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一开始就错了

    “我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天剑山庄,为了楚家,也是为了他!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张妈妈确实实在北唐烈的手中,而且胖和尚也被打成重伤,现在应该在安王府,如果你不信我的话可以去安王府求证一下。”楚荆嘴角绽放鲜艳的笑容,让顾卿看着两腿有些发软。

    她不是个工于心计的人,对于这些高智商脑力的对手实在没有任何战斗力。

    “你为什么故意告诉我?”

    “我刚才只不过是想最后一遍确认他是否真的要娶你,既然他态度坚决,我只能采取我的手段了。”

    “那这和告诉我张妈妈被北唐烈抓去有什么关系?”顾卿实在联想不到两者的关系。

    楚荆神秘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了顾卿的唇边,举止暧昧,但是却让顾卿背脊发凉。“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我清楚我想做的就可以了!我可以现在就带你去烈王府,带你一探究竟。”

    顾卿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相信他说的话。烈王府戒备森严,当初找一个天山雪莲都找不到,现在找个活人只怕更难!他竟然愿意冒险陪自己去?

    顾卿打死也不相信,这个可怕男人会这么好,估计他此刻恨不得杀了自己呢!

    楚荆似乎看出顾卿心中所想:“我不会杀你的,我杀了你李墨会跟我拼命,他是天剑山庄未来的希望,我是不会为难他的!我只不过想要你看清楚北唐烈这个人的嘴脸,看看你能不能回心转意,回到李墨的身边,我看得出,他爱你,你对他也是有情的,我这个哥哥自然要帮你们一把。”

    他笑的实在是太过诡异,让顾卿心中不知如何是好,她不能在连累萧引和李墨了,可是带上楚荆只怕比北唐烈还要危险!

    顾卿心头一转:“我可以带你去,但是我要先去安王府探一探事情的真相,万一你是诓我的,那我岂不是白白送死?”

    楚荆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个没问题,我的好弟妹!”

    那一声“弟妹”拖长了语调,让顾卿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十分诡异。

    他率先走了出去,连头都不回,丝毫不担心顾卿没跟上来。他断定,不论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为了张妈妈,她都会去弄个明白的。

    两人迅速的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竟然徒步赶去盛京。天剑山庄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竟然轻而易举绕过城门进了城。

    顾卿来到了安王府,黑漆漆的安王府显得格外静谧,只有偶尔巡视的下人提着灯笼而过,楚荆轻车熟路的将她带到一处墙角,指着走廊对面的那个还亮着灯的房间说道:“那就是你师父胖和尚住的地方,你如果不信我的话,可以亲自求证一下!”

    顾卿死死地盯着楚荆的眼睛,但是看不出任何端倪。她咬咬牙,便下定决心朝着那亮灯的屋子走去。

    敲了门,里面传来青玉稚嫩的声音:“本世子不是说了,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打扰的吗?”

    顾卿有些无奈和害怕,吐了一口气:“是我,顾卿。”

    胖和尚突然从凳子上跳起,一脸诧异的看着青玉,青玉也是深深皱起眉头,有些不安的看着胖和尚:“笨女人怎么来了?”

    胖和尚有些无奈的闭上眼:“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顾卿没等一会,房门就打开了。顾卿看着一老一少皆是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嘲讽一笑:“这似乎不是师徒三代见面该有的场景啊?你们似乎很不欢迎我?”

    青玉掩上门:“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你知不知道师祖知道你被北唐忠的人抓去后是多么的担心?”

    胖和尚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顾卿,拖着重伤的身子走到顾卿身边,想要拉住她的手,但是却被顾卿冷漠的甩开。胖和尚脸上有了哀戚之色:“是为师没用,没有及时去救你……”

    “你们要跟我说的只有这个吗?难道没有别的要告诉我吗?”

    胖和尚脸色惨白,盯着顾卿冷淡的神情,诧异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问这话的时候,胖和尚心里都拿不定主意,他实在不知道顾卿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你们还打算瞒着我吗?张妈妈呢?你们告诉我张妈妈呢?”

    胖和尚心里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知道以前的种种,就可以了!“顾丫头,你看我都这个样子了,你都不关心我?张妈妈很好,我回头就带她来见你。你是怎么来的?你告诉师父,你是怎么逃出忠王府的?”

    顾卿突然上前,一手拍在他的后背,胖和尚一个踉跄,差点跪了下来,好在青玉及时扶住。“你在干什么?没看见他都这个样子了吗?”

    顾卿不说话,闷不做声的一下子撕开了胖和尚的衣服,后背出现一道骇人的刀伤,几乎贯穿了整个后背,还被人打了一掌,留下一个殷红的掌印。

    “张妈妈是北唐烈抓的,你也是北唐烈伤的是不是?”她冷冷问道,但是却止不住鼻头发酸,感觉下一秒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胖和尚连忙穿上衣服,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这是从哪听得?根本没这回事?我这是北唐忠那老小子伤的,和北唐烈什么关系?”

    顾卿差点奔溃,发疯一样的说道:“你们到底隐瞒着我什么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一个个骗我?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看着顾卿痛苦的样子,胖和尚也眼眶泛红,手指颤抖了一下,想要靠近顾卿,但是顾卿却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后退。“顾丫头……”

    顾卿在胖和尚三步外站定,扑通跪了下来。“师父,这些年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我顾卿!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受伤成这个样子,我做不到!让我看着张妈妈被北唐烈抓去我也做不到!我只求你们和我说实话,你们到底隐瞒我什么?”

    胖和尚舔舔干涩的嘴唇,老泪纵横的看着顾卿:“顾丫头,师父我是为了你好啊!这些是我们的恩怨,怎么能把你牵涉其中呢?”

    说罢吗,就要扶她起来,没想到顾卿却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