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晚了一步

    “指路!”踏月威严的呵斥道。

    王小花脑子一个激灵,觉得自己十分倒霉,怎么不抓她那个没用的娘亲?自己还没嫁人呢?

    虽然心中胡思乱想,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赶紧指路的话,估计就要死了!

    她不敢犹豫,指了一个方向:“前面路口左转就是我家了,那个小……顾卿就在里面!”颠簸在马背上,王小花差点岔气。

    不一会,黑色的马仿佛是一堵堵铁色的墙堵在了王小花的家门口,夹着王小花下马,王小花颤抖的指了指里面:“往里走,最里面的就是顾卿的房间了!”

    一路走了进去,王小花颤抖的走在北唐烈的前面,感觉自己后面的不是人,反而是骇人的大冰块,这青天白日烈阳高照的,竟然感觉到丝丝入骨的寒意!

    王小花推开门,畏惧的看了眼一脸冷色的北唐烈:“顾卿……就在里面,她……她也是刚回来不久,要是犯了什么事,可与我们家没关系啊!”

    北唐烈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却……

    空空如也。

    哪里还有顾卿的身影。

    踏月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然后回禀:“王爷,我们……晚了一步!”

    北唐烈觉得自己的心被悬挂在悬崖之上,眼看着自己就能解救自己,没想到下一秒掉入了万丈深渊。

    看着北唐烈脸色更加惨白了一分,不无担忧的说道:“我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

    北唐烈抬手示意不必,顾卿身边有天剑山庄和天煞盘,他根本找不到,更何况顾卿已经恨死了他,怎么会愿意被他找到?

    “你们都出去。”

    “王爷……”踏月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的脸色:“喝药的时间到了!”

    “滚。”北唐烈冷冷的下达命令。

    踏月无奈,只能掩上门扉。王小花看着里面关上了门,连忙焦急的问道:“到底怎么样啊?那个顾卿……”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们可以滚了。”

    “可是这是我家……”王小花心有不甘的说道。

    踏月不悦的看了一眼:“你想满门抄斩我也无所谓……”

    话还没说完,精明的王小花就灰溜溜的走了。

    踏月看着那紧闭的木门,上面全是虫蛀的洞眼,看着有些破败。他不知道王爷和王妃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张妈妈死了,尸体是他亲手埋葬的。

    只是踏月不懂,为什么王爷要杀张妈妈?这不是明摆着逼王妃恨自己吗?

    踏月缓缓摇头,对身边的护卫吩咐道:“封锁一切消息,不能让陈姑娘知道这件事,顺便将太医请过来。”王爷的病要是继续这么拖着,只怕是会死人的!

    那个护卫领命出去,踏月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叫住:“去把风王爷请过来。”

    北唐烈慢慢的坐在床畔,看着柔软的被窝里的小小痕迹,猜测顾卿是不是蜷缩着身子躺在这?

    手摸上被褥,湿湿的,是泪吗?

    顾卿,本王用了最蠢的方式选择保全你,但是却不想害你这样伤心难过?但是没有回头箭,我只能一步步前进。

    北唐烈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滋味,仿佛有人硬生生的将他对顾卿的感情分离出来,疼得他有苦说不出。

    他是烈王,不能认输!

    北唐烈端坐在床畔,即便是此刻狼狈的样子,仍然让人感到震慑。

    北唐风本来是极其不愿意再管北唐烈和顾卿的事情的,但是拗不过宋离,也是真正的担心这位兄弟,只好跟了过来。

    看着踏月笔直的守在门外,上前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踏月想事情想的太过入神,以至于北唐风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连忙躬身就要下跪,却被北唐风止住:“这都什么时候,还在乎这个?快说,北唐烈到底怎么回事?”

    踏月为难的看了眼门扉:“王爷进去半个时辰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等不敢上前,无奈请来了风王爷。”

    “为了什么事?”

    “王妃……王妃来了,却……晚了一步。”踏月无奈的说道。

    北唐风对于烈王府发生的事情也算知晓,微微叹了一口气,是在猜不透他这个九弟在想什么!“我去看看,你带人离开吧,这么多人让人察觉就不好。”

    北唐风推门而入,发现北唐烈十分平静的坐在床边,眼皮淡淡瞌上,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北唐烈感受到动静,单薄的唇角勾起:“踏月小题大做了,把你都请过来了。”

    北唐风无辜耸肩:“你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太医已经准备好药在门口候着了,不打算出去吗?还是要在这过一生?”

    北唐烈霍得睁开眼,眼底的紫色极光波光潋滟,眼神骇人无比,但是脸色却让人看着十分虚弱。“我乃大周烈王,怎么会在这小村落过活一生?”

    “那你现在要干什么?”北唐风问道。

    “自然回我该去的地方!时候也不早了,确实要回去了。”

    北唐风有些错愕,他以为自己来又要和他吵一番的,没想到这一回北唐烈这样痛快,也没有流露出北唐风所想神伤的样子。

    除了身上的伤带来的脆弱,他怎么看都还是意气风发,沉稳内敛的烈王!

    看到这一幕,北唐风不只是该喜该气,北唐烈从不在外人面前轻易袒露情绪,他也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出了门,踏月欣喜的上前,北唐烈直接接过太医端上来的药碗,一口气喝完,沉着冷声道:“回王府。”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