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张妈妈死了

    两人摸到了毒人窟的地下入口,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顾卿看着他熟络的程度,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来过这里?”

    “第一次。”他的声线有些紧绷,走的也十分小心。这条通道十分幽暗,两边的铁牢里囚禁着面目全非的毒人,看着有些狰狞。

    顾卿紧随其后:“那你怎么会这么了解?”他这个样子根本不是第一次走啊!

    “这个暗道是我设计的。”

    “……”你特么不是在逗我吗?

    顾卿瞪大了眼前,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掏了掏耳朵:“你设计的?”楚氏两兄弟至于这么厉害吗?开外挂了吗?

    楚荆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人影,有些无奈的说到:“现在我还不敢确定,如果尽头的玄铁门能反向扭转,到达另一个暗室的话,那么这个地道的设计确实是出自我手。”

    “你和北唐烈是好朋友?”

    “不熟。”他的回答言简意赅,脸上的深情十分凝重。

    两人不断地深入,终于走到了玄铁门的前面,顾卿记得上次进去过,里面是个内室,十分豪华。想到楚荆说的话,将墙面镶嵌不起眼的圆盘反方向转动,玄铁门毫无声息的打开,里面更加幽深的通道出现在眼前。

    “看来是真的了,没想到她在他心中这是这样的重要。”楚荆自言自语,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这处机关有些弊端,当年我并没有完善,没想到现在却成全了我!就算现在外面闹翻了天,北唐烈也不会知道,正好给了我们机会,但是出来的路只有一条,如果我们不能逃出来,就等着命丧于此吧!”

    顾卿闻言皱眉:“那你还是不要进去了,万一出了什么事,那我心里就更不好过了,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吧!我相信我现在对北唐烈还有利用价值,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杀了我的。”她现在还能仰仗着自己是前朝郡主,也算一点利用价值。

    楚荆看着她,突然咧嘴一笑,亦如她初见林开时的模样:“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自己的东西,我想也当是怀念故人而已。”

    楚荆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上有着让人舒服的气质,顾卿也笑了笑。其实……那个冷面的楚家家主不是他的样子吧,只不过庞大的家族压在自己的身上,不得已的吧!

    “走吧!来都来了,走了反而可惜了!”他突然释然一笑,一开始还愁眉不展,没想到转眼间已经谈笑风生。

    顾卿倒是十分忐忑,就算前面有个大神罩着,顾卿还是觉得北唐烈太过可怕,如果此行能顺利的话,她也绝不傻乎乎的相信北唐烈对自己还有没有心,她要逃,逃得越远越好!

    两人走到最深处,有一处拐角,楚荆善意的提醒:“这处转角机关重重,小心。”

    顾卿小心翼翼的躲过,然后看着里面的格局,豁然开朗,一处处密封的铁牢,只有前面一小块是护栏,供人送食物的。

    越往里越能清晰的听到声音回荡在冰冷铁面的声音,顾卿感觉自己的心都在在颤抖。她还记得他稳坐高堂,高高在上,不会挽留,不会示弱。她骄傲,他同样骄傲!

    “你以为小姐会和你在一起吗?你做梦!你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你难道忘了你不过是个卑微的质子,当年我就应该杀了你,绝不会让你危害我家小姐!”

    里面传来张妈妈怒吼的声音,似乎怒到了极点。

    顾卿意识里,只有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张妈妈才像这般疯狂,现在也同样为了她的事情!

    顾卿想要上前,却被楚荆拦住:“不想死的话,静观其变,这里应该不会有人来,上面有悬梁,倒是可以暂避身体。”

    顾卿只能压下焦急的心情,乖乖的飞上了上面的悬梁,等待下面的动静。

    北唐烈冷眼看着前面白发苍苍的老妇,几日不见张妈妈,五十多岁的人,已经形容枯槁,仿佛七老八十一般。

    张妈妈蜡黄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北唐烈,这个毁了南齐数百年基业的男人就站在眼前,她发疯一般的扑了上去,想要掐死他。

    但是北唐烈身子轻轻一闪,便躲过了:“你不要逼本王动手!”

    张妈妈一击没中,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状若疯癫的看着北唐烈:“你几时没动过手?如果不是逍遥侯下毒,你以为我会让小姐回到这里吗?哈哈!夫人错信了你这样的小人!你手段狠辣,你心肠歹毒,你身边明明有了南宫无忧,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把小姐囚禁在身边?你说啊……你难道不是为了皇陵的宝藏吗?”

    北唐烈冷冷的看着她:“本王只问你,你到底离不离开?如果你答应离开,老死不再见顾卿,本王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让你活着离开,安享晚年!”

    “呸!”张妈妈嘲讽一笑:“我此生都不会再信你!你害死了南齐皇室,害死了小姐一次,你难道还要害死她第二次?你身边既然有了陈曦,为什么还要留下我家小姐?你要害她几次?当年被你逼得走投无路,差点命丧你手!现在,你明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为什么还要护陈曦?难道就因为她是无忧公主?北唐烈,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南宫无忧。我看在你眼里只有皇权,你难道不是为了那一句‘得龙腾者得天下’?”

    “本王想做什么与你无关,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走,要么……死!”

    他字字森寒,寒冷绽放蚀骨冷意,他盯着那张布满皱纹苍老的脸,满头银发枯槁的耷拉在脑袋上,指甲尖长,眼里泛着狠毒的绿光。

    “我是要执意带小姐走的,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定非池中之物,我不该错信了小姐的话,让你继续活下来,我对不起夫人,对不起小姐,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张妈妈仰天长笑,像是疯婆子一般,突然满身戾气的指着北唐烈:“如果小姐记起往事种种,知道你的阴谋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