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舅侄对峙

    西偏殿的大门遥遥对着殿门,逍遥侯微微挑眼就能看到北唐烈狼狈不堪的回来,当下眸色暗沉刚劲的脸上满是凝重。

    侍女刚刚递过去的酒杯还悬在半空,逍遥侯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可见此人的功夫是何等的了得!

    傅匡一按住他的手腕,便知道是极重的内伤,伤及五脏六腑,心脉尚存,只怕……再晚一点也就是一副枯骨了!

    傅匡不再迟疑,北唐烈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亲侄子,现在傅家血脉凋零,就算冷血的傅匡,也不能坐视不管。

    冷眼一瞪,屋内的侍女全数退下。逍遥侯一掌对上北唐烈的后背,不一会北唐烈头顶冒起了袅袅白烟,额头上的冷汗豆大的落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傅匡的脸上也出现疲惫之色,但是冷然丝毫不减。

    暗自调整内息,收掌凝聚气力。北唐烈才感觉身上的痛处消减了不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北唐烈不惜以命相搏,也是再赌,赌傅匡不会坐视不管!

    逍遥侯刚想说话,没想到外面传来了急匆匆的的脚步声。北唐烈嘴角勾起冷笑,清辉的凤眸流露出玩味的笑意还有一丝丝的庆幸。他扬声道:“踏月,所谓何事?”

    踏月本来还犹豫要不要敲门,疗伤的时候被人惊扰很可能气血倒流,对谁都不好。现在听到北唐烈沉稳的声音,似乎已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汇报道:“踏月传皇上口谕,侯爷数年不曾进京,思及王爷和侯爷之间的舅侄情深,所以让侯爷在王府安心住下,近日不必入宫朝见。”

    逍遥侯脸上倒是没什么神情起伏,只是刚才消耗了太多的内力,脸色有些苍白。他刚硬的轮廓微微偏侧,鹰眸爆射两束寒芒,眼底的威严丝毫不亚于北唐烈,甚至还要阴冷几分。

    “你可真是我的好侄子?放着大好江山不顾,却偏偏为一个女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本不必再次出山招惹是非,自古以来外戚干政的事情不是一两个,他傅家虽能世袭逍遥侯的爵位,但是也要保证是北辰帝在位的时候,保证自己在位的时候。

    荣华富贵都是其次,傅家血脉流传不息才是正经。

    所以,功成名就选择功成身退,表明自己的决心,也是为了北周皇室安心。

    可是现在北辰帝却密诏传回,可见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只是逍遥侯知道,自己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为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北唐烈咳嗽了几声,脸色浮现不正常的红晕,让人看着有些心疼。北唐烈斜斜的靠在床边,勉力支撑着自己身子,即便狼狈至此,眼神中的锐利丝毫不弱于傅匡。“江山是北唐风的,而她是我的!”

    字字铿锵,回音寥寥。

    傅匡看到北唐烈眼底骇人的坚定,心头一颤。面色缓和下来,相较于傅景落,傅匡更喜欢这个侄子,从他攻进南齐的皇宫时,他站在城头冷眼相看,小小年纪,惊鸿一现。

    “你还在怪你母妃?”

    北唐烈淡然一笑,笑容里没有任何颜色:“她是她,我是我。”

    傅匡呼吸一顿,如果自己妹妹看到现在的北唐烈,当初还会这样轻易放弃他妈?“这帝王业不是你想拱手让人就让人的!你应该知道你父皇找我回来的意思,他不会让你被一个人牵绊住两次,我也不会准许!”

    北唐烈闻言,苍白的脸色露出碎裂的寒冰:“这么说,舅舅是要执意杀了顾卿?”

    “非杀不可!”傅匡的话让人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脸上刚刚缓和的线条,眨眼紧绷。不怒自威的浓眉微微一挑。

    北唐烈淡然一笑:“那我也告诉侯爷一句话,就算是死,我也会死在她的身前。”

    傅匡勃然大怒,一下子从床榻上跳了起来,怒指着北唐烈:“你这是胡闹!”

    “那么侯爷且看我胡闹一回吧!既然父皇已经下旨,那么侯爷就好好在我这住着,我现在重伤,还望侯爷随叫随到,而且我十分不喜欢逍遥骑的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虽然赤燕人数少,但是我想他们以命相搏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我毒人窟养的那些毒人还没有用武之地,侯爷的二十六个逍遥骑可就金贵了,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北唐烈抬眼看了看夜色,似乎没看到傅匡铁青的脸色,似乎心情不错,脸上的冷然都消散了几分。“今晚和侯爷秉烛夜谈了那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

    北唐烈下了床,身子传来一阵虚脱感,他捂住胸口,有些憔悴,勉力支撑住自己的身子。“看来我的命需要侯爷吊着了!”

    看着北唐烈踉跄出门的身影,傅匡嗓子眼憋着一口气。他的侄儿谈笑风生,云淡风轻的和他对峙,为的只是一个女人!

    好!很好!

    傅匡怒不可遏,鹰眸黑暗一片,泛着狠毒的寒芒,如阴冷潮湿的蛇,慢慢吐出了蛇信。

    北唐烈出了门,踏月连忙上前扶住,担忧的看着他惨白的面色:“王爷,就算有逍遥侯在,只怕这一次也伤其根本了,我已经嘱托御医备下调理身子的药汤,王爷待会喝了吧。”

    北唐烈无力的摆摆手:“不需要,本王就是要拖延时间,现在天剑山庄简直不堪一击,本王想办法拖着逍遥侯,你去找萧引,这次如果南朝出动的话,也许能减轻天剑山庄的压力。”

    末了,北唐烈抿抿唇:“传令给紫鸳,让她去天剑山庄,无论