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逍遥侯傅匡

    门口传来响动,楚荆搀扶着重伤的李墨神色匆匆的赶了出来。他在地牢找遍一圈都没有发现胖和尚的身影,迫于无奈只能将李墨先救出来。

    一出门,就看到一脸冷色的北唐烈正拦在门口。楚荆面色严寒,看了眼身后已经重伤强撑的天剑七子,现在上去也是强弩之末。他将李墨放在身后人的怀里就想上前,李墨一把拦住:“大哥!”

    楚荆头也没回,抽回了手,虽然在刚才的打斗中有些狼狈,但是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骇人。

    北唐烈淡淡扫视了一眼,语气有些沉重:“以前,我就很欣赏你。”

    楚荆笑了笑,嘴角的鲜血氤氲开来。“以前,我可不欣赏你!”

    北唐烈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缥缈,目光落在楚荆的身上,却好像看穿他的身体,寻找着什么。“楚荆,你知道,我并非想要杀你,但是天剑山庄和天煞盘竟然是同根同脉,实在让朝廷惶恐。自古以来,武林篡位谋帝的不在少数,你……还有你……将会是大周最致命的敌人!”

    他的手高高抬起,指了指楚荆两兄弟,一脸的寒意。

    这么两个庞大的势力同属一脉,如果哪天动了谋权篡位的心思,那么就是大周的灾难。君王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天剑山庄和天煞盘正好睡在了北辰帝的一左一右!

    楚荆皱眉:“既然你认为我兄弟二人有谋反之心,为什么不借此禀告北辰帝?还是你北唐烈想要做皇帝,利用我兄弟二人做些什么呢?”

    北唐烈淡笑,冰冷的话语溢出唇瓣。“我是想杀了你们兄弟二人!”如果不是这两个人横插一脚,自己和顾卿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这句充满含义的话让人心头一凉,众人心惊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北唐烈一手拿起踏月的佩剑,直指楚荆:“如果你能打败我,那么你和你的人都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否则……谁也别想活着出去了!”说话间,有心无意一般朝着顾卿藏匿的地点扫视了一下,吓得顾卿心脏砰砰直跳。

    这场战斗看似不公平,但是顾卿心里清楚,北唐烈身上也是有伤的,她上次一笔刺了下去,直插心脏,虽然不至死,但是这两三天也是不会恢复如初的。

    而且众人能看得出来,北唐烈没有运用内力,只是凭借变幻莫测的招式和楚荆过手。

    如果说,以前的楚荆是瞧不起北唐烈的,但是现在竟然觉得这个敌人实在是太过可怕。懂得如何让你心悦诚服!可是他知道北唐烈不是这样的人,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因为无忧!

    两人的招式十分快,让人眼花缭乱,两柄长剑交织,形成天罗地网一般。密集的劲风四散而来,在暗处隐藏的顾卿都觉得仅仅是招式比试都有些可怕。

    楚荆的剑仿佛是条长蛇,剑气诡异的绕了几个弯,依旧不依不饶的跟在北唐烈的身上,他螺旋起身,形成一股强风,将那如影随形的长蛇截断,便势如破竹的飞身而来。

    楚荆淡定的挽了一个剑花,似水无痕一般的虚晃一招,却划出了一道横截面一样的圆弧剑气,两人虽然没有内力,但是气势上面已经让人不容小觑。

    所有人都凝神静气的关注这场无声的战斗,一切都显得太过安静,面前的亮光让人应接不暇,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看着,尤其是顾卿心情最是复杂。

    她的心忽上忽下,她暗恨自己不争气,却有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眼看着北唐烈气势强硬的挡下一招,便冲了上去,那柄长剑便冲着楚荆的心门射去。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李墨心脏被狠狠的揪住,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楚荆也是如临大敌,这一剑如果刺了下去,他会死,李墨也会死。

    不敢犹豫,楚荆借力向后一闪,拉开两人的距离,长剑笔直刺了过去。

    剑尖对剑尖!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没想到北唐烈手腕一动,竟然松开了手。在楚荆震惊的目光中,那长剑借着惯性突然飞出了手,擦着北唐烈的剑向他刺去。

    噗!

    是利器刺破血肉的声音!

    楚荆也没有想到北唐烈会突然收剑,他刚想拔出剑,没想到北唐烈突然抓住剑端,刺了进去,拉近两人的距离,贴着他的耳朵说道:“逍遥侯来了!”

    楚荆面色也是一变,北唐烈紧接着说道:“带顾卿离开……”

    后面的话湮没在无声的黑夜中。楚荆心中犹如惊雷闪过,警惕的看着四周。

    他还没有动作,北唐烈已经拔了剑,鲜血冒了出来。他连连后退,直到踏月扶住他才算稳定身形。

    北唐烈一张脸毫无血色,在黑夜月芒里显得更加惨白清冷。他似乎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只是冷冷的说道:“愿赌服输。”

    楚荆脸色连变,立刻招呼天剑七子,深深地看了北唐烈一眼,便要闪身离去。而萧引在他打手势的那一瞬间,也搂上了顾卿的腰追了过去。

    看着顾卿身形出来的那一刻,北唐烈眼底的冰寒转眼即逝,深深地锁定在那纤细的身影上。踏月焦急的看了顾卿一眼,没想到王爷重伤,已经无暇顾忌离开的众人了。

    就在那些人快速离开后,半空中突然回荡着厚重的笑声,带着几分嘲讽:“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放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