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等待时机

    北唐烈高坐在上,俊美的面庞冷若寒冰,唇线抿的笔直,双眸阴鸷的落在李墨身上。

    眸色翻涌,犹如惊涛骇浪。

    “告诉本王,顾卿到底怎么了!”北唐烈眼神幽冷的看着他,没想到顾卿竟然在天剑山庄失踪了!可笑的是这两个人还来势汹汹的跑到烈王府兴师问罪!他北唐烈没有带千军万马去天剑山庄讨个说法已经是仁至义尽,没想到他们竟然跑到这了!

    李墨冷笑一声,瞬间牵动了身上密布的伤口,不少伤口血肉外翻,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李墨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气势不减的看了过去:“呵,北唐烈你少假惺惺的装好人,顾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全是拜你所赐!”

    北唐烈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李墨身前,一手捏住了他的伤口,疼的李墨直吸凉气。“本王告诉你们!要不是有你们这些擅自主张的人,本王早就能许诺她所有的一切!我看到你们恨不得杀了你们,以解心头之恨!”

    李墨额上冷汗簌簌落下,没想到还气定神闲的冷笑两声:“北唐烈,不论你如何为顾卿好,但是你杀了张妈妈!”

    北唐烈额头上青筋直跳,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猛地松开了手。“来人,好好伺候二庄主!”

    后面有人冷笑上前,自然要好好“伺候”。

    北唐烈出了地牢,踏月连忙上前,为难的说道:“陈姑娘在外面等着了。”虽然陈曦已经是烈王妃,可是踏月心中烈王妃永远都是顾卿一人,即便陈曦嫁了进来,也是尊敬的喊一声“陈姑娘”。

    北唐烈眉头微皱,随手解开了外衣,踏月心领神会的递了一件干净的衣袍上去。北唐烈换上衣服,看了眼地牢深处,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出了地牢,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一身红衣,仿佛是九天玄女。

    晚风吹动裙裾,她纤细的身体站在月色下,显得消瘦无比。清辉的月光交织着浓烈的颜色,变得有些梦幻。

    女子本来安静的神色在见到北唐烈身影的那一刻,顿时变得欢喜。明媚的笑着快步走上前。

    北唐烈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款款走来的女子,情不自禁的喊道:“无忧?”

    但,下一秒,眸色恢复澄清,冷淡的看着来人。

    陈曦走到他的身边,面色羞怯的看着他:“王爷……我……我等不到你,我害怕……”大婚那一晚,没想到皇宫突然传出急诏,北唐烈连喜服都没换直接去了皇宫。

    新婚之夜,独自入眠。

    此后几天忙于朝政,没想到大婚才几日就有人来势汹汹的闯入了烈王府,她待在后院,还没听到任何风吹草动,没想到这件事就慢慢平息,只是说抓到了几个刁民,可是这几个刁民却浪费了北唐烈一个晚上的时间。

    陈曦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和他在一起是陈曦日思夜想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美梦成真了,陈曦满含希望的等待着洞房花烛,把自己交给他,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她不能再毫无作为的等下去了!

    陈曦双手紧紧的环住他健硕的腰身,感受到胸腔里铿锵有力的心跳,陈曦感觉世界都变得宁静了下来。

    北唐烈的手垂于腰际,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做,只是淡淡的说道:“夜深,露寒,早点回去休息吧。”

    陈曦诧异的抬起头,有些不安的看着他:“那你呢?”

    “本王还有别的事,今晚在书房。”他神情倨傲的说道。

    北唐烈扳开她的手就要离去,却被陈曦一下子抓住,陈曦在寒风中颤抖着身体,眼泪不由自主的蜿蜒了下来。“阿烈,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你好像很讨厌我……”

    北唐烈听到她的哭声,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转过身轻轻地抱住了她,像多年以前一样,一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不要乱想,我是真的有事,晚点我去找你。”

    陈曦紧紧抱着他,哭泣道:“难道就不能不去吗?我们的……洞房花烛……”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北唐烈缓缓闭上眼,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僵硬的分开两人:“不要像个小孩子任性了,我命人给你炖了补药,你睡前喝完。”

    北唐烈简单的说完,转身便离去。

    陈曦站在寒风中看着他散发着冷漠的身体,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烈……

    踏月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看着自家王爷有些阴沉的脸色,千方百计的将陈曦姑娘娶了回来,难道只是当个花瓶供着的?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捉摸不透主子的心思了,越发的阴沉难猜,就连风王爷看着都心急。

    踏月能看得出来,王爷还是爱着王妃的,只是……迫于什么原因才不得不这么做,王爷到底隐忍着什么?即便是被忠王一直打压,都没有现在走的艰难。

    “王爷……”踏月轻声唤了一声。

    北唐烈淡淡的应着,等待他的下文。

    踏月狠狠吸了一口气,才勇敢的说道:“王爷还爱着王妃吗?”他说的王妃自然是指顾卿。

    北唐烈没说话,一步跨入书房,紧紧的关上了门扉。踏月看着紧闭的扇门,一时间感慨万千。

    顾卿和萧引匍匐在墙头,明显感受到烈王府的戒备森严了起来,就连没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