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梦碎了

    而顾卿,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小姐!昨晚是不是你把王夫人推下茅坑的?”一个慈祥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顾卿可怜兮兮的抱紧了被子,将小脑袋埋在了被窝里,怨声载道的说道:“也只有你叫那个地主婆夫人,谁叫她欺负你的?你是我的乳娘,要吩咐也是我吩咐才是,哪里轮到她?半夜撞进茅坑是小的了!小心我偷偷在茅坑了放炮仗!”

    张妈妈无奈的看着床上的小人儿,才十一二岁的样子,身子娇小的不像话。张妈妈坐在床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呀!都说了是千金小姐,注意教养,你怎么还和那些个乡野泼妇比起来了?只要小姐好好的,老奴就不觉得苦!”

    顾卿拿被子将脸捂了个结实,声音闷闷的传来:“一大清早的你就跟我玩煽情!我还要睡觉,你出去吧好不好?”顾卿有些撒娇的说道。

    张妈妈连连说好,放下舍不得吃的玉米棒子,转身离去。

    顾卿拿开被子,差点捂死掉。眼角有些湿润,真是受不了张妈妈,非要这个煽情,搞得顾卿两世为人,自认为心理素质过硬的孩子都忍不住鼻酸。

    起床看着床头放好的洗漱工具,今天地主婆不在家,难得睡了一会懒觉,喜滋滋的吃完玉米棒子,出门看见张妈妈费力的举起斧子在院子角落砍柴,连忙走上去,熟络的将地上散落的柴一根根捡好。

    张妈妈连忙放下手里的斧子,走了过来,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这些活老奴来就可以了,这么大的太阳,小姐还是去屋里歇着吧!”

    顾卿不开心的努了努嘴:“那个古怪的胖和尚叫我多锻炼,你不让干点事难道我要站着锻炼啊?”

    “这……”张妈妈一下子变得为难:“下回我和那个胖和尚说一说,看一下有没有别的方法?”

    顾卿喜滋滋的道:“那我可不管,他下个月才来呢!你总让我先锻炼一个月吧!张妈妈,不要废话了,干不完不许吃午饭,我好饿!”

    张妈妈一听顾卿饿了,连忙拿起斧头加快了速度,顾卿这才满意的在旁边做一些琐事。

    破旧的院落里,传来一声声斧头落下的声音,虽然笨重,但是格外好听。

    那日阳光很好,春光融融,张妈妈冲着她笑,还拿着她最爱吃的鸡腿,那是帮人洗了一个下午的衣裳才换来的,她知道她喜欢吃肉,每天晚上偷偷的帮人干活,为的就是给她最好的。

    看着顾卿日渐丰腴的脸蛋,张妈妈温柔的抚摸着顾卿的脑袋:“小姐可要快点长大,长成和夫人一样的美人儿,一定会找到幸福的如意郎君的,到时候即便是老奴不在了,也有人好好陪伴小姐,小姐那样好的人儿,我倒有些舍不得了!”

    张妈妈说这话像是交代遗言一样,顾卿不乐意的放下鸡腿,不悦道:“张妈妈,你如果再说这话,我可就要生气了!”

    张妈妈连忙说道:“小姐可别生气,老奴说完就不说了!你一个人老奴实在是放心不下啊!你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难处就找你胖和尚,他会好好照顾你的!小姐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老奴觉得李墨就不错,对小姐是一心一意的好,小姐就不要犹豫了……”

    “什么该出嫁的年纪?我不是才十二岁吗?还有……李墨是谁?我为什么要嫁给他?”顾卿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子突然蹿高,衣服也变大了,眼前的场景变换,突然变成了黑暗的铁牢。

    张妈妈身子突然变得无比消瘦,满头华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袋上,五十多岁的人,仿佛九十多岁的老妪。

    张妈妈穿的整整齐齐,出现在顾卿的面前,顾卿突然觉得喉咙疼的厉害,发不出任何声音。张妈妈怜惜的摸着顾卿的脑袋,粗糙的手掌有刺人的老茧,磨的她生疼。

    她浑浊的眼睛布满泪花,有些舍不得的说道:“我这一走小姐怕是再也见不到我了,我想小姐也不想看到我邋遢的样子吗?我这样子小姐看的还欢喜吗?”

    顾卿拼命的摇头,有些记忆要仿佛是洪水,要冲出闸门,淹没脑海。张妈妈在说什么?她根本听不懂,两个人好好在小村里里活着,说这么感伤的话干什么?

    顾卿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的要摇头。张妈妈心酸的擦着她的眼泪:“好了,小姐再哭就不好了!小姐最讨厌煽情了,怎么自己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真的要走了,老奴不能侍奉小姐左右,老奴心中有愧!”

    张妈妈突然笔直的站了起来,跪在顾卿的面前,顾卿泪如雨下,猛地跪在了张妈妈的面前,哭的说不出话。

    “小姐啊,老奴舍不得你啊!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张妈妈重重的磕头,佝偻的身子匍匐在地吗。

    光幕打在张妈妈的身上,她的身体有些虚幻缥缈,顾卿吓得想要牢牢的抱紧她,但是刚扑过去,便摔倒在地上。

    “张妈妈……你要去哪?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顾卿哭喊的撕心裂肺,可是没有人来回答她的问题。

    顾卿呆呆的看着帐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眼睛干涩的流不出一滴眼泪,她不知道自己保持这样的姿势多久了,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胖和尚推门而入,正好看到顾卿瞪大眼睛,面色平静的躺在那,当下叹息一声,轻轻放下药汤,走上前扶起她:“顾丫头,起来喝药吧,你这么强行提高内力可是会伤了根基的!”

    “张妈妈呢?”顾卿呆呆的问道,一手死死地抓住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