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回张家村

    顾卿一路不停息的狂奔,还记得楚荆带自己进城的密道,快速的进城。

    张家村坐落在贯穿皇城的清河水畔,依山傍水,通往城里也十分方便。顾卿呆呆的站在水边,遥望着炊烟袅袅的张家村,突然害怕的不敢进去。

    她一路上都在惦记着张家村,现在近在眼前,却……挪不动脚!

    这时一个麻布挂襟的女子打量着走了过来,在离顾卿不远的地方一下子停了下来,尖叫的将手里刚洗好的衣裳,全部扔了出去,大声尖叫:“鬼啊!”

    顾卿仿佛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力,就算那震耳欲聋的尖叫回荡在耳边也听不清楚。顾卿深吸一口气,就算张妈妈不在,她也要在这等到张妈妈回来!

    顾卿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这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从她离开张家村回到相府,到现在经历了太多太多,不过是短短半年的时间,顾卿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了。物是人非,说的可就是现在的此情此景?

    熟悉的人家,半年时间在这个村落改变甚少,这一切既熟悉又陌生,直到顾卿停在了一处屋舍面前。

    青瓦白墙,很普通,但是相较于别人的土墙瓦房相比已经算不错的了。顾卿闭上眼努力回想里面的构造,突然门里面匆匆忙忙出来了两人,先前的麻衣女子指着顾卿,鬼叫道:“娘!你看,真的是顾卿啊!”

    王夫人也是吓了一跳,这顾卿不是死了吗?怎么青天白日的出现在自家门口?难不成是来报仇的?以前自己可没少虐待她,让她干苦活啊?

    现在家里又没个男人,自己死鬼丈夫也不知道去哪风流去了,十年半个月都不知道着家。王夫人吓破了胆,扑通跪在地上,拉着旁边的王小花也跪了下来:“顾卿啊!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千万别寻错了仇人啊!”

    “娘,你说什么呢?你这不是提醒她记起我们家的那点事情吗?”王小花顿时急道,连忙磕头双手合十:“顾奶奶,我会给你烧香拜佛的,求您饶了我们吧!如果真的要算账,也是我娘害你的啊!求求你不要害我啊,我还帮你偷过鸡呢?”

    王夫人立刻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下子忘了自己还处于恐惧之中,拧起王小花的耳朵,怒道:“你个小娘皮,说什么呢?竟然害你娘?我说那会怎么天天少鸡,敢情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吃了,你说我还养你做什么?”

    “娘……娘……别动手啊,顾……顾卿动了!”

    “动了又怎么样?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这个白眼狼一起死去!省的家里那点钱给你爹败光,我看着还心疼!”

    就在这时,王夫人肥胖的身子猛地一颤,原因无他,顾卿冰冷的小手透过夏日的薄衫,寒气直逼身体。她顿时吓得尖叫了一声:“我的姑奶奶啊!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放我们娘两一个生路……”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卿捂上了嘴巴,顾卿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要说话,很烦!”

    两个人立刻紧抿着嘴巴,连连点头。

    顾卿这才松开了冰凉的小手,慢慢的走了进去。

    王小花突然尖叫的指着地上,没想到刚发出声音就被顾卿冷冷的眼神,吓得憋在了嗓子里。

    王夫人看着顾卿远去,这才大喘气的捅了捅王小花:“你刚才不要命了,万一是厉鬼索命怎么办?”

    王小花激动的说道:“不是啊!娘,我刚才看到顾卿的影子了,鬼是没有影子的,也不会出现在太阳下面,顾卿……没死啊!”

    “没死?奶奶的,这个小贱人,吓死我了,不行,我要找她算账!”王夫人说罢面露很色,撸起了衣袖就冲了进去,王小花赶忙随在身后,胆战心惊的问道:“娘啊!她以前可是烈王妃吧?”

    “现在烈王都要和别人成婚了,哪里还在乎这个小贱人?说不定是自己诈死跑出来的,贱人就是贱命,这么好的机会都不好好享受,如今回来就别想走了,那个老妈子不在,请个下人可要不少钱呢!”

    王夫人跑到后院,走进顾卿以前住在最角落的小院子,看着顾卿傻乎乎的就往布满灰尘的床上躺去,觉得她今天有些不对劲,魂不守舍的,仿佛丢了魂似的。

    上前大力的将顾卿拽了起来,不善的说道:“你是不是在外面闯了什么祸,竟然诈死?”

    顾卿不说话,只是站在床边,呆呆的看着房间。

    昂笑话见她傻乎乎的样子,气道:“我娘问你话呢?你什么态度啊?你那个老妈子呢?你知不知道我们家都没个干活的下人了!她不是你的跟屁虫吗?赶紧把她叫出来,正好本小姐想要吃冰镇西瓜,让她去地窖给我拿来!”

    王小花也只有赶在顾卿的面前自称小姐,其实她不过是个破落地主家的女儿而已。

    她不提张妈妈还好,一提到张妈妈,顾卿双眼一红,看着她们:“你们给我出去,我要在这等张妈妈回来,她不喜欢你们出现在这,给我出去!”

    听到顾卿直白的话,王夫人气的胸脯直颤:“你个小王八羔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在老娘家横什么横?我看你就是犯了事,小心我去烈王府告发你!”

    “滚!”顾卿浑身气势陡然一变,让王夫人咋舌,狐疑畏惧的看了看顾卿身上突然攀高的冷寒气质,吓得后退了两步。

    王小花连忙扶住王夫人,不敢确定的看着顾卿,小心翼翼的指着她:“这真的是顾卿?怎么……怎么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她还反了?”王夫人气结,撸起袖子就要打顾卿,顾卿一手扼住,用力的掐在她的虎口。

    王夫人只感觉整个手臂仿佛有千万根细针扎了进去,疼的厉害。王夫人连忙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反了,真的反了!你这个小贱人都敢对我横鼻子竖眼睛了!哎呦呦,疼!松手……死王小花,你还不让这个贱蹄子松手?”

    王夫人叫嚣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