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血债血偿

    顾卿眼神一冷,笑容一瞬间凝结成冰,变得厉色无比,浑身淹没在可怕的气势之中。

    她猛地拔下头上的铅笔,一端削的无比尖锐,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猛地扎在了北唐烈的心头。

    鲜血四溅,温热的砸在顾卿的脸上,灼烧着她的皮肤。

    北唐烈咬牙闷哼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她这样做,自己反而有些安慰。

    他身姿挺拔,立于寒风之下。他一手稳稳的握住顾卿握在笔端的小手:“如果这样能让你痛快,我愿意!”

    “呵?”她冷笑一声,手指用力,握住的笔端仿佛要尖锐的刺入身体。她用力刺了下去,没想到刚用上力,还没狠狠插入,身子就被一阵大力挥开。

    “顾卿!”看着顾卿的身子重重的砸在地上,灰尘沾上她白净的衣服,蒙上了鲜血,北唐烈第一时间竟然担心她的安危。

    “王妃,你疯了!”踏月惊愕的看着顾卿,担心的看了眼北唐烈的伤势,那殷红将木色的铅笔染变了颜色。

    眼看着北唐烈还要上前,踏月连忙拉住:“王爷,王妃想要杀您啊!”

    顾卿刚才的杀意彻骨寒冷,要不是踏月来的及时,只怕他家王爷只怕命丧当场了。

    顾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北唐烈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滚开!”

    他重重一挥,但是踏月还是死死地拉住他,如果让北唐烈上前,那才是真的送他去死!

    就在这时,地上安静的顾卿动了。她缓缓起身,还气定神闲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苍白的唇瓣勾出冷艳的弧度。“今日我杀不了你,但是张妈妈的仇我会报!我说过,你若欠我的,我必定要讨回来的!”

    “王妃!”踏月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一脸寒冰拒人千里,怎么才几天不见,两人竟然变成了死敌?

    他刚想上前,没想到顾卿虚空挥了一掌,踏月差点没站稳,被那掌风逼得退后几步。他眼底全是惊讶之色,什么时候王妃的武功已经变得那么厉害了?

    顾卿冷笑一声:“不要逼我杀人!”

    北唐烈眼底汹涌,什么时候顾卿也能把杀人这两个字轻轻松松的挂在嘴边了?看来张妈妈的死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北唐烈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要不要告诉顾卿所有的真相,他有一个近乎疯狂的念想,如果让她离开,只怕……

    她永远不会原谅她!

    顾卿走到楚荆的身边,小小的手臂环住他的腰身,运足内力,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下。

    楚荆平静的看着毫无表情的顾卿,脸上没有悲恸,没有愤怒,是在是安静到可怕,就连楚荆都有些心惊。

    一路上默默无言,顾卿半途中解开楚荆的穴道,两个月便飞奔在月色之下,约莫半个时辰才出了皇城,回到了边界交界处的天剑山庄。

    李墨在山庄门口焦急不安的看着前面的山路,密密的树影遮掩了月色,夜色变得朦胧诡异。

    这一夜,似乎太过宁静,连平日的蝉鸣蛙叫都变得稀少。

    突然前面快速的出现了两道声音,李墨脸上欢喜,急忙迎了上去。“你们回来了?”

    顾卿似乎没看到李墨一般,定下身形然后淡然的走进了山庄。李墨看着犹如行尸走肉般的顾卿,想要上前追问,没想到楚荆一把拉住,轻声摇头:“跟着她。”

    “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我怎么说,才断绝要我娶她的念想?”

    楚荆脸色惨白了一分,刚才受了伤,还急速狂奔,气血有些倒流了。他压住喉头的腥甜,闷声说道:“张妈妈死了。”

    李墨身子也是一僵,皱眉询问:“顾卿知道了?”

    楚荆点头:“北唐烈杀的。”

    楚荆突然想到,顾卿刚才一瞬间武功为何突然变强?他眉头一皱,连忙跑了过去:“去找胖和尚,顾卿有危险!”

    楚荆赶到顾卿居住的院落,正好看到顾卿吐了一口鲜血,猛地倒在了地上。

    楚荆连忙上前查看,顾卿的内息紊乱,经脉逆流,冲开穴道的时候太过心急,导致内力四窜。刚才对战踏月的时候,还强行凝聚内力,已经超过了身体承受的极限了,现在的顾卿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异状,但是里面已经支离破碎了!

    胖和尚早在穴道解开的时候就去了烈王府,发现那里太过平静,不得已只能来天剑山庄,正好遇到了李墨。

    “我正好要去找你们,快随我去天剑山庄。”李墨也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他虽然没经历顾卿生活的六年,但是他知道她渴望一个家,张妈妈就是她的家!

    张妈妈死了,家也没了,顾卿……想必也快要痛苦死了!

    “顾丫头现在怎么样?”胖和尚满是焦急,和青玉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李墨面色严峻,吐出几个字:“张妈妈死了。”

    胖和尚一下子没站,庞硕的身子重重砸在地上,神情有些涣散。

    “师祖!”青玉担忧的喊了一声。

    胖和尚一下子三魂失了六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生生的人怎么就没了呢?殷月?怎么可能会死?

    李墨见他六神无主的样子,也不由得轻声叹息:“现在最关键的是去看看顾卿吧,她似乎很不好!”

    胖和尚听到顾卿,这才回了一点神,喃喃自语:“我都难过成这个样子了,顾丫头将她看做再生父母,又当如何?”

    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