇气去回应,心里还有一个人,也可以分心去爱另一个人吗?

    顾卿做不到!

    “这些话,我以后不会再说,我依然是南朝的小侯爷,我依然回去复仇,只是这些与你无关!”

    只是这些……与你无关?

    顾卿不知道为什么,心疼了一下。

    他从屋脊上飞身下去,行走在青灰色的小径上,淡青色的袍脚摩擦着地面,仿佛一阵风经过。

    顾卿一个人独自坐在屋顶,任由冷风灌满衣服,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她摸了摸脖子,上面还清晰的留下一个牙印。突然,手里触碰到一个异物,顾卿诧异的低下头看着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莫忘笛。

    精细的红绳穿着莫忘笛挂在脖子上,衬托出她的皮肤雪白,隐隐有流光映照。

    东西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只是心情却变得沉重了许多,顾卿有些不安了,她何德何能能接受萧引的爱?

    叹了一口气,顾卿从屋顶上下来,她很想去散散心,让冷风狠狠地灌一灌自己这个貌似装了浆糊的脑袋。

    顾卿出了院落,独自一人走在小径上,心里闪过那冷漠的人影,现在的盛京应该是十分热闹吧。可是顾卿却找不到了自己,她是谁?前朝郡主?相府庶女?还是傅家遗孤?顾卿感觉自己的身份简直是一团糟,现在弄得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顾卿坐在池塘边上,把玩着手中的莫忘笛,哭笑不得说道:“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老天爷可怜我上辈子被一个男人玩弄,所以这一辈子特地多给我塞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